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of Kosovo – D2

Posted on Monday, 1 September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2: 20140821 – Gracarica & Mitrovica

其實不懂幾點(可能是凌晨6點多),我看到有人讓兩個女生check-in。我醒來時,就看到那兩個女生同在一張單人床上呼呼大睡(沒有其他空床位了)。若沒記錯,之前我在Kotor的青旅,曾經見過她們,但我認人能力不好,不敢100%肯定。

想說處理好一切就出門,今天我想去的地方都得搭巴士去。這個青旅的客人,不知道爲什麽都喜歡睡得比較遲。忙著的時候,突然有人在外面“hello hello”那樣,我就開門出去看,原來是有客到!那是一個男生,亞洲人,皮膚比較黑的,我以為他來自印度。

昨天提到的那個A男當時睡在客廳,但我跟客人說,你叫醒他(A男)也沒用,他根本不懂得說英文,而且現在房間裡頭並沒有空床位,無論如何你都必須等。我建議他就等一等,待會兒對的負責人來了,才能肯定是否有床位給他,因為他說他沒有事先預定。“你寫張字條放在這裡吧,負責人應該就快來了,或許你可以先出去喝杯咖啡還是怎樣”我建議道。

我很想快點搞定他然後回去忙自己的東西,他卻開始問where are you from啊什麽之類的。基於禮貌我就回答他,然後他又說他來自巴基斯坦、在新加坡工作、有去過馬來西亞blablabla什麽的,我也就得應酬幾句。然後他又說,他也是用couchsurfing旅行,但在這幾個國家(Bosnia, Montenegro, Kosovo)都找不到主人,或者那些人完全都不回覆。

不懂為啥,我並沒有太多太多跟他仔細聊的興致,因為我自己當時還有pending tasks。弄好了東西,我就先出去。今天想去GracanicaMitrovica,還沒決定先去哪兒,想說就走到巴士站,看去哪裡的巴士先開,就先去哪裡。出了青旅不久,雖然早上吃了三粒無花果(fig),還是覺得餓,所以經過一間快餐店就去吃了。很意外地,今天我竟然吃kebab!原本還以為他們只serve那一小盤肉,怎麼會吃得飽?後來食物來了才知道,原來還有一塊暖暖并鬆軟的麵包。有它就肯定會飽。也很好笑,去了那麼多賣土耳其食品的地方,我竟然今時今日才首度嘗試kebab

左邊的是我的早餐(1.5歐元);右下角的是出門前的甜品早餐:無花果(0.3歐元);右上角的是“眼看手嘴都不動”的食品。

吃飽了,有力走路了,選擇了一條昨天沒explore過的路去巴士總站。聽青旅負責人說,那個路線也比較近。去到巴士站,先有巴士去Gracanica。等著時,才發覺原來大白天的巴士站有很多熟食店,都買著土耳其式食品。簡單來說,都是各式各樣的肉類拼盤。

Gracanica的距離大概是10公里,但卻耗了大約20分鐘的車程,車費是0.5歐元。在車上售票的小夥子會說英文,所以我托他在抵達時提醒我下車。下了車,其實很簡單,往前走一下,就會看到修道院在左邊。這又是一間Serbian Orthodox monastery,所以很“巴閉”一下的,不知不能拍照,還有人會在那裡一直盯著你,肯定你沒有偷偷拍照。不懂為啥,Serbia給我的感覺就是很不友善。修道院而已,爲什麽外牆需要有barb wires

Gracanica Monastery


看了那個其實也沒有很厲害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又搭巴士回到Pristina巴士總站。接下來,就等去Mitrovica的巴士。去Mitrovica的距離其實只有大約40公里,但由於修路工程,竟然用了1.5小時才抵達,車費是1.5歐元。上車前遇到一個會說英文的年輕男生,他用耳機聽著歌,但歌卻播得很大聲。那程車上,我是半睡半醒的,可能是天氣熱的關係。大約一小時後,我看到他下車,就問他

我:請問到Mitrovica了嗎?
他:還沒,還需要多半小時。
我:還需要半小時?【覺得有點難以置信】
他:你熟悉Mitrovica嗎?
我:不熟悉。這是我第一次去。
他:希望在那裡,你會遇到會說英文的人。
我:謝謝你。

半小時之後,終於到了。一下了車,嘗試find out我應該往哪個方向走。謝謝Wikitravel,讓我知道“橋”在Albanian語是URA,所以我問人時都只是說keyword Mitrovica Ura”。我走進一間快餐店,那工作人員很熱心地幫我,在我手機上看了看地圖,跟我說,這條大路就是Mbretresha Teute,你往這裡直直走,就會抵達Mitrovica Ura。臨走前,我看到餐廳角落有個洗手盆,就去那裡裝水。裝了水要離開,那個工作人員還給我遞了一張紙巾,讓我抹手。怎麼對我那麼好!我笑笑說謝謝,想說待會兒逛完了肚子餓的話,我一定回來你這裡吃。

