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of Norway – D1

Posted on Friday, 3 July 2015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5069 - London to Oslo (Norway)

今天必须搭0700的飞机,所以一早就醒了
我们走了大约25分钟到Tottenham Hale站,因为那里有去机场的火车
首先要做的就是refund我们的Oyster Card
Refund了他们的两张,到我时,竟然说机器不够零钱

我一共可以拿回6.9英镑,不是个小数目
伦敦的Tube站很什么的,有时你完全找不到任何工作人员,但幸好,今早看到两个
其中一个一听到我的问题,就说“we cannot do anything about it”,真够烂,什么服务态度啊
幸好另一个比较helpful,他建议我去下一个站refund,他会让我免费搭Tube过去

那两个男的还不想接受建议那样
但我说“我现在去,不要浪费时间在那里犹豫了,不然赶不上去机场的火车”
去到下一站(Blackhorse Rd),很顺利就办好,然后再回到Tottenham Hale,整个过程用了大约10分钟吧
接着就买火车票

我很不明白他们,为什么可以在等我的时候什么都不做,就只是斋等
等到我回去了,才说要算当时剩下多少硬币(要用来买火车票,不要留),浪费不必要的时间
而且,每次有什么要问,都是叫我去问
男人是不是每个都这样爱面子?不爱问,就算人家给你建议,也不开心接受?(我有时真的是beh tahan这点)

今天从伦敦去Oslo的飞机,是Ryanair
整个过程也没什么特别,只是Tim忘了把GPScarry-on baggage拿出来
所以行李必须接受检查
基本上everything was just in time,刚好可以赶上飞机

没想到离开伦敦时,可以看到如此的美景

我们的座位是1A, B, C,好像是business class那样,呵呵
飞了大约1.5小时,就抵达Oslo了,我第一次成为首位下机及过关的人
机场很小,行李很快也出来了,之前我还担心赶不到15分钟之后的巴士
幸好没问题,不然就得多等一小时

我们搭的NSB train,分成shuttle bustrain两部分
天气很不错,有漂亮的蓝天白云,让我突然有了“回到欧洲”的感觉
之前在伦敦,其实也蛮幸运
伦敦给我的印象都是gloomy的,但在那里几天,只有一天下雨

抵达挪威

好天气

Oslo,我们住的是airBnb,可以拥有整个apartment
我的方向感不好,是出了名的,但我这样所谓笨的人,也独自走了那么多地方
那些男的,或许方向感比我好很多,但没有一个有initiative去查看我们住的地方在哪里
我查看了、plot了在地图上,但在找路方面还是会慢一点,George对我很质疑那样,令我不禁起火

到了火车站,我先进去Info Center拿地图
并发个信息给airBnbhost说我们现在从火车站走路过去(因为比预期早抵达),免得去到吃闭门羹
George却不赞同我的做法,他觉得先去到那里,host还没到的话就等咯
我却觉得为什么要在住宅区那里等,都是屋子而已

其实我跟他,是很不搭的两个人
我跟Tim说:George没错、我也没错,只是个mismatch
但至于他,可能就有一点错,因为他应该know both people well enough
知道这两个人那么不同的话,就不应该建议大家一起旅行

国会
City Hall


由于住的地方可以免费洗衣,我们就先把脏衣服丢进去洗衣机洗
想说洗好了、晒了,我们才出去走,没想到洗衣机用的时间还不少
我们弄完一切可以出门时,已经是4点了
Oslo如我所想象那样,没太多特别的,所谓的Opera House,我看到时,还觉得“蛤??”

走来走去,直到我很饿也脚很酸了
坐在码头旁休息,我差点睡着
后来才直到,原来今天我们走了大约20公里
或许这一趟旅行之后,我以后也不要再如此折腾自己了

晚上,终于可以煮一些热腾腾的pasta吃,我还给自己弄了个大葱炒蛋
前几天都是吃那些冷冰冰的沙拉三汶治
他们两个是鬼佬,习惯吃这种东西,但我并不习惯
我还是希望吃一些可以给予肚子一些温暖的食物

On the Road of London – D1-5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5: 20150624-8 - London and Around

有人问我,怎么那么久都没更新部落格,因为他每天都在查看。我是很想写的,但重新上路之后,我并不像以前那样一个人慢慢旅行。这次和朋友一起的旅行比较匆忙,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头,睡眠都不是很足。今天,在挪威,终于可以休息一下(因为必须等明天才有巴士去下一个目的地),所以我才有时间写。由于在伦敦并没有CouchSurfing、搭便车还是怎样,基本上就好像一般游客那样,所以我就不一天一天写了,反正有趣或出乎预料的东西也没太多。


