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of Italy - D5

Posted on Thursday, 31 July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5: 20140730 – Just Some Random Thoughts on Fireman's Case

昨晚我把所有窗簾都關起來,包括深色的,所以今早睡到10點。有點恐怖,但其實很多時候我都沒睡熟,腦子總是想著很多東西,都是和救火員有關的。

上網時,郵箱裡頭的其中一個新信息,是BratislavaCS host, Igor, 給我留下的reference,當然又是另一個positive的。我開始回想第一次離開救火員家之後,我給他留的reference,也是positive的,但現在,我還是不是會給他寫相同的評語呢?

畢竟,人在不同的情況下,會有不同的面貌和性格。就說我工作時好了,我是講騙話不眨眼的人,有時還可以很假地跟討厭的人笑(同事對我的變臉技術也很讚歎)。關於CS,那是短期性的相處,所以我想,當初我對他的評價依然是有效的,只是過後我們的關係進入了另外一種層面,他才向我展示了另一面的他,而我會生氣他,是因為他的轉變與我的期待是背道而馳的。看回他的CS profile,其實也並沒有透露太多資料,這也是我在和他初次見面時抱有些許懷疑態度的原因。經過兩天的相處,除了知道他的工作、一些簡單的家庭背景、喜好及家鄉在哪裡,基本上我對他的瞭解也不算深入,而他對我也是一樣。

後來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我想都是因為一時的激情,也說不上誰對誰錯,一切都是你情我願。就是剛好在那個moment,那種情況下,有某個觸發點,然後就發生了。你願意跟我甜言蜜語,我願意接受及回應,就這麼簡單。我們并沒有詢問彼此的過去,也沒說到將來;他不是善男,我也說不上是信女。或許我們都是同一種人,就是所謂的“沒有腳的小鳥”,所以他喜歡接待CS surfers,我則以相反的方式,不斷遇見許許多多人生中的過客,一切都是短暫的。

在我第二次離開雅典時,其實有些人問過我,如果你真的喜歡他,爲什麽不為他留下?老實說,當時我並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喜歡他、更加不清楚爲什麽我會在那麼超級短的時間以內就栽在他手中。我曾問過朋友,我是不是真的純粹因為貪圖他的美色(我不想自己是這麼膚淺的人啊!)?朋友還說,就算你真的只是貪圖他的美色,那又有什麽不對?老實說,真的哦,美的東西大家都喜歡,我又有什麽不對?換個角度,對他來說,或許亞洲女生對他來說比較有新鮮感,所以他才會看上我,而貪新鮮也是人性,也當然沒錯!


以前年輕的時候在澳洲,很多人都以為我會跟鬼佬搭上,但那時真的是一個都沒有。曖昧了一下子、收過他一粒Easter Egg的,只有一個(他笑起來也是超好看的),其他追我的都是亞洲人。那時我還開玩笑跟朋友說,不行啊,一定要說中文才可以,不然吵架的話我還必須用其他語言,那就肯定輸了!之後的一些出現過又消失了的大馬人不說,說近幾年的就好,我幾乎都必須說英文才能夠跟他們溝通,真的是再次完完全全顛覆了我曾經說過的東西。

也有女性朋友跟我說我,在大馬,都找不到好男人啊。我不敢對這樣的說法有什麽comment,只是覺得,或許在那種每天都需要塞車工作的生活情況下,相比在國外旅行或念書的情況,整個感覺是很不同的吧!至少對我來說,我十分不enjoy爲了見面、花時間在一起而得去我不喜歡的電影院、商場耗時間。或許就好像香港人的口頭禪“行街看戲吃飯”就是“拍拖三步曲”,但我真的很不喜歡這種方程式,難道不可以有一些比較有意義的?這也可能是爲什麽我在大馬時都是那麼dry,放工就回家看港劇、看完港劇就睡覺、隔天再重複同樣步驟的原因吧。那麼宅,也沒太多機會去外面遇到可能喜歡的人。不過,若我不這麼宅,我真的會覺得很累,單單塞車和兜錯路就夠我煩的了。

