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of Netherlands – D6

Posted on Tuesday, 28 July 2015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6: 20150626 – Amsterdam

我一早醒了,但却没马上下楼
大约1230才下去,他俩正在修理阳台的一些东西(昨天被风吹到)
周末周日,我都比较迟下去,因为想说他们会想睡到比较迟
昨天中午下楼时,他们正在修理脚踏车

大约两点,我们才吃brunch
根据Gerardfamily tradition,星期天一定要吃煎蛋
平时呢,就比较少吃蛋
今天煎蛋的是Pierre

每个星期天都吃煎蛋,是Gerard的family tradition。来到他家,就入乡随俗咯。

番茄、鸡蛋、芝士,再加一点盐和胡椒粉
然后配牛奶一起吃
其实我第一天来到,他们在晚餐时和牛奶,我就已经很惊讶了
他们说,平时可能会喝些其他的,但逢Pierre必须24-hour on call,所以就和牛奶

大约1320Gerard跟我出门去搭巴士
他们一早已经知道这个星期日我会喝某人有约,时间是下午4
出门前,Gerard把巴士时间表发给我,还给我交通卡
出了门,他又给我一把雨伞和一个手提电话

“你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回来”
“警察的电话号码是112,但你打回来比较好,Pierre可以帮你”
当时觉得很好笑,但还是感激地说谢谢
毕竟如果他们是可以什么都不做,并对我很有信心地说“你可以自己搞定的吧”,但他们却为我做了很多

在荷兰的公共交通,还真的不便宜
这样少过半小时的巴士出去Amsterdam,就得付3.71欧元
还没到,就收到KimberlySMS,说明她在哪里等我(她住Rotterdam,其实对Amsterdam也不太熟悉)
之后,我很容易就跟她见面了

之前在瑞典和保加利亚要和朋友见面都不成功,这一次,不再有问题。

或许你又会问:谁是Kimberly
其实她是我两年前在Delhi Airport碰到及认识的(详情可以看这里
去年我到了比利时,然后从那里飞去墨西哥
她还在FB问我,为什么skip Netherlands?所以这次有来,就约她见面

人生就是这样,每一天,我们都和很多人擦身而过
有些,就算有眼神对望、小交流,但并不会为彼此留下联络
有的呢,留下联络了,彼此的故事才从那个小动作开始
是否让关系持续下去,是因为缘分吧

Kimberly刚从Hamburg回来(那天GerardPierre也是刚从Hamburg回来)
拿着一个行李箱,跟我之前见到的背包客模样很不同
她说那趟旅行回来后,大约两星期后就找到了工作,然后就开始工作的生活
这期间,都只是短期的city trips

我们聊了大约两小时,她就先行离开
我也明白,刚旅行回来,一定很想回家洗个澡、吃晚餐,然后休息,准备明天去上班
我送她去搭火车后,看到雨似乎停了,就决定在Amsterdam市中心走走
趁机缅怀一下10年前到这里的情况

景色依旧,我则老了十年

10年前,我还在悉尼上班,有一天突然接到指示说必须到Amsterdam一趟
那是我第一次到欧洲,也是工作上的首回远途出差(两星期),十分振奋
同行的还有两个男同事,我们都住在机场附近的Radisson Hotel
除了每天有80澳币的零用钱,还有免费的早午餐,所以那一趟出差,令我存到一笔从澳洲回马来西亚的来回机票钱(当年没亚航,机票还很贵)

每天晚上,我们都会出城吃晚餐,然后到处逛
当时我还不知道不能在红灯区拍照,幸好拍了也没事
很多东西,对当时的我来说都很新鲜
现在回来,看到有些东西并没多大改变,其实我也不懂“没改变”是好抑或不好?


