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of Slovakia - D4

Posted on Tuesday, 22 July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4: 20140720 – Bukovec

真的是很累,睡到差不多9點才起身。一起身,還是可以感覺到很熱的天氣,因為沒風扇。

他們說今天要去他們的一個chalet採摘水果,我沒多問什麽,說OK,就跟著去就好。吃了早餐,我先把昨天超級多塵的衣褲洗好曬在外面。太陽那麼猛,肯定會幹,而第一次,我決定就穿短褲和拖鞋出門就好,因為真的很熱很熱!!

出門後,先去載Hanka的爸爸,然後變成她爸爸駕車。他一看到我,就跟我說他feel sorry about the aircraft catastrophe,之後他也有解釋給兩個年輕的,讓他們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麽事。很感謝他簡單的一句話。其實那天消息傳出之後,之前我在HamburghostMarkus),也有寫信息過來問我是否一切安好、飛機上沒有認識的人吧?謝謝他們的關心。

藍色租屋,坐落於Bukovec

我們要去的地方叫做Bukovec,離Piestany大約30公里。天氣很熱,在車裡又因為那個小冬瓜不能開很多窗(只能開司機座位那裡的),我覺得十分悶熱和真的快要窒息,而且這裡的車都不想馬來西亞的,都有冷氣。爲了那個小冬瓜,沒辦法啦,心理只是期盼著快點抵達。那裡算是鄉村地區,而且Hanka爸爸說,當天是好天氣,又是星期天,可能會遇上警察,所以不能超速,最多去到每小時50公里而已。

另外我注意到一點就是,在歐洲國家,自動擋的車似乎不很普遍,至少我看到的,都是駕manual gear的車。之前在KrakowMarek駕的那輛車是捷克製造的。有一次他老婆Gosia問我,在馬來西亞,這樣的車賣多少錢?我說,那裡沒有進口捷克出產的車。

終於到了!!每一次,我都很期待車子停下來,我可以打開車門的時刻!!那間屋子是Hanka媽媽的grandparents的,也就是Hankagreat-grandparents,直至小冬瓜,已經算是第五代了。藍藍的屋子,一走進去就感覺十分涼爽。Hanka媽媽已經在那裡的廚房忙著了。屋子後頭有小小的果園,裡頭應有盡有:草莓、黑莓、紅梅、蘋果、桃子、番茄等。好開心,令我想起我的中國小弟,雲兒。他家裡也是這樣!

各種水果

我們在果園幫忙採摘熟了的水果,然後Hanka父親說要帶我出去have a little walk。其實太陽很曬,我也覺得很辛苦,所以走了一段我就建議他不如我們回家吧(他原本想帶我走一大圈)。不好意思,我瞭解他的好意,但我真的承受不了(根據天氣預報,今天的溫度高達攝氏33度)。U轉回頭,在稍微上坡的路,其實他也走的十分氣喘(他比較肥胖)。回到家,他問我,怎麼你好像不是很喜歡太陽似的。我說我喜歡,但沒你們那麼喜歡,無時無刻都想要曬在太陽底下,而且雖然我國家很熱,但我很少在這種很熱的時候待在外頭。或許是,你們經過十分寒冷的冬天后,會很期待夏天的猛烈太陽,但在我的國家,常年都是那麼熱,it’s a little too much for us

其實除了這一點,我時常都覺得,我是一個很“中間”的人。比如說,以前念書的時候,我覺得自己不是很science那種人,但我又不是很art。後來接觸了比較多來自不同國家的人,又發覺自己雖然不喜歡想典型東方人那麼愛花長時間在工作,但又不喜歡像西方人那樣,可以花那麼多時間純粹在沙灘曬太陽或在咖啡座喝咖啡。相較其他大馬人,我沒那麼喜歡開冷氣,但我也沒西方人那麼熱愛大自然。這種總是“在中間”的性格和喜好,我也不曉得是好或不好。

