From A Novice Female Backpacker

Posted on Friday, 19 September 2014 by haan | 2 comments
Labels:


至於她是誰,我就不多說了。

她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22歲的她,在第一次獨自游歐洲,得到和學到的是什麽?

其實,她都是去了這些國家的首都,很簡單扼要地繞了一圈。說不上很深入。

但不要緊,這才是一個開始。我相信以後的她,會把腳步放慢寫、更深入地去認識每個國家。

剛起步而已,不要對她那麼苛刻 :D

一個入世未深、以為Rome是“羅馬尼亞”的簡寫、搭火車以為工作人員會在她到站時叫醒她而差點忘了下車去到俄羅斯、傻裡傻氣的小女生,都沒穿沒爛地小遊了東歐一圈。

你還在等什麼?
你還猶豫什麽?
你還害怕什麽?

很開心在保加利亞認識了她。她說,以後有去台灣的話,一定要告訴她。

看來,已經有多過一人準備在台北接待我了,但我卻不懂自己什麽時候會再踏足那個寶島!

Updates from Sofia (II)

Posted on Thursday, 18 September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上個週末和Tim回了他的家鄉一趟,順便來個“Black Sea小旅行”。

我們星期五傍晚就出發了。由於路途遙遠,所以分兩天進行。星期五晚先駕大約300公里從Sofia去到Sliven;隔天一早再從Sliven駕大約250公里到Varna。

簡單來說,行程是這樣的...

第一天(星期五):Sofia 到 Sliven,傍晚1900出發,大約2230抵達。保加利亞的高速公路是免費的,但不要期待會有路燈。

第二天(星期六):Sliven 到 Varna,0600出發,0900之前抵達。逛了一輪,吃了午餐就離開,再駕大約100公里到Nessebar。超累(因為昨晚才睡五小時),所以在酒店睡覺,睡醒就吃。晚上逛了一下 Nessebar Old Town。蠻喜歡那裡,好像在檳城 Gurney Drive 的感覺。

第三天(星期日):午餐前再逛 Nessebar Old Town,然後離開到 Burgas。之後就回Sliven。他1600在家鄉有幾個約會。我在家睡覺(還是很累)。

第四天(星期一):保加利亞學校的開學日。這裡的中學生,暑假放2.5個月,小學生則放3.5個月。早上和Tim一起去他的中學看他們的開學典禮,然後就去辦一些瑣碎事(更新身份證、駕駛執照、到銀行update證件資料、見了幾個人、看醫生)。傍晚1945我們便離開 Sliven。由於一路下大雨,我們2330才抵達Sofia。依然是那個字:累。



中餐和辣椒

第一晚抵達他家,除了他的媽媽和姐姐在大門口等我們及幫忙把車箱內的東西搬進屋子,還特地order了一些中式菜肴。後者是我們萬萬沒想到的。回去之前,他和他的媽媽說了什麽,我並不知道,因為我不明白他們的語言。他的父母雖然都是老師(爸爸已經退休),但都不諳英文。姐姐會說一點,但當他媽媽要姐姐當翻譯時,她卻說她聽不懂我倆之間說的英文。可能是我們說得太快了,所以她聽不清楚。

他們知道我喜歡吃辣,還特地準備了不少辣椒,最經典的還是在盤子里放了幾條小辣椒。其實我哪裡有那麼猖狂?我說我不這樣生吃辣椒,但卻忍不住問,我們是否可以帶一些小辣椒回Sofia?那是他們家的garden自己種的,所以當然沒問題。

老實說,沒有很美味,但“心意搭夠”,十分感謝!


Varna、Nessebar、Burgas

這三個地方,基本上都是靠海的。所謂的海,就是Black Sea。之前在土耳其,懶惰長途跋涉去到Black Sea附近,沒想到這竟然發生在保加利亞。這之後,我想我也可以skip掉羅馬尼亞的Constanta了。那裡也是看Black Sea的。

夏天過了,但他們還是那麼眷戀沙灘及海。

在Varna和Burgas,都各有一個Sea Garden。在Nessebar,則有一個 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的古城。我們在Nessebar過了一夜,住在Iris Hotel。現在暑假過了,算是off season,所以住宿很便宜。我們住的地方,才38 Leva(相等於19歐元),除到來,每個人是10歐元以下。想回當初在Dubrovnik住一晚要20歐元,還真是心疼。

那天在 Nessebar 看夕陽慢慢落下以及逐漸變色的天空、再吹著海風,感覺很好。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檳城的 Gurney Drive。所以我建議說,隔天離開前,我們再去那裡走走一下。

Nessebar 海旁


開學日

以往在馬來西亞的開學日,都沒什麽特別,最多也是有個周會,然後就開始進班上課。Tim 說以前他念書時,是沒有制服的,現在慢慢有了,他覺得很可惜(錯過有制服的時代)。我說,我才不稀罕穿制服。其實以前我最討厭的就是穿制服,不只是校服,而是任何制服,所以,我最討厭和不願意的就是參與什麽 pasukan beruniform。中午畢業過後,我也死都不會念中六,因為不想繼續穿校服的日子。

Tim 說他每年的開學日,都會回去中學見他以前的老師。我問他爲什麽小學和中學之間他選擇中學,他說因為中學的老師對他的影響比較大。反觀自己,很久都沒踏入自己的中小學,就算時常都會經過。曾經有人說,那些普通班的學生,比較會感恩,不管年紀多大,在街上遇到以前的老師,都還會很有禮貌地打招呼,但那些好班的學生就不一定。

我想我算是“好班學生”那個category。其實那麼多年在學校的日子,是真的有遇過好的老師,但有一些,你不懂應該怎麼歸納他們。表面上,若沒有他們,或許以前我在各種政府聯考得不到那麼多“A”,但另一方面,他們卻有十分強烈的“操控慾”,想你什麽都跟著他們指示的方向走,而我確實屬於比較叛逆的那幾個。還有一些所謂的老師,其實是用學生來與他們的同事競爭。你有沒有遇過一個老師,在上她的課的時候,每個人都必須換位?她喜歡的學生就坐靠近她的位子,她不喜歡的就得坐在最遠、最靠近垃圾桶的角落?