逛完了,就搭巴士回家
吃了晚餐我们一起看《TheWay
这部我很喜欢的电影,却被他们觉得像是喜剧(冤枉!!)
里头一个来自荷兰的角色,他俩都不喜欢

On the Road of Netherlands – D5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5: 20150625 – Rainy Saturday

一早就已经知道,今天是下雨天
所以基本上也没计划想做些什么
根据天气预报,大雨约在下午两点开始
所以那之前,我跟Gerard去了一趟超市grocery shopping

荷兰夏天的雨

今天没什么特别
Grocery shopping之后,我们吃了个简单午餐
前两天都吃herring,今天也一样
比较厉害的是,今天我们买回家,然后自己弄herring sandwich(外头卖一个3欧元)

鲱鱼三文治。其实那条鲱鱼本身,就已经2欧元。

之后,是睡大觉的好时刻
我回自己的房间做自己的事
大约3点半,今天没工作的Pierre
必须去出席Gay Pride Parade的开幕典礼,他是gay police association的代表之一

晚餐,我和Gerard在家弄sushi bowl
那之前,他跟我说了一些关于荷兰出口花的东西(今天看到20支玫瑰,才4欧元,太便宜了!)
原来在机场附近还有一个花的批发市场,商家用投标的方式买花
另外,他也让我看之前几年gay parade的照片,还有一些著名的“代表人物”

自制的 sushi bowl

Sushi bowl并不难准备,只是那些tunasalmon不便宜而已(后者一公斤为22欧元)
弄出来,卖相很不错,也剩下许多用紫菜包的步骤
吃着吃着,Gerard才发觉忘了放芝麻和紫菜(一开始时他也发觉忘了买牛油果,马上骑脚车出去买)
无论如何,总的来说,有wasabi又有kikkoman酱油,就已经会很好吃

我们吃完,Pierre也回来了
Gerard问他是否想吃些什么,然后便说要弄薯条给他
Pierre跟我说:他为了示范给你看怎么用那个air fry machine,跟我打眼色叫我吃薯条!
我说:其实今早他会买薯条,就是为了示范给我看怎么用那个air fry machine。哈哈!

警察 Pierre 拿回来的goodies bag,里头有很多可爱的东西。连那个袋子都特别有意思。

晚餐吃得饱饱的
然后还有slave-free的巧克力当甜品
所以后来我们一起看电影“Trash
Pierre就已经不小心睡着了

On the Road of Netherlands – D4

Posted on Sunday, 26 July 2015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4: 20150624 – Enkhuizen & Hoorn

我依然是于0830-0900之间醒来
Gerard依然是于1030-1100之间醒来
他问我今天想去哪里,我已经没有idea
因为靠近的那些,前两天都去了

他说不如去Enkhuizen,我说OK
其实当时我并不懂这地方在哪里
但既然他兴致勃勃说想去,我也相信我们臭味相投
就去啦,没什么的,反正是驾车去,很方便

查看地图,离家里42公里,但这里的高速可以驾到140km/h
所以也不需要太多时间就抵达
他原本要带我去那里的outdoor museum
但门票有点小贵(15欧元),所以最后我们没进去,只是在town附近走走

在Enkhuizen,第一次看到这么肥胖的灯塔

其实跟他一起走,是很不错的
第一,他会给我解释很多东西(那些没写英文说明的)
第二,他土生土长,知道的东西很多,尤其是历史方面
所以,这一次来荷兰的感觉,和十年前的第一次有很大分别

走走、看看,然后他说想找个地方喝杯cappuccino
但最后,变成了坐下来吃herring(已经是第二天做这件事)
吃完herring,他又点了炸鱼片
炸鱼片吃完,他又点smoked eel,还亲手示范给我看应该怎么吃

炸鱼片

smoked eel

亲自当场示范给我看

他说Pierre不太喜欢吃这些东西
而我是fish lover,所以我俩一起吃得很开心
后来找到喝咖啡的地方,又坐下来,我没喝咖啡,只是点了热巧克力
他们两个时常保持联络,时刻知道对方的最新位置

回程时,经过Hoorn,就驾车经过看看,没下车
今天的晚餐,又是吃咖喱,素的
由于很多材料都是黄色的(马铃薯,caulifloweryellow capsicum
所以我决定煮red curry,今晚我当主厨