我們大家一起吃午餐,有Hanka煮的濃稠扁豆湯(sosovicovy privarok),還有她媽媽用果園水果做的fruit cake。我看到有檸檬,就擠一些在扁豆湯里,哇,超好吃的!這做法是之前在土耳其AntalyaAlla學的,但基本上我也是個檸檬瘋,有檸檬我就覺得好吃的了!他們看到我那麼做,可能有覺得我神經病。Hanka爸爸看我那麼喜歡,還多拿4粒檸檬給我。後來Hanka媽媽又炒蛋:有蔥、一種葉子和蛋,我也有試一點點,很不錯,就大概是我們那九層塔去炒蛋那種感覺。Hanka爸爸在一旁說,這種是鴨子才吃的東西,他就不好了,他需要肉!!我則還蠻喜歡的。

豐富的午餐

吃飽后的整個下午,睡神又上身了,但不好意思去睡覺,就在那裡和Hanka爸爸聊天,後來MisoHankaHanka媽媽也加入我們。Miso應該是最辛苦的,因為他必須當翻譯。一段時間過後,我問他說會不會很累,他說不會。MisoHanka之前也以搭便車的方式在法國和意大利旅行,但他們說,在意大利並不容易搭到順風車,法國就還好。我們聊了很多啦,我也不記得太多。Hanka爸爸拿了一個小黑板給我,叫我寫一些馬來文在上面。我想想,就寫個Selamat Datang,因為之前他說,他們也有很多朋友去過那間租屋,但我應該是來自最遙遠的地方的那個人。Hanka爸爸也慫恿我嘗試一些酒精類:酒精10%Thirsty Monk BeerSmädný Mních)及酒精40%Slivka Llata。之前Martin也讓我唱過酒精37.5%Borovicka

傍晚時分,我們就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了。Miso說他的老闆叫他回office處理好一些東西,因為他想要接下來一星期都放假。Hanka爸爸沒有和我們一起離開。回途中,經過一大片十分十分漂亮的向日葵園。從在德國開始,就開始看到有向日葵園,但這個,應該是看過那麼多當中最漂亮的!回到Piestany,我們在某處停一停,把東西交給他們的朋友,然後Miso就去office,我們就回家。那個小冬瓜,每次在我下車的時候,就會在後座跟我不停招手,也只有在那種情況他才會有這樣的東西。其他時候,你要他招手都很難。

輕鬆地星期天,只有嘴巴很忙。忙著吃,忙著聊。
超壯觀的向日葵園

晚上,就我們三個在家,我也和Hanka聊了一些其他的。她那麼年輕就結婚,我問他Miso是不是她的第一任男朋友,竟然不是(是第二任),不過她卻是Miso的第首任女朋友。她也說了和前任男朋友的一些事情給我聽,還有這國家的女生如何看待性這回事,通常在什麽年紀就“失身”。她也說她并沒有打算那麼快生孩子,但在答應Miso的求婚之後、于真正結婚前的兩個月,突然發現自己有了孩子,當時她著急到哭,但後來,其實孩子的到來也有為她父母的惡劣關係帶來一些改善,所以她很感恩有Matko。她有兩個哥哥,目前都在國外念博士學位。

對於沙發衝浪(CouchSurfing)這件事,Hanka的父母不覺得怎樣,因為他們年輕時也是旅行的人。曾有一次,Hanka爸爸遇到兩個來自波蘭的旅人在找住宿,而那間青旅并沒開,他就把他們帶去Hanka家裡住。至於Miso的父母親對於同樣的事,就抱著十分不同的看法,他們覺得這樣做很危險,非常不贊同。


Miso說他大約11點會回家,但我11點多關燈睡,他都還沒回來。

On the Road of Slovakia - D3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3: 20140719 – Martin to Piestany, Scout Camp, Topolciansky Castle.

如果沒錯,Martin應該是玩computer games到凌晨四五點才去睡。由於他開著那裡的燈,基本上我也沒怎麼睡好。

昨天原本說今天0830出門,但他說要帶我去買一些traditional食品,所以我們0815出發。他駕車載我去到VrutkyTesco,我們進去買了“Horalky”威化餅(他們說這個最老字號,其他的都是翻版的)及一些有poppy seeds的麵包。其實我之前在某個地方已經有吃過有poppy seeds的蛋糕的,但就一直想不起那是在哪裡。接著,就去Vrutky火車站。我以為他會載我到站就離開,沒想到他還陪我進去買票。買了票,又陪我到月檯等。他說,要看我安全上火車為止,可能怕我笨笨搭錯火車吧。