說回救火員。我依然覺得,我會跟他發生得那麼快,真的是因為之前的日本人事件,另外就是他的西方人性格夠坦率直接,是我喜歡及欣賞的類型。日本人事件拖了一年多,我自己也真的頂不順自己,但在土耳其搭長途巴士時突然想起還是會流淚,那也是我控制不了的。其實我真的很不甘願放手,因為類似的情況以前我也有遇過,就算我不去插一隻腳,後來那個男的還是跟原本那個(A)分手、有了新的女朋友(BC),而最後結婚的則是“D”。但是呢,說來說去,我還是做不到說建議他“不如你跟你老婆離婚”,因為他應該比我更加知道他該怎麼做,不是要我來建議他!!這種建議我真的說不出口。我只能說,一年的時間,你要的話基本上可以做很多事情了,既然你不做,雖然我看著你依然有怦然心動的感覺,但我接受不到你什麽都不去做,就要我投向你的懷抱。

救火員是西方人性格,說話舉動都會比較直接,其實這是我欣賞的類型,所以我時常會鼓勵那些膽怯不敢表白的男性朋友“敢敢去”,因為我就喜歡這種勇敢的(但他們失敗之後總會回來罵我)。另外,我來了歐洲一陣子,尤其是在Kos見識到了那裡的CS主人、聽了他的想法之後,是有一點被他影響到。“不需要壓抑自己,just go with the flow,任何東西都需要平衡”,這算是我從他身上學到的最扼要的重點吧。所以當救火員第一晚就跟我要kiss的時候,我也并沒有很生氣或者覺得討厭,只是覺得那還不是時候,我還需要“觀察”一下,所以只是笑笑拒絕,繼續跟他談笑風生,並不覺得他的舉動 is a very big deal。我原本希望在離開的時候好好履行我的承諾(也算是“獎賞他”在我拒絕之後依然對我那麼好),但當時因為是在快要開的巴士上,我們只能草草了事。

後來我們在WhatsApp溝通,透露了對彼此的思念,他也有跟我表明說他希望我們可以進展到什麽程度。我還是很欣賞他的坦白和直接。雖然我不覺得自己很漂亮很可愛,但在某些人的眼中他們會那麼覺得,我也阻止不了。一年多前,我在“書信上”拒絕了日本人之後,他很認真地跟我說爲什麽他喜歡我,并叫我要相信自己是很可愛、很有種魅力的(夠力,我都嚇到)。在Loutraki時,我并不肯定我是否可以做到救火員想要的,只是說,或許我們再次見面,我就會有個答案,所以我們安排再次相見。沒辦法,日本人事件之後我真的不敢太相信自己的“估計”,因為在那個case中,我是大大的失敗(我估計一年後再見面,我已經對他沒有那種感覺,怎知那種感覺其實還十分強烈)。


再次回到雅典、進入他家,其實我是有點驚訝的。當時心想:“kanasai你不是講家裡沒人,怎麼還有其他人在的?”之後從女生們口中知道是她們extend the stay,也知道救火員喜歡熱鬧喜歡夜泡而這些我都做不到,也覺得沒什麼了。有她們陪他,也是好的,不用總是對著我這個悶蛋。所以當天我大多數時間還是跟香港女生Ivaline一起(網聊了很久終於初次見面)、用我們的語言聊我們的天,晚上我也先回家,我並不介意他跟那兩個愛爾蘭女生和他的救火員同事在外頭夜泡。那就是他們一貫的文化,我不參與但我可以接受。

到我們終於有機會好好跟彼此相處時,由於我之前沒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所以他是從慢慢試探開始,看我沒拒絕然後我們才真正進入狀況。我不得不說西方男生確實比東方男生來得比較直接但也比較體貼和有耐心,也會尊重我的意願。簡單來說,我十分享受救火員給我那種“十分被愛”的感覺。就好像晚上我要先睡(他沒那麼早睡、其他surfers也還在忙著其他東西),我去客廳跟他說“晚安,我要先睡了”,他不會就很木訥地就回應我一句晚安而已,他會進來房間把我親個夠了、弄到我笑了,然後才讓我睡。或許他對女人真的很有經驗,所以很多時候他都知道我要什麽,然後不需要我要求、他就二話不說地做了,有時還真的exceed my expectation,這也是他令我對他著迷的一點吧。要知道過去一年多,必須壓抑很多自己的情緒、把很多話都倒轉過來說,那種日子和感受是十分不好及折騰的。救火員就好像我在乾涸許久之後,出現的一個救贖。我說他有一顆需要慰藉的心,其實我何嘗不是?