有時回想起,我真的不敢相信我竟然是在有這種廢材老師的環境下長大。這種老師,現在就算遇到,我也不想多看一眼,更別說什麽打招呼。至於那些值得尊敬的,當然,我們都還保持聯絡。我覺得很幸運以前我是叛逆分子,因而不聽他們的話,不然,我不就跟著很多人那樣進本地大學,不能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到國外大開眼界、看看其他國家的學習方式有多麼自由及多麼鼓勵你發表自己的意見。對我以前的叛逆,我是完全沒有覺得後悔的。說到底,所謂的叛逆,只是一般社會比較不苟同的角度,對或錯,十分見仁見智!

特別喜歡這張照片,因為女生笑得很甜。

說回保加利亞學校的開學典禮。

其實第一天,學生都不必念書的。開學典禮過後,就可以回家。一大早,我們就看到很多學生家長的手上都捧著花束,那些是要給自己喜歡的老師的。那時我才知道,爲什麽前一晚經過花店時,他們的生意會那麼好。

典禮上那些大人物說些什麼東西,我完全聽不明白。當中包括唱國歌、獻花給老師、年長的學生上去朗誦一些東西、年長的學生拿著旗子繞場一周、歌唱,最後是每個學生慢慢從旗子下穿過,就好像我們唱“London Bridge is Falling Down”時會做的動作那樣。


典禮差不多但還沒結束時,Tim就說要離開,但在門口他的老師又抓著他不懂講什麽,我就回去裡頭繼續看典禮。離開時,我跟他說,你叫我來看典禮,但卻不讓我看完整個典禮,那算是什麽意思?

“If I bring you to movie but don't let you watch the ending. How would you feel?”
“I see you have got a bunch of pictures taken.”
“That's not a matter of taking pictures. It's about completion.”
“Sorry. My purpose of coming is just to meet with my former teachers.”
“I know. You are used to the ceremony but I'm not. You didn't try to see things from my perspective.”

老實說,有什麽不滿意的,與其放在心裡“收收埋埋”自己不爽、逐漸醞釀炸彈,我還是喜歡攤出來講。講出來了,大家 adjust 一下就好。如果你覺得我不對,你也可以反駁,我也會反思自己。

接下來就弄了很多瑣碎事,也和他去見了兩個人。第一個朋友是一個設計師,他會說英文,所以我們還可以溝通。第二個是他以前的歷史老師,由於她不說英文,餐廳又沒無線網,我真的快悶死。所以,前一天沒跟他出去見人,反而選擇在家裡睡覺,是超級正確的決定。那時候,我想起在波蘭其中一個沙發主人曾經說過,他曾有一個法國籍女朋友,當他跟她一起回法國、見她的朋友,他們都在談笑風生但他卻什麽都不明白時,他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多麼silly。


離開Sliven

我跟Tim 說,你的家人視你如王子。這個說法不誇張。

離開前他把車駕出來,哇,整輛車是超乾淨和閃閃發亮的。他爸爸駕去洗車的地方,裡裡外外都清理了一輪。此外,還有幾箱的東西讓我們帶回Sofia,裡頭是各種各樣的蔬菜水果。不要忘記第一晚我們抵達時,是有兩個女人在等待及已經接我們的。

“那是因為我不常回來。”他說。

Sliven 市中心的老樹

“你的媽媽還把你的衣服褲子都熨好。我從小就必須熨自己的校服。我媽還千叮萬囑,叫我們不要穿沒熨過的校服出去丟她的臉。”

“你回到家,還有人迎接你。通常我回到家,家裡都沒人,但我媽會準備好我想吃的晚餐給我。”

“每次我離開家裡,都會把房間收拾好,確保沒人需要收拾我的收尾。”

以上那些話是我說的。以前我差不多每星期都回家,也都會“滿載而歸”地回到城市。

由於 Tim 的媽媽還在執教,那天她也收了一些學生送的花束。離開前,他爸爸要送我一些花拿回家,我拒絕了。我想就算每年都收到學生的花,但心裡還是會開心的,所以我還是“君子不奪人所好”了!