Poppy(罌粟)在很多地方時違禁品,在Slovakia則十分普遍。正版和翻版的威化餅。

火車站那裡的廣播,沒有英文的。後來他說,火車延誤5分鐘。還好是5分鐘而已,不然就不好意思了。那時候,我才察覺今早忘了給他們寫感謝明信片。這件事我從來不會忘記的啊,怎麼這一次就沒記得!火車來了,我也就上車,接著是兩小時的路程,我打開電腦在火車上“趕”這幾天沒時間寫的日記。不懂在哪個站,有個女人上來,坐在我附近,她嘗試跟我講話,但我聽不懂她說什麽。她很奇怪,一下子躺下來睡在兩個座位上,一下子醒來就整個人靠向對面那個男人那裡(我滿肯定他們是不認識的,因為男人比我早上車,她比我遲上車),但男人跟她說NO,她就很無奈的回到自己的座位那裡。原來,男人也會遭女人騷擾、也會說NO

以為火車遲發車5分鐘,也就只會遲5分鐘到,但卻遲了整整半小時。一下Piestany站,很快就看到一個男人向我招手并朝我走來,那就是我的hostMiso。其實我并不記得他的樣子的,幸好他認得到我。我說不好意思,火車那麼遲,但他說沒關係,他上網查看,已經知道火車回延遲抵達。我們上車回家,很快就到了。我把背包放在家裡,拿了睡袋和防水衝鋒衣,又出發了。他之前已經跟我說,中午那樣就會出發到一個“scout camp nearby on a meadow surrounded by forests”。原本是想說在野外過一夜的,但剛好他們一家三口都傷風,所以或許今晚會回家睡。老實說,聽到的時候,我心裡是高興的,因為在野外肯定不會睡得很好。一是沒得洗澡,感覺不夠舒服;二是可能會很冷,我的睡袋可能不夠厚禦寒。

Scout Camp

我們大約1145離家,1215那樣就抵達了。今天不需要登山,把車停在營地附近而已。Miso(英文的Michael)是一名programmer30歲;他老婆Hanka(英文的Hannah)則還在念碩士,才23歲;他們的兒子Matko(英文的Matthew)于2011410號出世,現在兩歲三個月。MisoHanka的爸爸是朋友,他倆第一次見面時,Miso 15歲,Hanka8歲,後來是Miso的妹妹當媒人令到他們在一起的。Hanka還說,那時她跟她媽媽說,這個男的怎麼那麼老!誰知道後來這個“老男人”竟然成了她的丈夫!Miso說話很溫文有禮,應該是那種脾氣很好、很有耐性、不太會生氣的人,看得出他是一個很典型的family man,平日他午餐時間一個小時,都會騎腳車6分鐘回家看老婆和孩子。

聽他們說,以前他們兩個都是童軍(scouts),很多個暑假都參與類似的野外生活營,現在還很懷念以往的那種日子,所以現在每個週末週日都會來參與。我可以預料到,很快Matko也會是一個小童軍!我們自己也待了食物去吃,吃完後就在樹林走走。平時童軍是有很多活動的,但剛好當天晚上他們會有個營火會(campfire),所以當天主要的活動就是去收集木材和準備營火。我們帶著小冬瓜Matko一起走,基本上速度是超級慢的。小冬瓜很喜歡水、石頭,在適合的地方就會停下來、讓他玩個夠了才繼續走。我們一邊走一邊聊天,我也忘了到底聊了些什麽。當天的天氣十分十分酷熱,在營裡頭吃午餐時我已經覺得很悶熱,但走在樹林里卻十分涼快。

走完樹林回來,我也很累了,他們嘗試哄Matko睡覺,而我也找到幾根在樹下的樹筒,然後就在那裡睡覺了。傍晚時分沒那麼曬了,Miso建議說不如去附近的一個castle,我沒問題,我們就駕車出發了。經過了不少十字路,終於到了,然後還要徒步上去。那個Topolciansky Castle其實1700就關了的,但并每人上鎖,其他人叫我們注意,免得不小心被鎖在裏面出不來就麻煩了。從castle那裡俯瞰,可以看到典型“很Slovakia”的大自然景色。自我來了這個國家,遇到的人都超喜歡大自然、森林、登山。