Mitrovica Ura & Ibar River

走著走著,慘,又覺得想上廁所,但當時不餓也不渴。經過許多小店時都往里偷望,看看有沒廁所。其中一間,我走進去問“可以借用廁所嗎?”,那人說NO,那我就繼續走。後來經過一間花店,看到有個婦人坐在那裡,我就再嘗試借廁所。她很隨和地就答應了,并帶我到後頭的廁所,還把廁所板放下來。這樣的舉動,也令我受寵若驚了!上完廁所出來,我跟她與她老公語言不通地溝通了一下,說了些有的沒的,才說謝謝離開。

走到了一座橋,我有些猶豫。“這就是我很想來親眼目睹的Mitrovica橋?”看起來應該是,因為有警衛在附近,但,真的就這麼小的一座橋?我問了其中一位警察,他說,是,這就是Mitrovica Ura。他英文說得很棒,還跟我解釋那條河就是Ibar River,河的北端是Orthodox Serbian、河的南端(我們當時身處的地方)是Muslim Albanian。其實這些我已經知道,而這也是主要吸引我來的原因。

進入Mitrovica北端,也就是Orthodox Serbs區
很快地,就看到了這樣的畫面。在南部是不可能看到的。

我過了那座橋到Serbian區,然後拿出手機出來查看Wikitravel說北端有什麽值得看的。它說那裡有一座new Orthodox church,我就想去看看,當地人也很願意給我指路。到了那裡,真的很新,最主要是沒有人在那裡看守,用鋒利的雙眼盯著你看你是否拍照。教堂外工作的男人說可以進去參觀,并問我來自哪裡。新教堂,裡頭的fresco都是新的,很美。其實那些有歷史性的我也很喜歡,畫像的眼部被破壞的痕跡,見證了許多過去、訴說著許多故事。

New Orthodox Church. On the left that is a monument for World War II.

一路上,只看到兩三個人是和我一樣拿著相機的。或許他們也和我一樣傻,千里迢迢就是想去看那座橋及那條河。走回去南端,腳步放慢了,因為在科索沃,另一個最好的活動就是“看人”(people watching)。快回到巴士站時,肚子也真的有點餓了,所以依原定計劃,去那間工作人員很體貼的地方吃。那裡有的還是典型的肉食選擇。我說我要一碟沙拉,然後他推介我Hamburger,我也就說好。一共1.5歐元。我很享受那0.5歐元的沙拉,真的!

沙拉 0.5 歐元;漢堡 1 歐元。

吃完付錢,走去巴士站,剛好有一輛要去Pristina的巴士即將始發,我就上去,接下來又是另一個1.5小時。今天沒吃晚餐,只是在回青旅的途中買了兩個麵包,當明天的早餐。今晚dorm又是住滿人。兩個瑞士男生走了,來了兩個德國的。在歐洲,我和德國男生還蠻有緣分的。

臨睡前我和兩個才剛開始旅程的德國男生聊,我們提到關於hitchhiking,并分享了一些彼此的經驗。他們問我旅行了多久,我照實回答。“我大概可以猜到。通常,那些旅行了很久的人,都會散髮一些特別的能量。”其中一個這麼說。

原本想說明天搭巴士從PristinaSkopje的,但聽到德國男說也可以搭火車(0710),我就上網看看。有人說,搭火車的景色比較美。所以,我就決定:明天搭火車去Skopje

On the Road of Kosovo – D1

Posted on Friday, 29 August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40820 – Porgorica (Montenegro) > Pristina (Kosovo)

我帶著眼罩睡覺。巴士在提前一小時抵達Kosovo的首都Pristina。我被他人叫醒。打開眼罩、看看周圍和手錶,才4點,真的到了?不是5點才抵達的嗎?巴士上已經沒其他人,剩下我們三個。所以拿了東西就下車。

由於還早,我們決定一起在巴士站待,大約6-7點才到各自的住宿。找了一間café,信琤點了一杯茶,我們就坐在那裡聊天上網。那裡還有一個男生,是來自英國的Paul。聽Paul說,他已經不是第一次來Kosovo。上一次來,護照沒被蓋章;這一次來,竟然被改了個淺淺的章,他沒察覺。在這樣的情況下,是不能直接從Kosovo入境Serbia的,所以他在Kosovo/Serbia邊界被reject出來了。現在,必須找另外一條路從其他國家進入Serbia

他要搭最早的巴士(0600)到Skopje。因此,我托他的忙,幫我在Skopje查看從那裡去SofiaBulgaria)的巴士是幾點。他說沒問題。我把電郵地址留給他,他說問了會email告訴我。【後來收到他的email,我們也通過電郵聊了一下,他令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句是:“It’s amazing how many girls go travelling alone :)”】

