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viously Watched Travel Programs

Posted on Thursday, 26 May 2016 by haan | 0 comments

前一阵子,从网上看了不少旅游节目。

来自不同的国家、说着不同的语言,主角的背景也大不同,但对我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也才发觉,原来就算梦圆了,我还是那么离不开旅行。这是好事或坏事呢?


《侣行》

第一个深深吸引我的是《侣行》。主角是一对情侣,分别是张昕宇和梁红。他们没上过大学,但曾经历十分大起大落的生活,拥有十分精彩的故事。有一年,他们到汶川大地震的现场赈灾,然后问自己:现在的生活是我们要过的吗?进而决定了要开始“做自己”,为梦想付诸行动。用了五年的时间准备,他们开始了自己的旅行。

他们的旅行方式绝对是非一般,所以十分扣我心弦。或许有些人会觉得他们民族自豪感太强,不断强调“中国人”或“中国”怎样怎样,但我是觉得没什么问题。爱国而已,没什么不对,而且那不是节目的重点。我很欣赏张昕宇那“什么都会修理”的能力。曾幻想过自己也像他们得到巨数的赞助去旅行,但确实不能不老实承认,我并没那种能力去完成各种创举。在他们乘翻船从北京到南极的一路上,面对的挑战都关乎人命。


看到第三季,他们去到阿富汗用影像科技将巴米扬大佛重现,令我超感动的(所以重复看了两次),并想起了《追风筝的人》里头的哈扎拉人、普什图人、巴米扬大佛,还有塔利班。看他们旅行,也让我开始思考关于以后的旅行。曾经,那么多陌生人在我的梦想路上给予我协助,将来我到新的地方探索,可以为当地人做些什么?该怎么做才会带来长远的好影响?往后的旅行,即将往这个方向发展,尽管现在也只有个眉目。

侣行 第一季
侣行 第二季
侣行 第三季

可惜的是,第三季还没播完就被夭折了。估计应该是他们曾用无人机去拍摄 ISIS 的阵地。衷心期望在不久的将来,会再看到《侣行》以全新面貌出现。这个节目在中国很火红,相信就是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事。


50日背游中美》

看多了80后的黄翠如和洪永城,这一次来点新意,主持人是90后的梁彦宗。

知道这节目的很多年前,看过他那个参赛“The Best Job in the World”的短片。

曾经,我在中美洲这片土地,也有好多好多故事及回忆。可以看他以自己的方式带着两个摄影师去探索,感觉很想跟他“远距离”再一次畅游那片土地。我喜欢看他除了因为他长得还蛮不错之外,当然是因为他的旅行方式、旅行想法跟我很相似,而且能上山能下海又能吃苦,我是欣赏这样的人的。

这个《50日背游中美》的节目,目前还在播。每个星期一,我都会上网观看最新一集。



洪永城主持的旅游节目

在那遥远的地方:北韩

北韩是一个我一直都没想要去的地方,但可以透过节目看看,也不错。听说节目播出之后,遭到别人批评。主持人或许没看到真正的北韩,因为行程就是那么受限制。无论如何,还是从视频中感受到那里的“洗脑式”教育的威力。要是我从小就接受那种思想,并对自己国家以外的东西懂得不多,相信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所以,我真的很幸运。

在那遥远的地方:古巴

在墨西哥时有想过要去古巴,但却因为适逢圣诞新年假期,机票超贵,所以打消了念头。近年,美国总统开始推动与古巴复交,进一步松绑对古巴的旅游和贸易限制措施,两国关系逐步迈向正常化。要是两国关系得以解冻,或许大家印象中的老旧古巴将不复存在。对于自己的错过是否后悔?也没什么。这个世界永远都在改变,我也不能因为要见识古巴的旧味道,而期望当地的人永远不能享受发展。至于发展是好或不好?我想最有资格说的不是我们,而是当地人。许多深山里的部落族群,他们其实也很崇尚科技、方便和改变,但身为旅人,我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我们都很想看到他们“最原始的一面”。