總的來說,“nothing is permanent”這個道理,我很早就知道了。從不期待任何東西,到他令到我開始去期待,然後又讓我大大地失望,一切都在兩個月內發生,不算是很久。現在早上起來,用手機連上網后,還是會去WhatsApp看看他的last online time,雖然我已經不會再給他發信息,至少知道他還活躍著。我知道很多東西到了結束的時候,不接受也沒用,也改變不了什麽,所以我會接受和面對。他不理我而已,我還可以跟VitorWei Wei這些人WhatsApp

之前我對自己也不是很有信心,不曉得一路下去見了更加多人後,他在我心中是否還會有個重要位置。當我一直都還沒變心時,我開始在想,難道有一天我真的要回去雅典找他?雅典這樣爛政府的國家,我真的可以待下去?我真的可以爲了他放棄很多東西?要是我真的去雅典“休息”然後再繼續旅程,其實也是很不符合經濟效應的,因為雅典的地理位置就是在一個很遙遠的角落,要去和離開所需要花的錢及時間,應該也會不少。Anyway,這些顧慮,現在統統都可以拋在腦後了!

我不想去揣測到底是什麽令到他突然對我轉變態度,因為就算是我想出了一千個理由,我也不可能知道到底哪個才是正確的。我不想去浪費這種時間。就只能說,我們並不是彼此對的人。如果是,就算今天分開了,以後還是會再相遇和重燃愛火。

無論如何,我想我們彼此是有給大家留下一些impact的。這些所謂的impact,也就是我們人生道路上的學習,決定以後我們會面對和處理事情的方式。

On the Road of Italy - D4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4: 20140729 – Power Resumed After Almost 24 Hours

早上醒來,依然沒電,整個人很depressed。後來,拿了Andreamobile device到附近的地方“偷”人家的電,把需要充電的東西都充電,然後坐在那裡上網。下著大雨,我穿著短褲坐在那裡,其實很冷,但沒辦法。

話說找到那個有signal的位置前,我跟兩個在酒店長住(他們在附近工作)的印度夫妻說,I don’t like Italy!我不想這麼說,但我真的這麼覺得。不好意思了Andrea

十五十六了整晚沒得上網,今天上到了,依然沒有救火員的消息。他根本連回答我的問題都不想。我也就醒了。謝謝他對我那麼絕情,我相信我很快就會沒事。如果他想日本人那樣對我,才慘!!

爲了充電和上網,在這裡先站、然後坐,總共5小時多。還是偷人家的電的。夠力!

三點多,在外面坐到很累了,就回房間用著充滿電的電腦寫東西、讀東西。從早上就開始的修理工作,終於在將近四點時,讓電源恢復了,真是謝天謝地啊!Andrea放工回來,也跟我說了一些東西。他說酒店的老闆突然說12號要把酒店關掉,他這個週末週日必須把全部東西都搬回去父母家,然後在父母家住,到時Marianna的工作如何也還不知道。我說那我會儘快有個計劃,然後最遲下星期一離開(他是說我還可以住在這裡的,但我覺得他們走了之後,我繼續住這裡也沒意思)。

晚上在房間在床上用Andreamobile device上網,十分舒服。看了許多資料,查看了地圖,大約已對接下來要去的幾個國家有初步概念,也懂自己想去哪些區。大約九點多就開始打哈欠,我想一定是因為昨晚睡得不好吧。