回到Sofia

小小的 weekend getaway 之後再回到 Sofia,我再次當宅女。其實天氣不怎麼好,都在下雨,我也很懶惰出去,況且我是宅女王,真的可以待在家很久很久那種(但家裡一定要有無線網)。

昨天,煮了泰式冬炎湯,弄了Tomyam Soup Noodle。加上從 Sliven 帶回來的小辣椒,真的很美味。不過這種東西,只有我一個人會欣賞。我不會強逼人家吃我喜歡的東西,與此同時我也不會干涉別人想和喜歡吃什麽。最重要的是,我很肯定我不會放棄吃素而跟他吃他那蛋白質超豐富的餐!其實剛才我跟他有小小的吵架,因為他一直評論我吃他不喜歡的矮瓜,而那些矮瓜,是他父母讓我們拿回來的。

一直講三講四,我的火突然就來了,我還是第一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我說,你不喜歡的話,你就把它們全部都丟掉,不要在我吃了之後又在那裡話多多。後來他說他只是開玩笑,我說我并不覺得那種笑話很滑稽。老實說,我知道自己最不想失去的,就是自由(或許還有自我),而如果我想和一個人一起,就必須拿捏那個平衡點。我曾經跟他說過,請你不要嘗試控制我任何東西(當然包括旅行),不然我真的只能跟你說一句“對不起”。

其實我不是一個容易搞的人,因為我自由慣了,而且我不覺得有什麽是我自己辦不到、需要靠其他人才可以做到的。每樣東西都有兩面。我的獨立自主是優點的當兒,它們可能也是缺點。


汲取有益的東西

這段時間,除了看有關旅遊、機票等的資料,我也是有看一些書籍和 Robin Sharma 各類的網上短片。老實說,是獲益良多的。我很相信一樣東西,就是我們要進步,就必須除掉那些不好、沒益的東西,比如太多的連續劇、消極的人和思想、是非八卦等等。所以,我只繼續看我覺得會令我學到一些東西的《愛。回家》而已。

至於10月尾之後的旅程,我大概已經計劃好了。離開了保加利亞哦,我會到Romania、Moldova、Budapest(Hungary)、Cesky Krumlov(Czech)、Austria的幾個地方、Liechtenstein、Switzerland 北部、Luxembourg 、Belgium。最後兩個國家,主要是因為想去見去年在印度一起上課而認識的 Vipassana mates。

然後,我會從Brussels(Belgium)飛到非洲,估計會遊覽兩個國家(都不需要簽證),日期是11-26 Dec 2014。昨天在網上買了機票。原本還想順便游 Morocco 的,但查看關於申請簽證所需的文件,什麽來回機票、學校或公司的信、bank statement等等我都沒有,最終還是打消了念頭。

至於在 Boxing Day 回到 Brussels 之後要怎樣,還沒想好。我是蠻害怕那時歐洲的冷。有朋友在 Dublin(Ireland)和 London(UK),但很有可能不會去找他們。我比較想去一趟南美洲,感受一下那裡的culture shock及熱天氣,但還在看是否可以找到便宜的機票。

一如往常,我繼續相信老天會對我不錯。我也當然,不會虧待自己! :) 

Updates from Sofia (I)

Posted on Friday, 12 September 2014 by haan | 2 comments
Labels:

來Sofia三星期了。這段時間都沒寫些什麽,之前還說要每星期update一次 :)

22/8(星期五):在晚間抵達Sofia
23/8(星期六):去了Asenovgrad (Bachkovo Monastery, Assen Fortress) & Plovdiv
24/8(星期日):去了Rila Monastery & Blagoevgrad

Assen Fortress

25/8(星期一):逛Sofia市
27/8(星期三):原本打算今天離開的,但最終選擇留下來,會待至或許十月尾
29/8(星期五):Couchsurfer Emi(台灣兼日本籍女生)抵達,帶她去了一趟Sofia市,及去吃美味的晚餐
30/8(星期六):和Emi及George(Tim的朋友)一起去了一趟Veliko Tarnovo,覺得那裡比Sofia漂亮多
31/8(星期日):Emi在傍晚離開。離開前,跟她提到關於Kanae的故事,原來她也是高桥步(Ayumu Takahashi)的讀者,還隨身帶了一本他的書。很可惜書是日文的,我看不懂。

Veliko Tarnovo

01/9(星期一):很少有地,竟然睡了一趟午覺。醒來之後,Emi告訴我關於她搭火車去羅馬尼亞的故事。她竟然期望有人會在到站時把他叫醒。真的是想得美!
03/9(星期三):去了一趟Asian grocery store,買了一些熟悉的食品,但那裡只有從中國和台灣進口的。日本、泰國、越南、韓國這些,都沒有。“老乾媽”豆鼓辣椒醬,令我覺得很滿足。
05/9(星期五):Tim一早(大約凌晨四點多)就出發去瑞典了。那是他很久以前買的便宜機票。
07/9(星期天):Home alone。週末至週日看完了之前沒看的《愛。回家》,然後開始看《載得有情人》。看完《載得有情人》,開始看Tim發給我,由Robin Sharma指導的一些網上課程。

2012年看過及分享過這本書,但卻不記得作者名字,更不曉得原來作者是享譽全球的leadership coach

08/9(星期一):覺得那些網上課程很有用,所以把transcripts都extract出來,重讀一次,并摘要重點。聯絡信琤(之前一起乘夜巴士去科索沃的台灣女生),原來她今早才離開Sofia。我們緣慳一面啊!香港的Ivaline通過WhatsApp給我送來中秋祝福。
09/9(星期二):我們兩個吃了半隻雞(自己弄的,還蠻美味),令我有深深的愧疚感。
10/9(星期三):計劃好了接下來在Romania、Moldova和Hungary的行程。
11/9(星期四):計劃好了一路到Belgium的行程,開始讀關於非洲一些國家的資料。
12/9(星期五):今天傍晚會出發到Sliven(Tim的家鄉),週末會去Varna,然後再回Sliven辦些事情,應該是星期一中午或下午時分會回到來Sofia。