出发

6月22号(星期一)中午之前弄好了新的护照,23号(星期二)中午,我就离开家乡了。

我哥载我从适耕庄到机场,中午1点多出发,3点之前我就抵达了。不好意思说一句,我排队check-in时也是排错队。当时我真的有点担心自己还没回到最佳状况。等待登机时的那段时间,想了很多东西,思绪十分复杂。

这趟从吉隆坡到伦敦,必须在Abu Dhabi转机。我一共看了三部电影:《叶问》看了两次,《猛龙过江》看了一次。不懂为啥,我就是喜欢看武术片,呵呵。在Abu Dhabi转机时,再过那个我之前在那里不见了手表的安检。看有时间,便去问问看是否有失物待领处,可以找回手表的话,也不错。


Airport police跟我要了上次不见手表的日期、时间,及问我手表是怎样的。后来他们给我一个item number(1697),及两个电邮地址,叫我写电邮去询问。原因是:那些lost items目前在“lost and found police”那里,而那时候(凌晨时分)他们没办公,而我又不能等到早晨8点。


624号(星期三):抵达伦敦

伦敦是一个我没很向往的地方,因为太多人来过,就算没到过也看过许多介绍、照片了,对我来说就少了所谓的神秘感,也少了让我很想去探索的吸引力。

这一次会来,基本上是因为Tim和他的朋友George都已经计划好了,然后他问我要不要join。独自旅行了那么久,想说可以存粹当个follower也不错,而且因为某些原因,我是想跟他在这时候见见面的。

飞机如期抵达,一切也都很顺利,只是在过关时,官员问了我好多问题。这也是预料之内,因为马来西亚人很喜欢“跳飞机”。那个官员和马来西亚移民局的官员一样,都不相信我怎么可以近两年不工作,存粹在旅行。在这种情况下,我就说“I’m a freelancer”,然后就乱乱掰自己如何一边旅行一边赚钱(事实上我并不喜欢这样)。这么讲骗话,他们就相信了。有时就是这么讽刺,你跟人家说真话,人家不信;你说假的,人家就信到十足。

拿了行李一出去,就看到Tim在等我了。距离上次他去哥伦比亚看我,又已经是三个月的时间了。由于Tubepeak time比较贵,而且难么早去青旅也未必可以check-in,所以我们就在机场那里聊天吃东西,然后才搭Tube离开。

基本上,在伦敦的第一天,我并没做些什么。去到青旅、洗了澡,就是睡觉而已。傍晚六点多醒来,不相信自己睡了那么久,但大约九点半,我又再睡了。他去买了三汶治当晚餐,我也吃了两口而已。

再次回到路上,我深深感觉到,自己还没完全进入状况。以前那个“旅行的节奏”去了哪里?


625号(星期四):与Chin Ping见面

昨天,Chin PingFB知道我来了伦敦,就约我见面,但昨天太累,我也懒惰出去,就约他今天。

一早醒来,写了一些东西,感觉比较好了,然后才出门。原本想说坐Tube的,但青旅的人说可以搭巴士,比较便宜,我就最后一分钟改变主意。出门前发了个信息给Chin Ping换见面地点。没想到的是,巴士的终点站并不如青旅的人告诉我,提前我们就必须下车,然后走路过去。

下了车想说去McD上个网,发个信息给Chin Ping说我会迟到,但该死的McD WiFi,又需要我拥有UK mobile number、发个code给我才能上网。用不到,就算了,还是快快走去比较实际。

“我希望你的朋友会等你。”Tim说。
“他会的。昨天我突然没回他的信息(青旅的WiFi signal不好,然后我不小心睡着了),他也没以为我不想见他还是怎样。他写过来就说‘我想你是睡着了吧’我的朋友没那么衰的。”


我和Chin PingHolborn站见面,然后他带我在附近走走:Covent Garden Market, M&M shop & Leicester Square (Chinatown)。在Chinatown,还看到一间“马来栈”,Chin Ping也不知道它的存在。我八卦走过去问,原来他们才开了两个月,老板来自香港,老板娘来自马来西亚。之后Chin Ping带我们去他工作的餐馆(是卖点心的连锁店,投资者来自俄罗斯),并说那里有6英镑的午餐,虽然简单但够吃的。他很客气,不只私底下帮我们叫了多两个小菜,还偷偷买了单。(他2点有事办,必须先行离开)