清晨的Pristina(Kosovo首都)。沒想到會在那裡看到limousine。

大約0600,我說我要離開巴士站,慢慢走去青旅。來自巴西的Michele說要一起,好,就一起。信琤是用Airbnb的,她說她的host大約0700回去車站接她。分別之前,我們跟彼此交換了電話號碼,想說或許當晚可以一起出去吃晚餐。【後來是她倆一起晚餐而已,我接到WhatsApp的時候已經吃飽了,而且她們約的地方,離我住的地方有點遠,我懶惰再出去】

走了好遠(超過30分鐘,因為繞路),終於到了Hostel Pristina。那其實只是一個apartment,兩個房間,一個是6-bed dorm,另一個是雙人間。我開了門走到客廳,有個男人睡在那裡,我把他叫醒,但他卻不暗英文(稱他為“A男”),只是拿起手機打了個電話。後來,再一個男人從dorm走出來,給我換了床鋪,指示我可以把包拿進去(稱他為“B男”)。他也是不暗英文,也沒要跟我收錢還是怎樣。我當時很奇怪,網上的review不是說這裡有個“helpful owner”嗎?英文都不明白怎麼能 be helpful呢?不理了,放了行李,第一件事還是洗澡,不然依我的性格,是不會髒髒地就去躺在床上的。

那裡有洗衣機,所以洗完澡,我就把囤積了一段時候的髒衣物丟進去,趁B男離開之前請他幫我調正確的設定。無論如何,他轉來轉去,看起來很不肯定似的。B男走後,A男醒來,又去洗衣機那裡轉轉轉,不懂轉什麽。那時我就有點擔心我的衣服,但擔心也沒用,就當做什麽都看不到、不知道。在Kosovo,水供時間是06002200而已,所以要注意。太早或太遲,都沒得洗澡。

Dorm裡頭有另一個女生,我們聊了一下。她說,多住一天她就要搬去另一個青旅。我問她爲什麽要搬?她說昨晚和那個B男聊天還聊得蠻開心,然後他就開始動手動腳,說要跟她massage(她當然拒絕)。其實我最看不起這種男生,要抽水就抽水,說什麼按摩。或許救火員有一點好,就是他沒有那麼假。他想怎樣,就很老實告訴你,然後問你OK嗎,不會很低俗地很假假地說要幫你按摩。單單是這一次旅程,這種“以按摩為名”要抽水的,我也不懂看過多少個了。

Pristina的市集。大多攤主都是男的;女的,很少見!

我在青旅待到大約中午1點才出門。間中遇到了住在隔壁雙人房、來自美國的年老夫妻,並和他們聊了一下(他們說昨天接待他們的男人英文說得十分好,令我更加陷入迷惘);也到附近超市買了一些蔬菜回青旅煮湯麵早餐;等衣服洗好然後把它們晾了;也終於,遇到了那個會說英文的真正負責人Enver。我問他說,早上那兩個AB男到底是誰?他說是他的brother & cousin。出門前,已經收到Paulemail,他也告訴了我一些Pristina的所謂“景點”(其實這裡一點都不touristy),還提到那個“世界上最丑的建築物”。聽他那麼說,我倒是很有興趣去看一看!

除了青旅,我的第一個目的地是Green Bazaar。到了那裡,感覺就好像回到斯裡蘭卡、印度那些國家。人們都很友善、都很積極擺姿勢要求你給他們照相。看到色彩絢麗、價格都很便宜的蔬菜水果,我也很開心,但我只住兩天,並不適合買。無論如何,還是在某一個攤子買了一些青葡萄。那個給我拿葡萄的小夥子,令我想起以前Kandy市集水果攤遇到的那個小男孩。他首先給我拿了一公斤,我說太多,他再給我選比較小串了。付了錢,我問他是否有水可以洗,因為我想馬上吃,他也馬上為我服務。他對我的相機很有興趣,還拿去拍了幾張照。

市集裡頭色彩絢麗的蔬菜。

接下來就在附近逛,有的攤主爲了答謝我沒拒絕他們拍照的要求,請我吃葡萄(雖然只請一粒,哈哈)。後來,有點迷路了,就進去一間店問路。其實也是他先叫我,我才進去。那個男人看了地圖很久,都還不能figure out我們當時的位置。我在等著他的時候,眼觀四方,大概知道了自己的位置,但他還是一直在那裡“moment, moment”(a moment, please的意思),叫我等他慢慢“深入研究”那個地圖。那個地圖是青旅提供的,這裡并找不到什麽tourist information center之類的東西。

離開了那間店,我在某個角落又停下來查看路名,并休息一下、拿我的青葡萄出來吃。有個男人首先在kebab店吃東西,招手叫我過去,我沒過去。後來,應該是同樣的人,出了kebab店到附近的茶攤喝茶,又跟我招手,我也是沒理他。後來我經過,他再邀我坐下,好,我就坐下。他給我點了一杯cay(土耳其那種“茶”)。那個男人來自土耳其,他的英文不行,但我們姑且溝通得到。