Topolciansky Castle
營火



回到營地、吃了晚餐,他們的營火會還沒開始,但我已經很累很疲倦了(天氣熱應該也是一個導致我很疲倦的原因吧)。等呀等,等到天都暗下來了,大約9點多才被點燃。他們有一些儀式、頒發證書之類的,但都不是說英文,我也沒法完全明白他們在說些啥。之後就有人唱歌呀什麽的。Matko那時候已經在他媽媽的懷中睡著了,我等呀等,終於等到那兩個“前童軍”說要回家了。那時已經是2230了吧。

回到家洗了澡,上網一下,就真的累到不行,必須去赴周公之約了。累累累累累~


【我本來想說讓他們兩個洗好澡才輪到我,畢竟他們照顧小孩子比較累,應該先休息,但問Miso是否要先洗時,Hanka又叫我go ahead。我洗好了,才聽到他去洗澡的聲音。真的是很客氣的待客之道。】

On the Road of Slovakia - D2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2: 20140718 – Martin, Blatnica Village, Ghderska Dolina (short valley walk), Banska Bystrica, Kremnica, Klacianska Magora (hiking)

一早,就被咖啡機的聲音吵醒了。原本我還以為那是blender的聲音。

Martin出去買了一些麵包回來,然後我們一起吃。Alexconcern我的早餐,因為她是那種“如果不吃早餐可能會殺人”的人;Martin是那種“如果早起就會餓所以必須吃早餐”的人。其實很多時候我的早餐都沒怎麼吃。Martin跟我說著附近有什麽好逛的地方,其實也沒有很多。Martin town主要就是一條街而已。

他今天必須到Banska Bystrica一趟,駕車去,而Alex也說那裡比較多東西,所以我就決定跟他一起出發了,而且他說,他的appointment時中午1點,我們現在可以出發,可以沿路看看那些不錯的地方,我也就說OK(原本是想懶惰和休息一下的)。出發前,突然看見我的衣服山有些汙跡,不懂是哪裡來的,他說應該是客廳的那束花,所以快快下車換衣服、把髒衣服浸在洗衣液里,然後才終於出發。就這樣,他先停在一個古舊的村落Blatnica Village、告訴我很多關於那些建築物的故事,然後再到附近的Ghderska Dolina (“dolina”valley的意思)走走。從地圖上看,從MartinBanska Bystrica好像很遠,但其實一小時以內就可以抵達了。

Blatnica Village

Slovakia是一個很小的國家。Martin駕車很快,我這個不太會暈車的人也感覺有點不舒服,但在某些地反他是會慢下來的,因為在Slovakia,超速駕駛的罰款是蠻高的。途中,我們還很幸運看到一個穿著傳統服裝的女人。

中午12點,我們就到了Banska Bystrica,先去一個他待會兒會和客戶見面的餐廳吃午餐。他說那裡的午餐不錯,有湯、主菜和甜品,一共才4.19歐元,我也就去試試。每天都有特定的set lunch,你可以從4種裡頭選一種,我選了salmon(其他的是雞、動物內臟和披薩) 。總的來說,對於那一餐我算是滿意的。Martin還點了kofola給我嘗試,我還說很像捷克那裡的local coke。後來讀資料才知道,捷克和Slovakialocal coke是一樣的(喝起來都像是root beer),這兩個國家之前曾是一家人。

4歐元的set lunch,還不錯!

1300-1400,他在那裡有meeting,我便到附近的main square逛,然後再回去跟他會和。之後他會和客戶去某個地方見其他人,所以他放我在Kremnica,一個冬天時是ski resort,冬天以外也有蠻多local tourists的地方(那裡製造國內使用的硬幣)。我們說好了,他工作完快抵達那裡時,會給我打電話,然後我去drop off point等他。就這樣,我又去了另一個地方。那個小地方,竟讓也有tourist info center,而且裡頭的人會說英文,也有英文的地圖,有點出乎預料!只是,那裡各個入門票都很什麽,收個2.69歐元。不明白爲什麽要那麼麻煩,要不2.50歐元,要不3歐元,不是容易嗎?