这次来伦敦,我是没想过跟他见面的,因为我知道他住在Reading,不是在伦敦。没想到昨天他告诉我,其实他每天都到伦敦工作。至于我是怎样认识Chin Ping的呢?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应该是2006年吧,我刚从澳洲回马,然后跟Danny一起去马六甲探Khim Hong(他俩都是我大学的同学),我们三人想拍合照,就找了当时手持DSLRChin Ping帮忙。他的女朋友来自马六甲,当时他和女友一起回家(他本身来自槟城)。后来他把照片发给我,从那时开始我们就connected了。

后来我们还有聊过他是否应该放弃在槟城的好工作,随女友一起到英国发展。当时他的家人是不赞同的,觉得已经有了那么好的一份工作为什么还要变。我呢,却跟他说相反的话,鼓励他敢敢去。这一次见他,我想也是上天的安排,让我在为一些东西踌躇、担心的时候,见见他,然后想起多年以前我曾跟他讲过的话。


见到Chin Ping时,我依然把相机收在背包里而已。他一直鼓励我拿出来拍。“拍拍一下你的感觉就会回来了!”他如此告诉我。把相机拿了出来,拍了几拍,真的如他所说那样。

吃完了午餐,我和Tim就到处走走,那些著名的景点如River ThamesBig Ben等都看了,最后从London Bridge那里看Tower Bridge。走了好多的路,我的脚都快断了


626号(星期五):与迅宇见面

今天又是搬家的时候。另外,George也会抵达,我们大家会住得比较靠近下一班机起飞的机场。

搬去了Seven SistersTim就去机场接George,而我,昨晚约了迅宇今天见面。

谁又是迅宇呢?去年8月,我从Mostar搭巴士去Dubrovnik,在巴士上我认识了迅宇。他去Mostar是为了出息朋友的婚礼、婚宴之后,他整夜没睡,一大早就去搭巴士。其实他是搭错巴士的(还必须多付15欧元买新的车票),不然我们也没机会认识。我们在巴士上聊了一下,然后他就倒头大睡了。虽然我认识他不是很久,但有他在身边,不懂为啥就是觉得很安心【后来他告诉我,其实他也有同样的感觉】。分别前,他还把自己的名字、电话、电邮地址写给我,说如果有一天我去伦敦,可以crash his place(到他那里住)。讲真,当时我真的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男生难么相信我?

去年,有想过从伦敦飞墨西哥,所以有跟他沟通了一下。那时还没决定买不买那张机票,他就已经把自己的地址给我。我把他的地址放在Google Map,基本上是可以通过Google Street View看到他家门口的。我再次奇怪,为什么他那么信我?这一回,虽然我没去crash his place,但还是希望跟他见见面,毕竟我觉得他当初给我的那些offers,纯粹出于goodwill。我也没那么衰,只是在要免费住宿时才联络人。


约了四点,他迟到15分钟。他带我去逛了他的大学(UCL – 他还在念博士)及Grant Museum of Zoological,之后我们便找地方坐下来喝东西及聊天。他7:30pm要和妹妹去看theater,所以大约6点我们就跟彼此说再见了。分别之前,他建议不如我们拍张照片,还抱抱了总共三次。我一直以为他应该是来自富有家庭还是怎样,因为他和妹妹都可以英国留学那么多年(他妹妹十多岁就到英国了),他说其实并没有,当初他去英国念书的钱,还是妈妈到处去借才凑够的。

今天才知道,迅宇比我小六岁,但不懂为什么,我们见面时的感觉很不错。或许这就叫做缘分!

约了TimGeorge傍晚7点在Hyde Park Corner underground station那里见。之后我们去买了一些东西到Green Park吃,再走走一下就打道回府了。在伦敦的日子,Tesco是我们的好朋友,每逢傍晚6-7点,都会有打折的三汶治,我们就去买了然后到公园吃,便宜又方便(不必煮)。


627号(星期六):陪太子游览

星期六,他们的计划是去科学博物馆(Science Museum)。我们一大早,在10点之前就抵达了。

我必须承认那是个十分interesting的博物馆。可以做到免费入场,确实不容易,因为里头的东西五花八门,而且不只是让你斋看那种(斋看的话,wear & tear, maintenance都会比较少),还可以参与、试验。可是,同行的两个人,所喜欢及有兴趣的东西完全跟我相反。他们跟我说什么引擎飞机汽车很厉害,我根本没兴趣;我觉得可爱的东西,他们却觉得我stupid。单单一个Science Museum,就走了快5小时。