他說他一個人來旅行,從Istanbul飛到Skopje,然後又去了這裡那裡,又跟我說Prizren很好。PrizrenKosovo的另一個地方,今早其實也有一個Pristina host接受我的couchrequest,但他說他在Prizren忙著一個festival,不在Pristina,並說那個festival很不錯,邀我過去。我上網查看了一下,其實也是類似film festival那種東西,我并不是很有興趣。土耳其男人也說,他兩個相機的電池都沒電了,他放在kebab店那裡充電,所以到茶攤那裡坐著等。他說之後要搭德士去turbe,問我要不要一起去?Turbe?什麽Turbe哦?我讀了那麼多關於Kosovo的資料,都沒接觸過這個字。

奇奇怪怪地跟他去了一趟 Tomb of Sultan Murad I。

我幾番跟他肯定說,去了Turbe會回來Pristina,才決定跟他去。他叫我坐著,他去找德士及拿電池,我說好。上了車,他和司機嘰裡咕嚕不懂在說什麽,我也開了手機的地圖track看自己到底是往哪個方向去。這是我小小的危機意識。到了那裡才知道,原來Turbe是英文“tomb”(陵墓)的意思。那是Sultan Murad I的陵墓。我看他進到去,很虔誠地膜拜。當時我根本不懂Sultan Murad I是何方神聖,只知道他大概和土耳其或Ottoman Empire有關係吧。

他那兩個在kebab店充電充了一下子的相機電池,其實也沒什麽電,我就說,我幫你拍照吧!可能這也是他當初“看上我”和叫我和他一起來的原因。後來終於遇到一個會說英文的工作人員,他粗略告訴我Sultan Murad I是誰、在歷史上有多重要,還有幫土耳其男人翻譯一些他要告訴我的東西。參觀完,我們又乘同樣的德士回到Pristina市中心。下了車,我沒看到他付司機多少錢,但他沒跟我要錢就是了。然後,我們又回去同樣的茶攤。這一次,他又請我喝一罐冰冷的可樂。

他把電郵地址寫給我,并跟我詳述接下來的行程。幾時回家、幾時會在Skopje、幾時又去哪裡哪裡旅行,還問我有沒有興趣在Skopje與他見面。不好意思,沒興趣,我說。而且我的計劃是,去Skopje逛幾個小時,然後就乘車去SofiaBulgaria),沒打算住。就算住,也不會跟他有關。接下來,他又說要去走走,但那個Sultan Mehmet Fatih回教堂我已經去過了,所以我們就道別。我一個人逛,走到了Kosovo National Museum

博物院是免費參觀的,但裡頭都沒英文解釋,有點納悶。在那裡,遇到了另一個亞洲女生,是來自菲律賓的Golda。她先要求我幫她拍照,由於她很滿意我拍出來的東西,就繼續不斷要求。拍照而已,我沒問題。後來她說,“如果你不介意,是否可以跟我回去剛才的一個地方,有一張照片我想重拍”。我看看那張被不懂那個路人拍出來的照片,也瞭解爲什麽她會不滿意。我說好,沒問題。就這樣,我們之後一起逛完了Pristina這個小首都。她是碩士學生,目前做著關於不同國家經濟的研究。這一次飛來Kosovo兩天,隔天就會飛去德國。

因為Golda的關係,在科索沃,我也有了比較多的照片。

“德國我去了快10次。我喜歡德國的哪裡哪裡(說的都是城市)。至於好像巴基斯坦、斯裡蘭卡、柬埔寨那些國家,我就不太想去,所以要求他們安排其他人。”聽著她說,其實我并不太贊同她,但並沒說什麼。從旅人的角度說,我並不是很欣賞那些只會選先進國家去的人;從研究者的角度來說,我覺得你應該抱著更加客觀的態度,而不是對非發達國家存有偏見。Anyway,我和她只是萍水相逢,沒必要去爭論這種東西。

走完拍完,她說要回酒店游泳,我就自個兒去看看那個最醜怪的建築物。一看到時,我還真的笑了出來。“原來所謂的最醜,就是這樣!”當時心裡有個聲音這麼說。不來科索沃還不知道,原來這個國家那麼親美國。除了有Bill Clinton Boulevard, Bill Clinton Statue,還有George Bush Street。在街上,除了科索沃的國旗,看到最多的就是Albania和美國國旗。

堪稱“世界上最丑的建築物”。你覺得呢?