Kremnica Stefanik square

差不多逛完了,大約1630,距離Martin估計的時間還有半小時,想說找個地方寫東西,沒想到突然聽到他的響笛聲,他到了!他是有事先給我撥電話的,但我沒聽到電話響的聲音。就這樣,我就上車踏山歸途。Martin是一個很健談的人,我們也因此聊了很多東西。我說其實在去了尼泊爾和中國之後,我都不會對其他地方的大山有太高的期望。他也去過尼泊爾,所以明白我所說的。

回到Martin,大約5點多。放了東西、換了衣服、Alex的媽媽Sylvia離開后,我們便和Alex一起出發去登山。其實他們每個星期五都會做同樣的事情,他倆都是超愛運動和大自然的人。我們去的那個山叫做Magora Hill,但其實在Slovakia很多山都是這個名字;我們開始的那個村落叫做Klacianska,所以我就把它稱為“Klacianska Magora Hill”啦。那小山大約1000多米,但從我們開始的地方,大約必須往上走大約500-600米。【後來查看才知道,Magora是“the goddess of mountains and valleys”的意思】

一般上,大約1-2小時就可以完成,我卻用了將近2小時。除了因為比較陡和一路拍照,另一個原因就是途中有不少raspberriesstrawberriesblueberries。那些草莓很小,我還以為不能吃,原來是可以的。差不多抵達休息站時(一個類似山中住宿餐廳的地方),那裡有更多藍莓。吃够了、join了他倆,他們說,再上一點點那裡有更多更多的藍莓。我們各點了一個湯,一邊吃一邊聊天,我也點了kofola(湯2歐元;kofola 1歐元)。在那裡吃飽了,我們再走稍微上一點,在那裡採摘和吃藍莓!那就好像是我們的supper

在山上喝熱湯

吃著吃著,大家都很開心,直到Martin提醒我們說,是時候下山了,不然待會兒天暗,會看不見路。我們帶著依依不捨的心情離開,也選擇了一條“比較遠但比較有景色”的路線。下坡對我來說沒問題,所以有力氣說很多話,我們一邊走一邊聊,都是關於旅行、各國體驗、沙發衝浪的話題。在某處,說到精彩部份,還停下腳步了,而四周則越來越暗。後來,在某處很陡的地方,Alex還扭到了腳踝。直至我們走到停車處,已經是晚上10點了!!駕車回到家,已經是2230了!

今天又是在外奔波了12小時,真的是累死!

洗完了澡,Martin又興致勃勃地要show我一些短片,是關於古時代的Slovakia的,當中還包括幾個我今天踏足的地方,還有他一直提到了salash(上山牧羊人的休息小屋)。看完了短片,他又教我一些當地字的讀音、告訴我還有哪些典型的Slovak食品必須嘗試、還有一些當地的文化習俗(比如說Easter時男生會拿水潑女生,然後輕輕打她們),最後是Alex叫他停,不然我沒機會休息和睡覺。“他就是這樣infoholic,很喜歡搜尋很多很多資料。”老實說,如果他不是那麼infoholic,也就不會那麼knowledgeable,可以告訴我那麼多東西。

Alex去睡前,我們先道別了,因為她不肯定明天會不會那麼早起身,而我必須在0815就離開他們家。我自己也忙到0030才去睡。至於Martin,他則在玩他的computer games

P/S:還有一樣很有趣的就是,在Slovakia,人們不只慶祝自己的生日,還慶祝自己的“name day”。生日算是打慶祝,name day算是小慶祝。Alex說,她的name day是1月2號;Martin的name day則是11月11號。所以,日曆上的365天,都各有名字,但現今有一些比較新潮或不同的名字,在他們的日曆上就找不到了。

On the Road of Slovakia - D1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40717 – Krakow (Poland) to Martin (Slovakia)

這是離開KrakowMartin的一天。

依然是大約0730我們就出門了,還是帶著Staseu一起(他今天又是去婆婆家)。之前查詢去Slovakia的巴士,基本上全部都是直接去首都Bratislava的。查看火車,必須轉車很多很多次,費時至少7小時以上。而我查看Google Map,其實只需要大約3小時的路程,所以我決定要再挑戰我的好運,嘗試搭便車(hitchhike)。況且Marek說,在他媽媽家附近,有一個點時常可以看到有人從那裡hitchhikeSlovakia,他可以放我在那裡。萬事俱備,所以我也就這麼決定了。