昨晚黑濛濛,我九點多就上床嘗試要睡,可是都在哭。哭完,以為會累到睡著,但卻翻來覆去都沒睡去,直到凌晨一點多吧。今天,電源恢復了、可以上網、不再等救火員的回覆或期待什麽奇跡,一邊上網一邊和身在丹麥的小占聊天,感覺十分平靜。

想起今早給救火員寫的“I really hate u!”,還真的有點後悔。不是因為我期待他會回心轉意,只是我覺得我有點過火了。將心比心,如果現在突然有個人說要來跟我一起住還是要跟我結婚,我也會很不知所措,我想他或許也大概是這樣吧。Something doesn’t work out,不會只是單方面的責任,或許他真的也有他的苦衷,只是我不知道。不管怎樣,我還是覺得這樣罵人,不是很好,但是呢,我也不會再寫信息過去道歉,免得他以為我對他念念不忘。

今天的心情,平靜了很多,不懂為啥我也有個直覺,就是自己很快就會沒事。畢竟,救火員的出現對我還是有些“貢獻”的。他幫我忘掉日本人、幫我突破了一些東西、當了我的免費導遊、帶我買比巴士票便宜的火車票、弄果汁優格和其他東西給我吃、給了我覺得“十分被愛”的感覺令我really felt very good等等,其實算到來,我也沒虧,哈哈!

這麼看得開,是因為我習慣失戀的感覺了嗎?沒有吧,昨晚我還是哭到很傷心很大聲的。

在這個今早我說“我很不喜歡它”的意大利,一切皆慢慢好轉。最黑暗的日子,經已過去。感恩。

On the Road of Italy - D3

Posted on Wednesday, 30 July 2014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3: 20140728 – Udine Blackout & Break-up withFireman

睡到9點,然後出去上網(房間的鏈接很差)。

看到Marianna,她拉我一起去喝咖啡(我喝橙汁),然後還帶我去他們的breakfast room吃免費早餐。我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呢!昨天Andrea有說,在這裡不是正規客人般住,就不要期待每天有人來打掃房間、每天有免費早餐咯。當然當然!

“我們這裡就像一家人,沒關繫的。”她說。後來因為breakfast room的網速比較好,我就在那裡上網了。午餐時Andrea回來,我們還一起吃午餐。

其實今天是我旅行以來最黑暗和倒楣的一天。

首先,救火員表明了立場,說不想跟我繼續下去。雖然對於這點我之前已經有少許預感,但我還是很傷心,并覺得有點接受不到。爲什麽他可以變得那麼快?

另外,大約下午四點多,突然下起滂沱大雨,然後就開始停電。後來其他地方都恢複電源了,酒店依然沒電。也就是說,不能洗熱水澡、不能開燈、不能煮東西、不能上網。其實,連房間的門也開不到,因為一切都是電子化的,但幸好當時我在breakfast room,並不是在房間。

電源不恢復,電腦和手機的電池所剩無幾,我也只能把它們關起來。無所事事,頭腦就開始想很多無聊的東西。在大廳時,我可以跟人家好像沒什麼發生過那樣聊天、談笑風生,但一回到房間,我就忍不住開始放聲大哭。再一次,我覺得很無助。怎麼要在這個時候停電?我想要找人抒發一下也不行。我想要看看救火員是否還回覆我的信息,也不行。

其實大家的心情都沒有很好,包括AndreaMarianna,所以我也不想把我的煩惱過給他們。9點多,我回房想說早點睡,卻都只是在哭。我討厭自己這樣,但卻阻止不了自己這樣!