傍晚時分,肚子也餓了,所以回青旅。早上買的蔬菜還足夠煮另一餐,雖然兩餐都是大同小異,但對我來說是沒問題的。只要有湯麵、有蔬菜、沒有肉,我就可以吃得很滿足。Dorm裡頭的人也都在,除了早上聊了一陣的女生,還有兩個來自瑞士的男生。有個日本男生check-in,但他不怎麼跟我講話,卻跟那些西方的住客很好聊。不懂為啥,我一眼看去,對他也沒很有好感。我不是對日本人有偏見,但我就是不太頂的順他褲子穿到很低,要露出那五顏六色的“孖煙通”。我覺得很有礙視覺。

煮好吃好,就洗澡,然後在自己的床上做自己的例行公事。我也正是拒絕了那個目前在Prizren忙著的Pristina host,說我不去他那裡了。我要在青旅多待一天,明天我要去我很想去看看的Mitrovica。那是最吸引我的東西,如果不去,我想我會有遺憾,雖然和人家提到,似乎都沒多少人會說想去那裡。

On the Road of Montenegro – D2

Posted on Thursday, 28 August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40819 – Kotor  > Podgorica

不懂為啥,覺得Hostel Centrum的床還不錯,睡得蠻舒服的,而且我睡上鋪,放了一些東西在床上也還有足夠的位子,但就是吵了一點。要睡時,是外頭遊客的說話聲;半夜,應該是工作人員清理垃圾、拖垃圾桶的聲音。我沒看到那個情景,但憑聲音,就覺得是這樣的畫面。

Dorm裡頭的人一個個醒來,我依舊和平常一樣,先開電腦上網看看郵件和CS網,但很奇怪,電腦的touch pad突然用不到,想跟hostel的人接一個老鼠來試試,但他們又沒有。青旅共有兩層,每層只有兩個洗澡間兼廁所,所以排長龍。我原本打算0900出門的,但0800就打包好了行李、寄放好,然後就出發逛Kotor古城。

其實,在這裡我最有興趣的就是上到St. John Fortress,從那裡俯瞰Kotor Bay。古城裡頭,依然是各式商店、教堂、修道院、皇宮等。要上城堡,有兩條路,一條是必須付3歐元、比較陡和多人的階梯;另一條是昨晚hostel的女生推介,說沒那麼陡、不需付錢的zigzag path。當然,我選擇了後者。“陡”和“階梯”都是can kill me的東西。至於zigzag path,那天在Dubrovnik才和Yuhee一起征服了一個,再來一個應該不難。

Kotor Bay。中文名字應該是“骯髒灣”??(開玩笑)

所以,我趁當時還早及沒太多人,先逛了附近的幾個教堂,然後通過North Gate(The River Gate)往old town城牆外走去,先在一間bakery買了簡單的早餐,一邊吃一邊走到zigzag path的起點。我想早開始并速戰速決,不然之後的太陽可能會很猛烈。就這樣,我一個人走了不懂多久,間中遇到幾個人,走下停下走下停下,終於到了。先到一間小屋裝水,并肯定一下城堡的位置。那裡有個小女孩,英文說得超棒,我訝異了一下。

離開小屋,就往城堡走去。眼睛那麼大,之前卻沒看到原來有指標,跟著走就會到!真是笨到~ 

標記

我走zigzag path上去,然後走階梯下山。景色一流。在古城鑽了一下,通過South Gate(The Gurdic Gate)出了古城、去逛市集,再從West Gate(The Sea Gate)重新進入古城。當時我想說或許可以搭巴士去一趟Perast,看看The Church of Our Lady of the Rocks (a Baroque edifice built on a man-made island) 及The Church of St George,但巴士一小時才有一趟,那時候我還得等蠻久才會有下一輛巴士。昨晚接到Desiree的信息,說她到了Kotor,并約我見面說要把錢還給我。如果我去Perast而回來的巴士也只是每小時一趟,那我可能赴不到約。所以最後決定不去Perast。

所以,買了些東西吃、回hostel、赴與Desiree的約、拿回了一些錢,我再逛了一下城牆外的西部,才回青旅拿行李往巴士站走去。我買了1423去Podgorica(Montenegro首都)的巴士車票,7.50歐元。由於天氣熱,基本上我都是在巴士上睡覺而已,但睡之前卻figure out了爲什麽我的touchpad不work,并解決了問題。車程大約是2小時15分鐘。

最終沒去到的 Perast。

到了Podgorica,先買晚上去Pristina(Kosovo)的車票,然後寄放行李,打算到Podgorica市中心走走。奈何,其實這個首都並沒有什麽太interesting的東西,最後經過Mall of Montenegro,就進去看看。當時肚子餓,又想上廁所。進到去,繞了幾圈,還是沒什麽熟食攤,但卻有免費WiFi。上了廁所,決定找個地方坐下寫東西、吃東西兼kill time,最後找了一間café,因為他們有看起來不錯而且價格不貴的牛角包,還有free WiFi。就這樣,我在那裡坐到時間到,才再上一次廁所,然後往巴士站走去。