離開Krakow前,和Marek一家人的合照。

老實說,搭了那麼多次便車,今天算是最最最不順利的。這是我今天的一路走來:

0810 Hitchhiking started
0855 One car stopped but gone when I turned around to get my bags. *
0910 Mini bus to Jordanow (9 PLN). Met Lukas on the bus and we talked a lot. **
1015 Reached Jordanow.
1025 Big bus to Zakopane (3 PLN)
1035 Got off bus at Skomielna

1100 Got onto a car. Driver has a Nikon D300
1105 Got off at Rabka/Zakopane/Chyzne junction
1110 Hitchhike
1130 Got onto a lorry
1140 Got off at Spytkowice ***

1205 Got onto a car, for about 10km
1215 Got off at Centrum Handlowe
1220 Hitchhike
1235 Got onto bus to Jablonce (4 PLN)
1245 Reached Jablonce. Went to toilet (1 PLN), bought ice cream (1.3 PLN)

1300 Got onto bus to Chyzne (4.5 PLN)
1308 Reached Chyzne, started to rain
1315 Hitchhike
1325 Stopped hitchhiking coz of rain
1335 Resumed hitchhiking
1405 Got onto a car, driver is finally a Slovakian owning a pension ****
1410 Entered Slovakia

1435 Got off & went to a bus stop in Tvrdosin
1510 Bus to Dolny Kubin (Euro 2+0.3). 33km journey.
1555 Reached Dolny Kubin
1606 Bus to Kralovany (Euro 1.1)
1635 Reached Kralovany

1644 Train from Kralovany to Vrutky (Euro 1.5, Kralovany to Martin)
1657 Reached Vrutky
1730 Train from Vrutky to Martin
1736 Reached Martin

其中幾次有比較特別的經歷。

* 第一個停下來的車問我要去哪裡,其實當時我已經寫著“Zilina”,我反問你們要去哪裡,他竟然跟我說要去美國。美國???可是駕車那個卻說他們還有大約8公里就到了。怪怪的,所以他們不知為啥在我回頭拿包包時離開,或許也是好事來的。車上的人是三個男的,其中一個在後座躺下來睡大覺。

等了一小時都吃白果,不行了,就上一輛小巴,去Jordanow,在車上遇到Lukas

** 嘗試截車時看到很多minibus,寫著說去很多我不懂的地方。幾次之後,開始記得幾個名字了,就拿我的screencapture地圖出來查看,那些是否是我會經過的地方。所以最後上了去Jordanow的車。上了車,看到有個年輕人,就問他會不會說英文,他說會,我們就開始聊很多了。他還教我之後可以到哪些點,然後逐漸進入Slovakia。他還說,你寫Zilina,或許很多人都不懂是哪裡,建議我應該寫RabkaZakopaneChyzne這些。他還說他有朋友舉辦搭便車比賽,誰最先去到目的地的會有一份禮物(我覺得這樣還真無聊,也剝削了那些真正需要搭便車人的機會)。我跟他學了怎麼念那些名字,Chyzne竟然是念“hish na”,真是不可思議。0940,他就在Myslenice(念“mish leh nit za”)下車了,他是做關於financial advisor那一行的。

***Rabka/ Zakopane/Chyzne的分岔路口等了很久都截不到車,打算轉換一下位置。就在那時,我跟一個駕羅里的有眼神交流,他就停給我了,但他說只是短距離,我說沒關係,好過stuck在那裡。他英文不好,但竟然指著外頭空曠的地方跟我說“you, me, blowjob?”,還要附加相關動作,我的天!當時我嚇到,他英文不好但竟然會拿些keywords!我說“no”,他還說“Chinese is superb”,我唯有說“I’m not Chinese”。他只是問問,沒有強行來,還好。到了Spytkowice,他就放我下車(那也是他之前說他會去到的地方),然後跟我說“here, everybody Slovakia”,意思是“在這裡的車,都是去Slovakia的”。聽他那麼說,以為接下來就會順利一點,但其實,並沒有!