On the Road of Italy - D1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40726 – Vienna (Austria) to Udine (Italy)

設了0555的鬧鐘,但我在那之前,就已經醒了。收拾好了,我在大約0620離開Sophia家。他們都還在睡覺,但我留了我的“感謝明信片”給她。

今天搭regional trainVienna International Airport,第二趟我還是搭錯車了。Sophia是有告訴我火車的時間的,但當時看到有火車來,還來不及看清楚到底它是去哪裡的就上去了。接下來抵達的站沒錯,但沒想到到了某處,它就轉彎去HBFcentral)而不是機場。我匆匆在HBF下車,然後問人之後,回兩站到Rennweg,再從那裡等正確、去機場的火車。

要不是搭錯車,我不會在Rennweg就遇到了今天的blablacar driver, Francesco。我們之前在網上溝通了一下,他很長氣那樣一直提醒我不要遲到不要遲到,弄到我都有一點緊張,差點要搬去機場住一晚了!我搭錯火車後回到Rennweg,知道下一班去機場的火車會在0811才抵達,就發簡訊跟他說我會遲,叫他務必要等我才開車!!在Rennweg等著時,他突然出現在我身邊,問我是不是Haan,我說是。他說他就是Francesco,剛才在HBF看到我,就懷疑是我了。他在HBF等一個男生,那個人也是搭錯了火車去到那裡。他在HBF等了他一下,然後就過來Rennweg了。那個男的也很什麽,搭錯車,問問人不就知道了嘛,路線並不是很難,但他卻在那裡抱怨說很難,還問Francesco難道沒有其他方法,如搭metro去機場嗎?

Car sharing from Vienna (International Airport) to North Italy

我和Francesco見面之後,我們就一起搭火車去機場。那麼早就見到他也好,我就肯定不會再搭錯車,或者說到了機場不懂要怎麼去Hertz租車公司那裡了。只要跟著他就好。到了機場,那個迷路的男生依然還在HBF,而他也說他要放棄了,叫我們先走不必等他。另一個乘客Lenya已經在Hertz租車公司那裡了,我們打了個招呼,并說了自己來自哪裡。

I’m from Malaysia. Lenya一聽到之後,臉色就轉變了。
I know what are you thinking about. 我說。
Now one Ukrainian and one Malaysian are going to be in the same car. 她說。
Don’t worry. We will be fine. 我又說。她還真的是蠻好笑的。

處理好了一切、拿了車,我們終於在0845那樣出發了。Lenya原本要坐前座的,但還是讓給了我拍照,謝謝她。Francesco也是一個去了很多地方旅行的人,包括西藏、巴基斯坦,還從那裡進入中國,所以我們有算是聊不完的話題。他也剛去了一趟RomaniaUkraine,所以和Lenya也很好聊,我也趁機記錄下來他所說過的地方。Francesco來自意大利,但在維也納待了六年,目前在Imperial Palace當意大利語的guide,也是個素食者,也知道我昨天光顧的那間巴基斯坦餐館。他說今年他去了一趟巴西,很為那裡著迷,希望明年可以搬去那裡住幾年,好好認識那個國家。

其實在歐洲,這種情況很普遍,很多人都是“飄揚出國”到其他國家工作,幾年後又找個新地方,而且他們也沒有簽證問題的麻煩,社會也不會說覺得你必須當醫生律師或會計師,才算是有出息。老實說,我真的也想搬來歐洲,可能會面對比較少的壓力,但歐洲呢,離開家那麼遠,而且我是否有心理準備到一個完全陌生、必須至少學習一個新語言(德語在這一區很重要)的地方重新開始?

Garz,我們pick up了另一個女生,她是學生,第一次去意大利,所以有些興奮。她說他是一個典型的rural potato,之後必須去維也納這個大城市實習兩個月。

Nice green scenery along the way and we are entering Italy. 

一路上,Francesco也有跟我介紹說這裡是哪裡哪裡、那個是什麽湖等等,還說待會兒去到意大利,必須停下來買一杯意大利咖啡才行。他是要去沙灘的,但這幾天天氣不是很好,他有預感他一要出門時就會碰到雨,所以很擔心,不斷問我,你有沒有查看天氣預報?你的意大利朋友有沒有說關於天氣的資訊等等?我說你幹嘛擔心那麼多?天氣是你控制以外的,就算你擔心也改變不了什麽,那爲什麽要擔心?我還說,你optimistic一點,就會有好天氣!他經我一說,才開始轉換態度。其實旅行了很多的他,也是知道這個道理的,只是一時忘了。