以前很愛的牛角包,現在吃到有點怕了。但這兩個還蠻不錯,一個才0.60歐元。

去Pristina的巴士是2130。我坐在一邊等,巴士來了那個掃地的工作人員還很好心提醒我。上到去,找到了尾端最後第二個位子。基本上最後的幾個位子都是背包客,而且都是女的,當中我、來自巴西的Michele及來自台灣的信琤,都是solo traveler,所以很自然地我們也會take care of each other。那個Michele,一直掉東西,我提醒她的那次,她是掉了信用卡。

在黑夜穿越國界到另一個國家,我們也被吵醒及次,因為過關時得查護照。拿回了護照,都還來不及查看是否有得到exit & entry stamps,巴士的燈就關掉了。由於很愛睡,也沒轍,就把護照收起來、繼續睡算了。

On the Road of Montenegro – D1

Posted on Wednesday, 27 August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40818 – Dubrovnik (Croatia) > Kotor (Montenegro)

醒了之後,在住宿摸到差不多中午才出門,到附近的巴士站買車票。有15001900的車票,票價一樣,我選了後者。弄好了車票,就回家訂今晚的住宿。Kumi 訂的那間Hostel Centrum13歐元的床位竟然沒了,我唯有訂15歐元的。

Dubrovnik的重點地方昨天都去了,今天只是想去那座昨天搭巴士時經過、有很不錯景色的大橋。我不太肯定是否可以走上橋,唯有到了附近才問人。我是那種不到黃河心不死的人,而且,我不想為自己留什麽遺憾,然後說什麽“下次再來”。

Me: Do you speak English?
He: No. Most? (“most” means bridge)
Me: Yes
He: Here… go… (and he brought me to the starting point of going up)

那座大橋。橋的兩邊都是超棒的景色。

到了橋、在那裡待了一會兒欣賞兩邊的美景,甘願了!接下來,想去拍很典型的“Dubrovnik照”,看看地圖和很簡單的巴士路線圖,想說搭8號應該可以到,接著就在巴士站等。等了很久,8號在對面經過,但這一邊就是沒8號。後來,上了去古城的巴士,在車上問當地人,她說你在這裡下車然後過對面等8號(她也承認那裡的巴士系統真的不容易明白),我要下車,但死人頭巴士中間的門又不開,我得多坐一個站。就在那個時候,看到了一輛8號巴士,哎,我又錯過了,下一趟要多等半小時。

由於錢不夠,我打算1小時以內就回到家,不必多買一張票的。總之,最後并沒有拍到那個很多人都拍的角度,但也算還不錯,有擁擠的沙灘和城堡(當時的光線角度也不對,所以我沒堅持一定要拍到平常看到的那個景),及我在一小時內上了回家的那輛巴士。

古城和 Banje Beach

接著,就在住宿那裡,看著漂亮的海景,一邊用電腦上網,找接下來的沙發衝浪主人。很幸運,很快地我就找到了兩個在SofiaBulgaria)的。大約1845,我才離開住宿,因為得搭1700的巴士。我離開時,Kumi的背包還待在那裡,我想她不會來不及回來吧。在巴士站,我一直注意她是否有出現,但最後是,她沒出現。不只浪費了車票,也浪費了當晚的住宿。其實,如果去不到,可以直接聯絡住宿說遲一天才到,這不算no show(因為你有通知),通常他們都不會forfeit你第一晚的費用。我不曉得Kumi是否知道這一點。

傍晚時分,搭7pm的巴士從Dubrovnik(Croatia)去Kotor(Montenegro)。放了行了,給了行李費(10 kuna或1歐元),去附近的商店把剩下的kuna花完,買了一瓶牛奶,只剩下0.20 kuna。

Kumi沒出現,對我來說也是好事一件,那我就可以跟住宿要求把她的床位讓給我,可以省下2歐元。到了Kotor,向Hostel Centrum的工作人員如此要求,她也沒say NO,只是說,萬一Kumi真的出現,那就照回原本的安排。我說好,因為我蠻肯定Kumi來不到,因為我搭的已經是當天的最後一趟巴士。女工作人員蠻好的,還不拒絕幫我打電話去Podgorica問關於去Pristina的巴士的時間及收費。


今天住的六人間,我一抵達不就,才10點多,裡頭的人就關燈睡覺了。我還是處理完了一貫的例行公事才睡。床很舒服,房內有冷氣,但那些人都不開,只是開窗。有時我真的不明白他們心裡在想什麽,真的那麼喜歡熱?