不懂为什么,我们每天都好像有很多东西可以聊
从他们身上,我依然得以知道很多关于gay的东西
今天Gerard告诉我他和Pierre是怎么认识的
之前则告诉我他们为什么决定要结婚

很好笑的是,他说当人家要找好像他这样年老又胖的伴侣
会说“a cub is looking for a bear
还说当年认识了Pierre,没多久Pierre就约他一起吃晚餐
那是Pierre唯一一次下厨,之后,都只是他在煮(但他乐在其中)

傻婆一个

我对我的咖喱没抱太大期望
但他们却吃得很满足,说很不错,令我也很高兴(可能他们也是礼貌上那么说,不懂)
吃完晚餐又是电影时间,但今天他们选了一个南非电影
一开始就有血腥成分,所以我没看完,先行离场

今早Gerard说,他很开心看到我在这里如此relaxed
小占也跟我说,他看到我的照片,觉得我现在比之前开心得多
真的是这样?如果是的话,应该是好事来的
you are having a vacation in vacation- 说得还真没错!

On the Road of Netherlands – D3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3: 20150623 – Edam, Volendam, Monnickendam

Gerard问我今天想去哪里
我说或许去Edam吧
他说他也有同样的感觉
然后我们就出发了,依然是骑脚踏车

昨天和今天的主要分别
就是昨天开始骑时,屁股是没问题的,在回程时屁股才开始疼
今天呢,一开始屁股就疼了
Gerard说,没那么快好的,大约两三天后,疼痛才会消失

我们大约1220才出发,一小时后,还在Purmerend town
逛了一些附近的地方,又在某个摊子cheese tasting、尝herring(荷兰的代表性鱼类)
又去这里那里,逍遥到真的不发觉时间流逝
还没到Edam之前,我们也停下来稍作休息及吃水果 

The Netherlands is sometimes called "the nation built on Herring Bones" (鲱鱼骨上的荷兰).
It used to be a major contributor to the economy of Netherlands.

鲱鱼、腌黄瓜和大葱,还有一帜荷兰旗。2.25欧元。

基本上几天也没什么特别
到了Edam,然后从那里去VolendamEdam昨天有cheese market,今天没)
Volendam我之前去过,还在那里拍了一张穿localcostume的照片
以前的我,很幼稚hor?但至少爽过,没关系啦

今天的Volendam,依然十分touristy
我们没在那里停留多久
Volendam回家,必须经过Monnickendam
看地图,我原本不想去的,因为屁股很痛,想回家了,但没办法

Edam

Pierre今天比较早放工,然后打电话来给Gerard
Gerard说反正Pierre回家时会经过Monnickendam
不如叫他来载你回家?
我说不必啦,我可以支撑到回家的,只是可能速度会慢一点而已(停多一点,让屁股休息)

他还是说,叫他来载你吧!
我吩咐Gerard,please don’t remember about this, OK?
他说,从此以后他就有一个理由可以笑我
由于他已经打电话跟Pierre说,我也费事再叫他取消,虽然我真的不想有如此的“不良记录”

沿着海岸线从Edam骑去Volendam。其实那是走道来的,这么做可能会被开罚单。
如果Pierre在的话,我们就尽量不做这种犯法的事,免得他为难。

今天的晚餐,我们煮Masaman Curry,是Gerard的建议
讲真,我还确实不懂什么是Masaman Curry(泰式)
我只知道泰国有red curry, yellow curry, green curry
上网查,才知道那是“a rich, relatively mild Thai curry that is an interpretation of a Persian dish

还没煮出来,我只是尝一下它的paste,就已经知道它不会太辣
都说了是mild curry咯,想怎样哦!但我们都吃得很满足(我拿辣辣的Thai chili sauce来“加料”)
吃饱后我们一起在家看电影,选的是The Imitation Game
还不错,因为我已经告诉了他们我喜欢的电影种类(里头的主角Alan Turing,也是一个gay

大风车及骑单车的我

看完电影,就睡觉了
在这里的日子,真的很逍遥
吃好睡好、没设闹钟
想干什么,都是每天早上睡醒了才想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