(一)我沒跟去瑞典

當Tim跟他的朋友說,他會去瑞典,而我會留在Sofia沒一起去時,他的朋友覺得很奇怪。其實,對普通人來說,會奇怪,應該也不是出奇的事。關鍵是,我不是普通人。大家應該都會想,兩個人剛剛在一起,是所謂的“甜蜜期”,應該無時無刻黏在一起。不好意思,這點對我來說并不valid。

第一,說經濟效益,他的機票是在很久以前就買了的,如果我說要去,必須多買,而且會不便宜。
第二,瑞典是北歐國家,貴,也不像印度那樣衝擊大而且具有很多挑戰性,所以我興趣不大。上次會去丹麥,是十分例外的個案。
第三,可以分開兩三天,我覺得不是問題,而且還很不錯。很多時候,要一個人,思想才會比較清晰。

他臨出發前,我也說,“你到了就寫個信息回來,不需要整天都想著要跟我報告什麽。既然出去旅遊了,就盡情enjoy,不需要掛念。”昨天,我也是說,“就算改天我不在你身邊,你也不需要擔心我。I'm smart enough to handle everything and settle every problem。”

對很多人來說,我這種性格可能會氣死人,但幸好,他也是那種不太喜歡女生太粘人的,所以不必擔心,我是沒有“粘性”的。那天Emi也是問我,那你跟他一起之後,以後還可以一個人去旅行嗎?我說爲什麽不能?這一點我和Tim很早就溝通好了,而且我依然會CoushSurf、依然可以有男生host。

最主要的是: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麽,而我也希望他不會對我連這丁點的信心也沒有。

昨天看到一個老友在面子書寫說:結婚過後,去哪裡都一直想著要跟老公報告、聯繫,而且已經不能接受住mixed dorm,也不太有興趣跟身邊的人溝通。如她所說,沒有錯或對,只是她在自己身上察覺到的一些改變,所以記錄下來。我也不想說這種轉變對或錯,只是,我真的很萬分不想自己會變成這種樣子。要是有一天我變成這樣的話,記得提點我回來讀這一篇部落文!

我希望不管到什麼時候、什麽階段,我都依然可以接受世界上很多不同種類的人和情況。我依然很想遇到許多不同的人,不管年幼老少都好、聽他們的故事、跟他們分享我的經歷,多過一整世人眼中只有一個Tim,只能跟他說話及聽他的故事。我不想因為一個人,而錯過全世界。
最後一段所說的,也是我追求的。我要成為世界的公民,去到哪裡,那裡都可以是我的家。


(二)我真的沒生氣

信不信,我和救火員已經當回朋友了!

他還告訴我9月20號他會去倫敦,待10天,并問我是否也有可能去那裡?當然,我是不會那麼“大工程”去跟他見面的,縱使我也希望自己有天可以踏足那裡。之前他說過他想去亞洲,但機票是最貴的。當我從網上看到有便宜去亞洲的機票時,也會跟他分享。

其實我也不太明白,爲什麽別人會不相信我真的已經不再生氣他。最可笑的是,她們還會來苦口婆心地跟我說:“我們讀過太多那些教你好聚好散的文章,無形中會逼自己去「做好好看」,比如再見亦是朋友啦,或者給對方祝福啦什麼的,其實什麼都沒必要做的。再見就再見了,沒必要逼自己和對方做回朋友,何況朋友也不會這樣傷害妳。更加不用為了表示大方而保持友誼或是逼自己祝福他將來幸福什麼的。什麼都不用做,放他走,等於放過妳自己。還有,妳絕對有權利生氣,不要壓抑妳的憤怒。把憤怒釋放出來,坦然面對所有負面的情緒,這樣能更快走出來。你可以的。”

很謝謝這些朋友的關心。但真的,我確實沒有生氣。傷心一陣子就算了。她們的評論,讓我真的無數次問自己“到底有沒有生氣?”問了很多很多次,那個答案還是“沒有”。

才知道,原來自己可以那麼看得開。看得開,或者是好事,但有時,我依然會覺得有點可怕,呵呵。


(三)關於出書

不懂爲什麽,我在Dubrovnik遇到的韓國女生Yuhee,以及在Sofia接待的Emi,都問我“你會不會出書?”她們還說,若我有出書的話,一定要告訴她們。

“好啦,不只告訴你,而且還要逼你買20本。好不好?”記得那時我這樣跟Emi說。

出不出書,對我來說不是很重要,但我必須承認,我很享受跟人家跟想很多旅途上的經歷,但在這個時候,我覺得最重要的還是增添自己的旅行歷練。從旅行中得到的,一直都會在腦子里。就算腦子記不了那麼多,我還有那些可以輔助記憶的“在路上”篇章。

很多事情,現在你不去做,以後就完全沒可能去做了。我很開心自己一直可以走在“完成夢想”的路上。


(四)小小的影響力

我一直以來都很鼓勵人家(不管是年輕還是年長)獨自去旅行,尤其是窮游或刻苦旅行,因為這樣是可以體驗和得到最多的。有些團體也是抱著類似的理念辦所謂的“背包旅行團”,雖然我不贊同這種方法(因為只要是付錢跟團,你的心態一開始就已經完全不一樣),但在商業世界,有demand就有supply(or vice versa),我也不能多說什麼。