在波蘭載我的司機,最經典的是第二個,那個身穿紫色T-恤的了

**** 老實說我真的不肯定這個司機是為我而停,還是他是要停下來接電話的。但我就走過去,問他是不是去Slovakia、是否可以載我一程。轉身去拿包包時還叫我等我。那時我確實蠻desperate了,經過一整天的長途跋涉都還不能入境Slovakia。上了車,他會一點點英文,告訴我他是開penzion的。看他車裡的東西,似乎剛去波蘭大購物回著家。他還請我吃香蕉和教我念Tvrdosin這個地方名。我跟他說我想搭巴士去Martin,所以他就放我在巴士亭。

載我進入Slovakia的司機

到了Tvrdosin的巴士亭,那裡有個女人很積極要幫我,但我聽不懂她說什麽,她還建議我到附近的銀行,說那裡的職員應該會明白英文。還沒去到銀行,之後我在路上就冒昧問一個比較年輕但帶著兩個小孩的女生,說請問你會不會英文。她說會一點點,然後就到巴士亭跟那個熱心女人交流,再把一切翻譯給我聽。最後她們說,最好的選擇就是,坐待會兒1510Dolny Kubin的巴士,然後再從那裡去Martin。她們還說,你要在Dolny Kubin巴士總站下車,那裡叫做“Dolny Kubin Stanitza”。好,一切我都記起來了。

巴士來了,上車之前我還是會先確定一下。“Dolny Kubin? “Dolny Kubin Stanitza?”問了兩個問題,旁人都說是,我就上車。車費2歐元,司機還要我為背包多付0.30歐元。這個經歷還是第一朝。其實在波蘭搭電車也是一樣(Wikitravel這麼說),但我找不到可以買“行李的車票”的按鈕,就不理了。

到了Dolny Kubin,一下車直接看哪裡有比較年輕的人,直接過去問,懶惰自己figure out,反正他們的字我完全不明白。這次的目標是兩個年輕女生。其中一個很熱心,但英文不好,就指著她的朋友,說朋友會英文。但後來,是她很積極在查看資訊,然後讓會英文的朋友傳達給我聽。那裡是有直接去Martin的巴士,但最後一班已經離開了,所以我必須搭了巴士再搭火車。後來我還和那個熱心女生一起上巴士,但她中途就下站,她告訴我說我的是final stop。這一次,司機沒有多收我0.30歐元,可能是忙著跟那個笑容可掬的女生說話吧。

在Slovakia巴士站熱心幫我的女生們

總之,最後我是大約1730才抵達Martin。在Tvrdosin時我已經給我的host(他的名字也是叫Martin)發短信,但并沒接受到說“message successfully received”的回覆。所以,我就去找電話打給他。第一次沒人接,第二次他終於接了。我說我是誰誰誰,到了Martin火車站,他還問我,你是今天到,不是明天?哇,那時候真的有一點“扎到”,我們之前說得清清楚楚了你竟然問我這種問題?他還說你在Vrutky車站等我,我說我不是在Vrutky,我在Martin火車站。

他叫我等他15分鐘,但其實我是等了超過15分鐘的,才看到他騎著腳車姍姍來遲。我們步行回家,又用了大約15-20分鐘。這個住在MartinMartin,是當architectfreelancer,所以都是work from home。他說剛才他在準備食物,第一次有聽到電話響但不想接。第二次再響他才接。這種態度有點令人氣煞吧?但平時我也是這樣雞蛋糕的,哈哈,所以沒資格怪人!

他準備了簡單的晚餐給我吃,我們聊天一下,然後他的女友Alex回來了。從他的談話,可以知道他們兩個已經在一起很久了。Alex回來後,又開始聊天,她也蠻健談的,還養了幾隻小老鼠(大多數時間都是待在籠子里)。晚上,我們就各有各精彩。我囤積了很多天的日記,一直清不了。在Krakow時,Marek一家人太熱情了,弄到我一直有得忙,因此也很累(2200-2300就睡覺),所以沒時間寫東西。

今天抵達Martin后上網,Marek已經在CS網站給我留了reference,夠快!!通常我都是先給人家留reference的,這一次竟然被他“搶先一步”了!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