Francesco也提到他在維也納被開“drink & ride bicycle”罰單的經驗。開罰單的官員說,就給你們開最便宜的罰單吧,他要我們猜罰單是多少錢?我猜是50歐元,Lenya猜是200歐元,正確答案竟然是900歐元!!!每個人900歐元!!那時候他和朋友一起去看演唱會,喝了一些酒,回家路上某個朋友的腳車燈有問題,被警察截停,然後看他們似乎喝了酒的樣子,就要驗他們的酒精程度。就這樣,最後每個人拿了張900歐元的罰單,那個腳車燈有問題的,肯定會覺得很過意不去吧。“如果犯第二次,那個罰單應該是3000歐元的了” Francesco說。

之前他在blablacar.comcarpooling.uk網站都有打廣告,但在兩邊放的價錢不一樣。我有問過他,你到底收多少,是28歐元,還是28英鎊(約34歐元),因為我的歐元剩不多,必須肯定價格,不然到時沒錢還你就不好。他最後只收我28歐元,還載我到Andrea住的Standard Hotel那裡。大約1420,我終於抵達了,他也趁機休息一下及喝他的意大利咖啡。我把錢給他時,他還很友善地說,下次有再到維也納的話,可以聯絡他。我也答應說之後會把work exchange的網站地址及我之前在北海道打工換宿的主人的link發給他。

其實car sharing也是個不錯的meet local的方式。必須謝謝救火員介紹給我。

Rainy day in Udine and we had ice cream!!

到了Udine,終於見到了5年多不見的朋友,Andrea。我們2009年時在Subang Parade約見過一次,一直到現在。我曾想過來意大利的,但後來變成去了紐西蘭,再之後又去了很多地方,總是輪不到意大利,現在,總算來到了!幾天前他寫說“come Italy!!”時,我還說我要先去東部,去完再來,我又再一次自打嘴巴了,呵呵。

我們經過206號房時,他說他和Marianna(他女友)就住在那裡,但他把我帶到去209號房,我還有點奇怪。我原本以為他們住的就好像一個小apartment那樣,我也會住在裡頭的其中一房,沒想到竟然是住另一間獨立的房間,還帶有獨立衛浴。我問說,我不需要登記?他說不需要。我又問說,what about payment?他說不需要。我說,怎麼可能?你們不要私底下為我付房費而不讓我知道哦!他說沒關係,他女友是這裡的高層之一,平時他們有朋友或兄弟姐妹過來,都是這樣住的,沒問題。是真的才好,不然我就覺得很過意不去了。

今天下雨,所以也只是去附近的supermarket買了一些東西,然後去Udine市中心走走而已,而且都是撐著傘的。下雨天的Udine,如他所說,就好像一個ghost town,沒太多人。他帶我去吃他覺得很好吃的冰淇淋,全部都是self-service的,要加什麽都行,最後是以重量來決定價錢。這種經驗,還是第一朝!

晚上,我們一起吃披薩。他們的房間是有廚房設施的,所以可以煮。他們在這裡其實也住了四年多了。晚上早睡,因為明天一早我們要去威尼斯一日遊。


On the Road of Austria - D4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4: 20140725 – Vienna

這是在維也納的final full day。今天Sophia必須去job interview,兩天前一個她在游泳時認識的人說,或許你可以到我們的舞蹈中心當接待員(receptionist),所以就安排了兩天后的面試。Sophia對舞蹈也是有興趣的,若在那裡工作,就可以免費上舞蹈班。

我們和MartinSophiaflatmate)一起吃早餐,Martin還讓我嘗他昨天從家鄉帶回來的Slovakia traditional dessert,他母親做的,依然是有很多poppy seeds。我今天很想吃亞洲風味的快熟面當早餐,所以沒吃麵包和cereals。大約10點多,我和Sophia一起出門。

Hoher Markt 的 Ankeruhr Vienna Clock。請問現在幾點鐘?