我一個人,能力小小,只能憑著不是很好的文筆,跟大家分享我在路上的經歷,讓大家知道,這個世界是美麗的、好人多過壞人、正能量有多麼重要等等。很慶倖這幾年,我也真的有發揮小小的影響力,讓好些人都勇敢走出去,一個人旅行。

有個FB網友,男性,叫Win Chin,那天跟他聊到及scroll back到我們早前的信息,才知道我們2009年就認識了,那時他還跟我說,是在988 forum讀到我部落格的旅遊文章,然後在FB添加我為好友。我忘了他幾歲,只是肯定他比我年輕。我們從2009年連上,至今都快5年。我很開心看到他首先和幾個朋友一起背包歐洲,及最近一個人完成了大約80天的南美洲之旅。雖然我們的理念有些不同(我是選擇認識了自己的亞洲,才到其他更遠的地方),但我依然很尊重他,及為他的旅行感到高興。

最近又認識了一個叫做Pei Lee的女生。她真的很有耐心地看我的斯裡蘭卡“在路上”篇章,也在網上及真實世界遇到了我曾提及過的一些CouchSurfers,然後跟我分享她的旅行經驗。老實說,我真的很為她開心。那天在FB看她分享照片,也忍不住給她留言,說道:“雖然只是短短五天,很開心看到你越走越遠。你會越來越勇敢的,因為你會發覺,這個世界很美麗,好人很多,然後充滿很多正能量,及出發的力量!”


那天有個前同事把她的妹妹介紹給我。她妹妹正在英國念書,打算畢業后背包歐洲,她們提到CouchSurfing,前同事不熟悉,所以就把她妹妹“轉介”給我。當然,我也很願意跟她分享。

其實,相較兩個人的浪漫之旅、豪華之旅或所謂的背包旅行團,刻苦旅行真的可以令我們學到很多。如果不趁年輕時試一試,你永遠不會瞭解個中滋味。我不介意被人家說什麽“刻苦旅行的人都在占人家便宜”,因為我知道他們永遠都不會明白,所以我也不會跟這些人計較。


(五)第一次接待沙發客

沒想到竟然在Sofia,因為Tim的關係,我有機會接待沙發客。這又是一次的角色對換,依然是寶貴的體驗。

要接待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並且在很多方面幫助他,真的和平時接待親戚朋友十分不同。老實說,第一次經驗之後,我更加尊重之前的沙發主人,尤其是那種一直都很active接待沙發客那些。

那種感覺就像,我們看人家豎起拇指嘗試截便車,會覺得好像很“沒什麼”,還可能會在心裡罵這些人說“沒錢就不要出來學人旅行啦”什麽的,但並不知道,要在路邊豎起拇指、等待願意載你的有心人,需要多大的勇氣及耐性。很多時候我們都很努力去emphatize一種情況和心態,但我們所想像的,或許跟真正的感受有很大的分別。

所以,我一直都很願意嘗試許多不同的角色,因為我不要只是想像,我要真實的體會!


(六)前沙發主人

我不敢說我和每一個之前的沙發主人都保持著很密切的聯繫,但至少我敢說,去他們家,我真的不是純粹爲了省錢。我確實想深入體驗當地人的生活。或許他們也確實感受到這點,所以有一些真的可以跟我成為好朋友,并持續聯繫。

除了一直提到的Luka(Zagreb的主人)、Vitor(Dresden的主人)、救火員(Athens的主人),還有就是Lena(Slovenia的主人)。

Vitor目前很積極地旅行,我也在FB跟隨他的腳步。他拍的照片,很多都很不錯的哦!

Luka和我一直都有給對方寫email,他常會跟我分享說上個weekend他又接待了誰,今天還有點靦腆地要求我是否可在CS網站給他一個vouch,我當然毫不猶豫就採取行動。

至於Lena,由於她是女生,我們常常可以聊很多話題。她所看的書,大多數我也都喜歡。

至於今年年頭在日本沙發衝浪時認識的日籍女生Chiaki,她也即將來歐洲,但我們卻不能在Budapest見面。她還千叮萬囑說,要是有天我有去台灣,她希望可以在台灣與我及我的弟弟重逢。我答應她說,若有肯定的日期是會在台灣的,一定會告訴她。

老實說,隨著時間的過去,很多以前的好朋友,都會漸行漸遠。不是因為我們不珍惜彼此的友誼還是怎樣,只是在不同的工作領域、不同的生活體驗讓我們的價值觀慢慢有越來越大的分歧。就算以前曾經一起旅行過,也不能保證什麽。慶倖的是,在人生的路上,雖然有些人會漸漸淡出我們的生活,但我們也會不斷遇見新的、合拍的人。

不管怎樣,我都感謝你曾出現在我人生的路上。不管你曾經對我好或不好,我相信都是老天的安排,我們都曾給彼此帶來“不會是浪費”的衝擊。

Will be in Sofia (Bulgaria) for Awhile

Posted on Tuesday, 2 September 2014 by haan | 20 comments
Labels:

今天是201492號,也是我在路上的第123天。幾個月前,我于52號乘晚機離開吉隆坡,開始我的歐洲之旅。間中,發生了很多事情,包括救火員事件,還有好幾次的計劃改變(突然飛去丹麥、突然去了意大利)。

來了保加利亞(Bulgaria)一星期多,終於把之前pending的旅遊日記寫完。而這一篇,是要“鄭重宣佈”我將會停止在部落格發表旅遊日記一陣子,直到我恢復旅行。不是因為我失去了持續書寫的紀律或熱忱,只是因為,如無意外,我應該會在Sofia這裡待到10月尾才再次回到路上。這一段時間在這裡生活,或許沒有太多“在路上”時的驚喜和故事,而當中也囊括了很多我不想公開的私事。

第一天抵達Sofia,Tim準備了保加利亞的傳統食品:Shopska Salad。

至於爲什麽我會被“卡”在Sofia或許你會像我的former hosts LukaVitor那樣,已經猜到。

Luka說:“I guess you found someone interesting in Sofia, and it is not a bear ha ha :D
Vitor說:“I knew there was a guy involved hehe. Love is the soul of a traveller, in either form.. Lucky you, that someone sparked it.