早上醒来,就读到了美国那里的最新消息。伦敦的人看来也很响应及开心。

基本上我一向来不想怎么去干预人家。我喜欢你不喜欢的,OK,我明白,我不会说你stupid还是怎样,当然也不会阻止你去。但当我想坐下来休息一下、肚子饿了想吃东西,我也不希望你来干预我。我这么做不是要给人家脸色看还是怎样,只是想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也不委屈自己。我跟你约好了待会儿在哪里见,我就会准时出现,不会影响到你的原定计划。我以为collectivism只是日本人而已,但今天才发现,这两个男的也一样。讲真,有时真的气到我。我尝试跟自己说不要气不要气,虽然外头有美丽的蓝天白云、我很想出去户外逛逛及拍照,也不要紧,反正那些所谓的必去地方,我也都去了,今天就当是舍命陪太子。

毕竟,如果我不爽的话,被夹在中间最难做人的也是Tim,我也不想令他陷入这种僵局。在这种时候,我就很怀念可以独自旅行的日子。一个人,想怎样就怎样,自由自在,毫无拘束。有时我不明白,为什么我需要委曲求全?(我知道有时我太过自我)

Science Museum 的其中一个小部分

就这样,去了Science MuseumNatural History Museum(他们对恐龙有兴趣,我却完全没兴致要看),Victoria & Albert Museum。完成时也大约傍晚了。他们说昨天大约傍晚6点半在Buckingham Palace看到有guard-changing ceremony,我们就去那里,因为我想看看伦敦版本是怎样的。

去到,什么都没有。后来上网查看,其实每天的guard-changing ceremony只有一次,就是在早上1130。我不晓得他们昨天看到的到底是什么,竟然乱乱跟我讲。好,这个我不能怪人,要怪只怪自己没做好功课。离开Buckingham Palace,又跟太子去了一趟Big BenTower Bridge,然后就打道回府了。

讲真,我确实怀念以前独自旅行、CouchSurfing的日子。现在,就好像一般人那样跑景点,拍张到此一游照然后继续到下一个地方,基本上都没跟当地人说到话。幸好,之前有和Chin Ping及迅宇见面,我还没feel that bad


628号(星期天):在伦敦的最后一天

原本想如Chin Ping所建议那样,到Oxford一日游(来回巴士是18英镑),但最后还是决定打消念头,继续逛一些伦敦的地方。我还没看到我要看的guard-changing ceremony,他们也说想要去National Army Museum看看。

去到Buckingham Palace,那里够力多人,水泄不通。我们十一点之前就抵达了,但我根本找不到一个好的位置,更不必说看得到与否。总的来说,Buckingham Palace是伦敦众多景点当中给我带来最多失望的(共两次)。离开时,还下着毛毛细雨。我们走了好一段路终于去到National Army Museum,但却才发觉那里在进行装修,所以吃闭门羹。哎,今天看来一切都不顺。

典礼结束了拍到的一张照片,过程是没看到的

由于没什么想去的地方了,而且想到还需要为之后挪威之行做些准备,我们大约三点多就回到青旅了。吃饱了,两个男的去午睡,我则去楼下reception想把明天搭Ryanair的登记证打印出来。

伦敦这里,要打印东西也不容易。就算你把要打印的文件存到USB drive了,要用电脑打开你的文件,也需要付2-3英镑,然后打印多少张又另外算。简单来说,要打印三张,最少都需要付2英镑。一开始时看到青旅说打印一张是0.5英镑,我还觉得贵,但比较到来,青旅的价格似乎是最便宜。拿了文件下去,工作人员尝试了很多次,都打印不到,说什么printer offline。他们叫我半小时之后再下去看看,我给足他们1小时,但还是不成功。

最后,两个男的在青旅对面找到一间可以打印的店,而且蛮便宜,3张总共只付了0.9英镑。


Travel London on a shoestring?

住方面,如果我一个人来,是可以去迅宇那里住的,但由于这回不是一个人,所以就住青旅。多人间的话,基本上每晚每人是在15-20英镑之间。

吃方面,Lidl有很多不错而且不贵的bakeries,而且选择众多。午餐时段,有些地方可以找到6英镑的套餐,相较其他地方,Chinatown卖的食物算是蛮便宜的。至于晚餐,Tesco6-7点开始,都会有30-50%打折的三汶治及沙拉。其实不止Tesco,还有其他卖类似食物的商店也都一样。买了然后拿去公园吃,很多locals也都这么做。

打折三汶治

说到交通,我们并没买什么London Pass,只是用Oyster card而已。巴士会比Tube便宜,但需要的时间久比较长。如果需要在一天内参观许多地方,搭Tube就好,比较省时,而且每天会有capped value,花到了7.5英镑(我住在zone 3),接下来的trips都是免费的。

那张卡值5英镑。离开前,可以refund卡的钱,以及剩下的余额。


景点方面,有好些都是免费的。拿了伦敦地图,先把它完全看过一遍才开始计划你要怎么走吧!里头把免费的景点都列了出来,去不去就看你的兴趣在哪里了。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