On the Road of Croatia – D6

Posted on Tuesday, 26 August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6: 20140817 – Mostar (Bosnia) > Dubrovnik (Croatia)

一早醒來,就看到Desiree發給我的WhatsApp信息。


我有點不爽,但對於這種情況,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一個人走去巴士站,昨天賣票給我的女生還記得我,并問我,你的朋友來不來?上了巴士,突然旁邊出現一個亞洲男生,他選了坐在我旁邊,所以我就坐到窗口旁,把走廊座讓給他。他是鐘迅宇,來自新加坡,目前在倫敦念博士,研究的是和neuro science有關的東西。我們很快就聊起來了。【後來上網google他的英文名字,他真的是倫敦某大學的博士生,正做著他提到的研究】

開始時,我不怎麼留心,因為Desiree沒來,我又得想接下來該怎麼辦?他知道我的情況,然後說道,如果有一天你來倫敦,可以crash my place,并把電郵和電話號碼都給我。我說如果可以去到當然好,但目前還不肯定。坐在我們後面一名來自KarachiPakistan)的女生聽到我的情況,說她訂了4天的guesthouse,總共200歐元(一晚50歐元),如果我要可以去住一晚,只需付她25歐元。我說讓我先想想,我得先抵達Dubrovnik、去check bus schedule才能決定。檢票時,工作人員說迅宇買的車票是其他巴士公司的【也就是說他上錯車】,必須多買一張票。其實他上來時也有問我,但我回答不到他。他昨晚出席朋友的婚禮,整晚沒睡,之前聽人說0700有巴士去Dubrovnik,便直接來搭巴士,就可以馬上上車睡覺【他買的那個公司10點多才有車】。上車前他也有懷疑,但問人,那人說就是這輛巴士,還幫他處理行李。就這樣,他必須多花15歐元買對的一張票。

巴士在Medugorje停下,說我們必須換巴士。我們下車等。早上上車時我就奇怪了,據我所知,我們乘的巴士應該是從VinkovciCroatia)始發,一路走到Montenegro,所以我們上車時巴士上應該已經有人了的。早上那輛完全空空。巴士來了,我先上去找有兩個位子在一起的,然後把東西放著,再下車處理行李。聽說之後會經過Croatian coast area,所以我想坐在右手邊,但都沒位了。整輛巴士,也只有一個雙人座。雖然認識迅宇不是很久,而且也很肯定他比我年輕很多,但可能大家是“鄰居”(大馬和新加坡),所以很快地就存有一份信任。基本上他大多數時間都在睡覺,而我也可以睡得比平時安心,因為那時就好像有個會take care of each othertravelmate那樣。必須過關、拿護照出來時【總共查了4次,夠力】,他會叫醒我,而且還會注意到底我們的護照“上車”了沒有(我們的護照是鮮紅色,很容易人,其他的大多數是豬肝紅色)。

快抵達Dubrovnik時,從巴士上看到的River Ombla。

原本應該在1100抵達的巴士,竟然在1300才抵達。夏天、星期天的Croatian coast area,真的是水泄不通。到了Dubrovnik巴士站,那裡也是人山人海,我們必須自己動手把backpack拿出來(工作人員不懂去了哪裡)。我看到我的包在很裏面,迅宇說他的也是,然後他叫我看著他的兩個小包,他鉆進去把我們的背包拿出來。拿了出來,我們快快閃到一邊,拿了各自的包,然後就抱抱道別。他還提醒我記得發電郵給他,我說一定。

到了巴士站,又是另一個挑戰的開始。Info counter只有一個,人很多;只有兩個的ticket counter,也一樣,都排了長龍。之前在網上查看,晚上2030是有Dubrovnik > Trebinje的巴士的,但工作人員告訴我,一天只有一趟,于1330發車。這樣的話,代表我要一個人去Trebinje住也不行了。當時已經是中午一點多,而且我還沒時間逛Dubrovnik。冷靜冷靜,車站旁邊有個有Free WiFi的咖啡店,所以我先坐下來,開電腦查看一些郵件,及再找看Dubrovnik還有那些住宿。那時排在一起的三張桌子,分別是我、一個韓國女生(Yuhee)及一個日本女生(Kumi)。

我一下巴士時,已經有一個女人來問我是否需要住宿,可能她以為我是和迅宇一起的,但我說我是一個人而已、不需要住宿。後來,她又來approach我,說另一個日本女生也是在找住宿,可以的話,你們可以一起住,一個房間40歐元,每人是20歐元。我嘗試跟她議價到15歐元,但不成功,然後我就走過去日本女生那裡問她是否要share房?那時,坐在我們中間的韓國女生Yuhee聽到,說她剛剛在網上定了一個在古城裏面的床位,一人32歐元!好貴!總之,最後日本女生Kumi和我決定一起在女人的家住一晚。我離開巴士站到女人家時,Yuhee問我待會兒要不要go around Dubrovnik together?我說沒問題,但必須先去放背包。她說她在巴士站那裡等我。