我以surfer的身份來到Sofia,幾天之後,我和Tim之間的關係,就已經有了改變。或許你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事情怎麼可以發生得那麼快?基本上,以前我也覺得很不可能,但現在我又覺得,其實沒什麼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CS。因為如果他不快快採取行動,我就會離開,而你最好不要在我離開之後才遠距離跟我說很多很多於事無補的東西。經過了日本人和救火員事件,我已經很不喜歡這種方式。

我星期五(822日)晚上抵達Sofia,第一次Tim見面,週末週日我們去了一些地方(Asenovgrad, Plovdiv, Blagoevgrad),他也從“看我的CS profile覺得我就是他在等的那個人”,到覺得一些“可能是問題”的東西都應該不是大問題,而決定在星期天晚上跟我表白。老實說,當時我是有點錯愕的,而且西方人的“表白SOP”和亞洲人很不同,當時我并不肯定他到底是不是認真。他會否只是另一個救火員?但幸好,後來他坦誠地告訴我他的一切感覺:從接到我的couchrequest開始到相處了兩天的種種

其實那兩天我喉嚨痛和似乎要生病的樣子,整個人很模糊,一直不見東西,然後幸好都能找回,但還必須面對這些“種種震撼”。

星期一,他和平常一樣work from home,我一個人去Sofia市中心逛。我在National Palace of Culture那裡坐了很久、想了很多東西,也不曉得自己是否有了答案。我沒給自己太大壓力,想說他應該不會那麼快再“捲土重來”,但他很積極不放棄,也終於,在星期一晚上我決定給大家一個機會。後來他才跟我說,星期一那天他的心情其實是很忐忑的。他很怕我突然leave without notice,雖然如此,他還是給了我一串他家的鑰匙(如果我真的要走其實是可以的,中間有一段時間他必須出去)

送他的朋友去機場。他那從小就認識的朋友兼鄰居即將到丹麥念碩士。這一群年輕人都能說很不錯的英文。

在關係有了轉變之後,我們也聊了很多蠻重要的課題,很慶倖我們的觀點都蠻一致的。比如說,我已經坦言,如果我們真的work out 的話,我不想長居于保加利亞(幸好他也是很有世界觀的人,沒打算在這裡待一世人)。幾天后,在生活上,他也很驚訝我除了超獨立,還在很多方面都把他照顧得很好,并跟我說謝謝。那時我跟他說,或許你應該感謝我的處女座媽媽,因為這些家事,平常在家我都需要做。

總的來說,我只能說,我這個平時不會也不願意為任何人停下我旅遊的腳步的人,這一次,在他誠懇的要求下,竟然心甘情願地為他留下。其實我很感謝跟救火員的體驗,我真的從那裡學到了一些東西,而這一次我想做得更好。此外,真的要比較的話,他真的比救火員(甚至以前的任何一個男人)好很多很多。如果說之前的每個人都有一個優點,這些優點,現在統統都集合出現在他身上。當然,如果你不喜歡一個人,他有再多的優點,都吸引不到你。

那天看到有人在面子書share“咖啡在等一個人”這首歌,我就去聽聽。歌曲末的兩句話,基本上就是我們的寫照,雖然女生說的那句,我只在心裡說。



我原本想在9月中到烏克蘭位於Kiev 南部三十幾公里Vipassana center當志工(server, someone who serves)大約10-12天,他們也接受了我的申請,但Tim有同事是來自烏克蘭的,他們說接到政府的邀約去join army,可能隨時會有戰事,所以他叫我別去。我知道烏克蘭狀況不好,所以我只想要去Vipassana center。無論如何,我已經告訴負責人說,我不會去了。

至於爲什麽我在這裡只會待到10月尾,那是因為從11月起,他會去Puerto Rico出席公司的annual meeting,然後被transferred到美國西部(雖然至今工作簽證還沒辦妥)。他以前有去美國工作過一段時間,這一次他其實不想在美國待太久,但基於一些原因,還是會去那裡幾個月,然後之後還有其他的計劃(恕我不在這裡透露)。我們即將在大約同一個時間離開保加利亞,他會去美國,而我會繼續旅行。那應該是我們的關係面對最大挑戰的時候,但我從來都不害怕面對挑戰。

由於有時間,可以“一餐兩煮”。他吃他的蛋白質餐,我吃我的蔬菜湯麵。慶倖的是,他也喜歡蔬果,還有醬油。

我從來沒想過,我那麼快就會跟一個男人住在一起。Anyway,發生在我身上的東西,很多時候都是那麼出乎預料,我想大家應該也都習慣了吧。我只是知道,這世界上沒什麼是永恆的,當我們擁有的時候,就要珍惜當下。就好像,我不知道我們之後即將面對多少和多大的挑戰、我們是否可以跨過所有考驗,但在這一刻,我就是想留下來,跟他一起,好好地愛與被愛。就這麼簡單。