今天我想去多瑙河(Danube)看看,也順便走去明天一早必須搭火車的地方(Gersthof火車站),嘗試一下搭regional train,免得明早手忙腳亂。Sophia是有說過中間的一個中轉站會比較複雜,很容易走錯。從家裡走去那裡,是下坡路,十分鐘以內就可以抵達。很好!一如往常,第一次,我依然是去了錯的月臺,但今天犯錯,好過明天犯錯。

我先搭regional trainGersthofHandelskai,在那裡轉火車,去到Praterstern,再換U1 metroDonauinsel。竟然看到有人在河裡游泳,我想那是特地的,因為隨著他在水中漂浮的還有他的dry bag。多瑙河之後,我就去TaborstraβeKarmelitermarkt,還是在跟一個印度人問路的情況下抵達的。一進入他的店,就有很濃的印度味,他用英文給我指路后,我忍不住問一句 are you from India

那個被形容得好像有很多精品的市場,其實很小而已,也沒有太多吸引到我的東西。天氣依然很熱,我依舊去McD避暑了一下子。

The shop, Der Wien Deewan

今天最值得提的,應該是一間賣巴基斯坦食物,以“eat as you want, pay as you wish”的餐館。是Sophia告訴我的,我原本沒想去,但突然之間心血來潮就在網上查看一下。在tripadvisor,有人說這家餐廳的食物超棒,但那人是西方人,我覺得他的評語可信度不高。接下來,竟然看到一個印度籍女生的評論,依然是超好的。就這樣,我就查看了它的地理位置,然後跟著手機的地圖去到了。

一進到去,還不曉得應該怎麼開始。有個女生跟我說:找個位子、東西放下、你想吃什麽就拿什麽,buffet style。啊,原來是這樣。那不是午餐或晚餐時間,但卻沒空位,我等了一下子才等到位子。那裡有飯(basmati rice)及五種咖喱,三種是素的,兩種是有肉的。雖然我不吃肉,但還是有拿了一點雞肉和牛肉嘗試。基本上,拋開“不夠辣”這點不說,咖喱算是很棒的。“不夠辣”,只是爲了適應當地人的口味,我是可以瞭解的。

除了主菜咖喱,其實還有沙拉和甜品。其中一個甜品是我在印度吃不少的suji,另一個是芒果做的。至於飲料,有免費的開水,如果你要另外點其他飲品,那些就需要收費。還有,buffet stylepay as u wish,只供堂食,如果你要打包回家,就是有固定價格的。這和我們在大馬的素食館相似。

主食、甜品、沙拉和免費水

在那裡吃著,我眼觀四方,對那間餐廳越來越有興趣。其中一個男工作人員,我跟他比較有接觸到,看他沒忙著時,想說叫他坐下讓我問幾個問題。在我開始問之前,他就指著一個女生說:或許你問她比較適合,因為她是老闆之一。Huh,她是老闆之一?我還有一點嚇到!我一直覺得,老闆應該是一個巴基斯坦人。

我去找那個女生,說待會兒我是否可以跟你聊聊,她說沒問題,但當時我們都在吃著甜品,大家先各自把甜品吃完。後來,就這樣,我在餐廳外跟她聊了蠻久的,也知道爲什麽這間餐廳會出現。那些資料,應該足夠我寫一篇文章的,所以在這裡就先不透露那麼多吧。

臨走前,她要求我在他們的guestbook那裡留言,還給了我一套餐廳的明信片當紀念品。其實,下星期一他們就開始放暑假了。我今天來,剛好在他們放假開始之前。

很好笑,我來到奧地利的維也納,先是看了韓國小鋼琴家的演奏,然後又吃了很美味的巴基斯坦食物,都是“外來”的。離開餐廳、走向車站、望著漂亮的維也納,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裡了。

我在維也納的host,Sophia,素食女生


回到家,我告訴Sophia我光顧了她介紹的那間餐廳,也和老闆娘做了短短的訪談。因為還很飽,我沒喝她及Martin一起用晚餐,但有坐在那裡跟他們聊天。早上她去面試的那份工,已經得到了,下星期二就開始上班。

當晚我們也合影了,因為明天一大早,我應該會在他們睡醒之前就離開。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