 背著大小包走差不多200個梯級到住宿,真的不是玩耍那麼爽。

背著大小包到女人的家,必須上大約200個梯級,走到我和Kumi要死,但到了那裡,卻有不錯的景色。放了包,她給我們飲料,我一口氣喝了兩大杯!她再給我們地圖解釋,但其實我已經有個概念。在Mostar時,德國男生AdrianDubrovnik的地圖留給我,之前在巴士上我已經看過一輪,大概知道自己想去哪裡及怎麼走。Kumi選擇先留在家處理一些事情,我則跟她說“ittekimasu”然後出門,因為Yuhee還在車站等我。由於這是在Croatia的最後一站,我必須算好好還得換多少kuna,我不想剩太多然後又得帶著走。我剩下的歐元有限,今天第一次必須動用到我的美金(它們是“儲備金”)。在車站處理完了一切,我和Yuhee便一起搭公車到古城。

Yuhee來自韓國釜山,目前住在首爾。她主修Croatian language,來了ZagrebCroatian首都)學習一個月,即將回韓國。她的英文說得很好,她說她之前在紐約生活過11個月,純粹學習英文。老實說,跟她溝通,比跟Kumi溝通來的容易得多。Kumi的英文OK而已,我必須說得很慢,而且不斷重複。和Yuhee就不同,可以用平常的速度。她也說,要是我去首爾,可以住在她那裡。

我陪她一起找到她的住宿,然後check-in。在古城內的青旅,很多也是必須走不少梯級才能抵達。負責人拿著給她解釋時,她似乎也沒怎麼聽。她是沒有計劃,想說我要去哪裡她就跟著我而已。負責人很不錯,雖然我沒有住那裡,但還是給我無線網密碼,令我在等Yuhee的同時可以上網處理一些事。我已經告訴Airbnb找到的那個host,說我今晚不會到Trebinje住,因為沒有巴士。大家都搞定后,我們就開始逛古城。我說上City Wall需要100 kuna,搭纜車上Fort Imperial也是100 kuna,我會選擇後者。她也沒什麽異議。

Dubrovnik 古城外。

古城很小,很快就逛完了。前往Banje BeachFort Imperial之前,我說我需要買些東西吃,不然沒力氣。我也很厲害,今天的早餐午餐都沒怎麼吃,都只是往嘴裡塞一些零食而已,Yuhee還問我你怎麼不餓?上山之前,Yuhee說她不想乘纜車,因為她的錢剩不多,我說那我們走上去吧,雖然當時我們對應該從那裡開始走并沒概念,唯有一路問人。很多人都叫我們乘纜車,但我們堅持要走路,鍥而不捨地繼續問人。最後,終於找到了,而且同路人還有兩個定居於倫敦的印度人。今天的上山路是zigzag的,不會太陡,但距離很長。我們四人互相鼓勵著,有時一起坐下來聊天休息,就這樣“不知不覺”到了山頂。其實一路上的風景很不錯,我們都很享受。

上到去,馬上去廁所裝水,我一口氣又喝完了半公升。到所謂的panoramic terrace觀景,那裡的景色并不能媲美我沒一路走上山看到的,因為有很多纜車的纜線擋著,我們都很慶倖自己是一步步走上去的。未到山頂時Yuhee已經說她肚子餓,到了山頂我把之前在超市買的snacks給她,她還說,你吃的時候我才吃。我說不必客氣,她才開始吃。我當時還沒餓,之前我幹完了一包薯片才開始上山的。今天我們未能在山頂等萬家燈火的時刻,就必須下山,因為山路很暗,石頭也多。

Yuhee和我。那麼辛苦走上去,一定要自拍一張才可以下山。

從Hill Srđ俯瞰的景色:Dubrovnik古城(被City Wall包圍著)及不遠處的Lokrum Island。

我們一路走下山,也是很享受那個漂亮的景色,尤其是夕陽的余暉。她還問我,你會不會出書?有的話,她一定要買一本。我說還沒想過,但目前最重要的是旅行、增加自己的體驗,出書那些東西以後才說,畢竟從旅行得到的東西,一輩子都會在腦子里,沒人可以拿得走。我們大約1800那樣開始走石路上山,一小時後抵達,回到山腳時已經快要2100。回到古城前,我們到超市看看有什麽好吃的。她買了香蕉,請我一條。我進古城拍了一些夜景,然後就跟她道別,然後去買10 kuna1.5歐元)的大雪糕獎賞自己(省了乘纜車的100  kuna)。我們都給彼此留了電郵地址。之後我搭巴士回家,又搭錯車,輾轉3趟巴士我才回到。很笨!但幸好車票是valid for 1 hour的,所以不必多付錢。這裡的巴士站也很爛,沒什麼資訊的。

回到去,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Kumi說她今天處理好了明天要去Kotor的事(買了明天1900的巴士車票、訂了Hostel Centrum),而且走了附近,明天才會逛古城。今天自己會那麼有精力,我也很奇怪。無論如何,早上都是在巴士上睡覺,大約中午一兩點才開始活躍。嚴格來說,也沒很厲害。

房間很熱,主人沒提供風扇,她說熱的話把全部床和門打開就好。洗好澡后,沒那麼熱,睡到半夜,竟然覺得有點冷,爬起來拿睡袋,然後鑽進去。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