至今,我們生活上最大的分歧就是“吃”。他和一般喜歡運動的人一樣,需要攝取很多蛋白質,我則需要minimize蛋白質的攝取量(因為我的體質不太能消化蛋白質)。另外,我的口味比較Asian style,而他的當然是典型的Western style。幸好,這都還算是小事。由於我有時間,每天都可以“一餐兩煮”,但我們還是有一起吃。他第一次看到我吃辣椒粉的份量,其實也是嚇到,但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

和Emi在Veliko Tarnovo的合照

上星期我們host了一個來自台灣的年輕女生,相信她是我們在目前這個“家”host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人。她的火車誤點,Tim去了火車站兩次才接到她。她說在回家的途中,Tim一直稱贊我,令到她也很想快快可以見到我。我原本叫Tim說“我只是他的朋友,不是surfer轉變成朋友那種”,但他卻跟女生坦誠一切,我都來不及阻止。在這裡三天兩夜,她一直說我們很像她的父母,把她照顧得很好。我的天,我何德何能有個22歲的女兒!

這樣的comment讓我不知所措

那天我們一起去了一趟Veliko TarnovoTim的朋友George也有同行。Tim駕了6小時多的車、回來又去跑了10公里,晚上九點多才回到家,女生跟已經很累的他說她想去夜店。Tim依然很有耐性地上網查詢資料,並把一切instructions(怎麼搭車轉車)寫在紙上給她并解釋給她聽,給她足夠的錢去酒吧、搭巴士、搭計程車(當時她還沒換當地貨幣BGN),叮囑她這樣那樣,令我又看到了另一面“超有耐心”的他。


至於救火員,他之前在7月28日說要跟我結束,但8月15號又開始發信息給我。除了第一次我很好奇他到底想怎樣,後來我都沒回覆他,儘管他不斷給我發照片(恕我無情說一句,那些照片都已經吸引不到我,更不必期待我會回心轉意)。我很有興趣看看他到底有多麼鍥而不捨。不理了他總共七次,終於,在8月28號,他已經氣煞。那時候,我才回覆他,并跟他說...

Me:Now u know how's the feeling of being ignored? 【相信我,當中不存在報復心理,我只想他知道那有多麼不好受】
He:OK now you feel better...
Me:I just want u experience it yourself & feel it. Meanwhile, maybe you should not waste time on me. Between us it's impossible. I hope u will meet someone right & treat her well with responsibility.
He:OK I don't waste my time on you.
Me:All the best to u. This is a sincere wish from me.

就這樣,我相信我和救火員真正結束了。我不是要裝大方還是怎樣,老實說,我真的很感謝他給我一些warm up和他在對的時候說要跟我結束。不然來到保加利亞、遇到Tim,或許我并不會接受他,也不曉得應該怎麼好好對他。



針對救火員事件,儘管那些自小學就認識的女生老友覺得我只是在壓抑我的憤怒,或者說我“理性到來其實很有情緒”,并告訴我說“情緒不是物品,說丟就丟的掉”等等,我只能說,享受的時候很享受、傷心的時候很傷心,然後把眼淚擦乾重新開始,這個“在每個階段都很投入”的狀況,其實也沒什麽不好,至少我對自己很滿意。我沒有壓抑憤怒,我只是沒緊握憤怒,你不信的話我也沒辦法;至於我有沒有把情緒當做物品那樣丟掉,我覺得,可以令自己舒服的作法,都不是一個問題,沒什麼所謂可以或不可以、應該或不應該的。

說到這裡,應該算是交代完了吧。接下來的時間,或許會好像之前在日本打工換宿那樣,每星期寫一寫updates。寫了一百多天的“在路上”系列,也應該休息一下,不然我想大家也覺得很悶了,呵呵。在這個“我或許只是他很多東西當中的其中一樣,而他卻是我在這裡的全部”的環境下,希望我依然可以面對一切挑戰、繼續享受生活的美好。

最後,祝大家stay wunderschön

On the Road of Bulgaria – D1

Posted on by haan | 2 comments
Labels:

D1: 20140822 – Pristina (Kosovo) > Skopje (Macedonia) > Sofia (Bulgaria)

起了個大早,在大家都還在睡覺的時候,我就離開了。

其實,選搭火車除了因為“人家說”一路的風景比較不錯,也因為火車站離青旅比較近(走去巴士站的話,必須花20-30分鐘),而且火車票價應該也會比較便宜,雖然差價不會很大。跟著青旅自備的地圖去到火車站,還真的是很小型。買車票時,他才收我2.5歐元,那是到Kosovo/Macedonia的票價,到了那裡得轉車,并再買新的票。

“It's slow and old (Austrian locomotive and carriages!) but it goes through a gorge and past pretty valleys, while the buses just go along the ugly highways with boxy warehouses and petrol stations all the way” >> this is what people said.

在火車上找了個位子坐下。後來,有個年老的男人開始跟我說話,并前來坐在我隔壁。他并不會說英文,我們只能比手畫腳那樣。火車開了,我像平時一樣,拿電腦出來寫日記。後來人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吵。隔壁的老人跟周圍的人聊天,聲量很大,但基於禮貌,我又不好換位子,只好把耳機塞入耳朵,把歌開得最大聲。我想好好集中精神寫日記!

突然,發覺火車好像停了很久,就嘗試問周圍的人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有個會說一點英文的跟我說,火車的引擎出事了。我問那需要等多久,他說不肯定。“This is Kosovo”他說得好像火車出事是很理所當然的事情那樣。我看到有的人下火車,或許是找尋其他方式去到他的目的地。那我是否應該do the same呢?最後還是決定等。要坐火車,是自己決定的;現在火車故障,也不能怪人,只能繼續相信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good reason吧!

Bus from Pristina to Skopje is 6 Euros. If you take train, you pay 2.5 Euros for Kosovo part, then change train at border, and pay another 94 MKD (about 1.5 Euros) for Macedonia part. But the old train tends to have problem.

老人比我先下車,但他在下車之前,把接下來的幾個站名寫給我,并告訴我到了哪個站,我必須下車換火車。終於到了邊界,也有另外一個男人提醒我。他問我是不是要去Skopje?我說是,他說現在得下車了,并幫我提大包,但我很快就把大包拿回來自己背。上另一列火車前,有警察在那裡收我們的護照。上了另一輛火車,必須等拿回護照才能發車。我選了一個車廂,裡頭有一家四口,兩夫妻和兩個小男孩。

警察把護照分發回來時,跟我說,“你等一下”。後來來了另一個人,問我一些問題,比如說“你在科索沃待了多少天?去了什麽地方?”等等。我說我只待了兩天,進入科索沃時,你們并沒有給我入境章,我也不曉得那是爲什麽。或許我真的看起來不像壞人,他沒再多問,然後說,我給了你一個出境章。很感謝,因為我也很想要的蓋章作紀念,呵呵。在車廂內,那兩個科索沃小男孩很可愛,所以我也給他們拍照。他們的爸爸也很照顧我。買票時,他會關心我付了多少錢(我的MKD不夠,所以付了MKD+Euro),到了Skopje,他也把當時在“釣魚”的我叫醒,跟我說到了!原本想說在1000之前抵達Skopje的,沒想到最後1140才抵達。

兩個可愛的科索沃小男孩

Skopje的火車站和巴士站也是一起的,很方便。我先去買到Sofia的車票,然後就趁中間有幾小時的空擋,到Skopje市中心逛逛、看看。在Skopje,也不斷看到Mother Teresa的雕像及她的名言。Skopje是她出生的地方。至於出生日期,記錄中也只是說circa(大約)1910826日。我在Skopje想吃午餐,money changer都不讓我“只換幾歐元”(我不需要太多),最後沒辦法,唯有到超市去買東西,然後用信用卡結帳。我很想吃一些暖暖的熟食,最後只能買幾包零食。

無論如何,還是遇到了不錯的人,告訴我哪裡有不必付錢而且比較乾淨的廁所。回到了巴士站,跟身邊的女生聊起來,我們會搭同樣的巴士去到Sofia。從Sofia,她繼續搭火車回到家鄉BucharestRomania)。我問她,Macedonia的自來水可以喝嗎?她說可以,我就嘗試找一間café幫我裝水(之前上廁所時不肯定,所以不敢裝),不然,要在車站上廁所的話,又必須付錢,當時我是完全沒有任何MKD在身上的。

Visited Skopje city (capital of Macedonia) a little before catching the next bus at 1500. This is the famous stone bridge.

Skopje's famous fountain - warrior on a horse.

3點鐘,終於上車了,那又是另一個5小時的車程。說有WiFi的巴士,司機卻給不到我正確的密碼,而且他說,在Macedonia那裡沒有網絡,要等到進入Bulgaria。那我就睡覺吧!開車時,給SofiahostTim)發簡訊說我已經開始我的旅途了。MacedoniaBulgaria有一小時的時差。

乘搭巴士經過了很多個國家,這次是首回那麼麻煩。警察要我們拿出行李,然後檢查每個行李。一個女警員拿了我們的護照去,歸還時裡頭沒任何新蓋章,然後又一個男警員來收護照,都不懂他們到底在幹嗎。同樣的情況,分別都發生在MacedoniaBulgaria的邊界,所以過關都耗了不少時間。那個來自Romania的女生說,以前沒那麼麻煩的,但從上星期開始,就變得那麼嚴。進入了Bulgaria,那個巴士司機也一直一邊講電話一邊駕駛,在彎彎曲曲的道路上也一樣。我真的很奇怪,怎麼他有那麼多電話好聊。

Strict custom procedures at the border of Macedonia/Bulgaria. Once entering Bulgaria, I did not see the signboard saying "Welcome to Bulgaria". Tim told me that Bulgarians actually do not quite like Macedonians, therefore, such a sign does not exist at the border.

抵達Sofia時,已經是當地時間2130之後了,Tim也已經在那裡等我了。我還沒下車就看到他,並把他認出來了。我們回家之後,吃了他一早準備好的兩種沙拉(其中一種是傳統的Bulgarian Shopska Salad),就聊天。晚上沒太遲睡,因為他說這個週末會帶我到一些Sofia市之外的地方。如果沒錯的話,Tim是第一個很快就接受我的couchrequest的人。我星期一從Dubrovnikrequest,星期五就來到了。

Tim在他的profile那裡是寫說:必須在至少一星期前發request的。我不知道爲什麽我明知自己“不符合要求”,還會給他發request。最好笑的是,他竟然在很短的時間內就接受了。情況有點像上次我發requestVitor那樣:他寫在profile的東西和照片讓我覺得他不是很友善,但他竟然讓我當了他的第一個surfer,而且我們現在還是好朋友!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