印度过节

印度一年一度的“色彩节”,也勾起了自己在印度的回忆。

---------------------------------------------------------------------------------------------------------------------------------------------------------------------------------

2013年回公司工作的短短半年,那时我看很多的是黄翠如的《地平线上这个世界那些人》。不懂为什么,就是喜欢看她,除了因为她漂亮,当然也因为她的旅游方式,很多时候都那么自然。有时间的话,相信我还会重温这个节目。

Kiva

Posted on Thursday, 19 May 2016 by haan | 2 comments
Labels:

结束旅行回家后,我看了 Chris Guillebeau 的一本书,叫做 “The Art of Non-Conformity”。

里头提到了 Kiva,让我对它有了更深的认识。

那之前,已经知道有一位朋友参与 Kiva 贷款,但那时我对它没太多的了解,只是奇怪为什么有人那么有钱有闲去借钱给不认识的陌生人?不怕他们赖账吗?

相信不止是我,很多人都十分愿意行善,但却不喜欢被当傻瓜。借钱不还的这种事,听得太多。

谢谢这本书,让我终于上网查看 Kiva 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大多数可以通过那个网站贷款的人,都不是自己上网“登广告”,而是某些有信誉的地方组织为他们代劳。相关组织会评核贷款者的需要及资格,并在之后确保他们会还钱。而大众通过 Kiva 借贷出去的钱,在某些日子之后,就会全数被还清(偶尔会因为浮动的兑换率而有少许亏损)。借贷者可以用相同的一笔钱,继续帮助其他需要的人。

了解它之后,就觉得我终于找到了!



以前,把钱捐出去之后,基本上都不知道那些钱怎么被运用、是否真的有被善用等等,而且很多都是每年定时捐钱,得到的就是一张收条,可以拿来扣税用。有了Kiva,我可以自己上网选择要把钱借给谁、决定借多少钱,款项回来后我可以继续用它来帮助其他人。对我这种支持环保、喜欢“循环再用”的人来说,Kiva会是我的第一选择。

决定要开始加入 Kiva 的大家庭后,我跟 Tim 提到这点,也才知道,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做同样的事了,每个月收到薪水就把一部分用在 Kiva。每逢有好事发生(升值、加薪、梦想成真),或是自己的生日、圣诞节或感恩节,他还会“加码”。


我开始 Kiva 的时候,刚旅行回来,两年没收入了,又还未找到工作,签证方面也必须花很多钱,但当时觉得不想拖,就先从小做起。数目不大不要紧,至少我已经开始踏出第一步。旅行时,不管去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当地人都那么愿意帮助我。现在,我真的很想也为大家做些什么,纵使我不认识他们,而且很多时候,别人真的就需要一笔钱救急。我们一直活得好好的,很难想象那些每个月只赚到100美金或更少的人,在必须面对紧急事时会有多囧。要是一点点钱可以助他们渡过难关,那不是比把钱放在银行更有意思吗?(再说,把钱存在银行里的回报也不大)

** 点击这里看 “How Kiva Works”,那里有个视频阐述贷款如何帮助他人渡过难关

我于 2015 年 12 月 12 日首次贡献了25美金,之后一些网上活动或稿子登了又赚到一些小钱,Paypal多了点资金,就继续努力。至今,已经借贷了7次。虽然总款项不多,但至少已经开始了。开始工作后,当然更会继续下去,也会“加码”!


若大家对这有意义的活动也有兴趣,欢迎一起来参与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先帮助自己国家的人?只能说,在自己国内,我还没找到这种管道。

Eventually A New Life Again!

Posted on Friday, 13 May 2016 by haan | 8 comments
Labels:

2015年9月结束旅行,然后,我当了超过半年的量地官。

9-10月:在家乡待了一个多月。当时空气素质很不好,大多数时候我都是当宅女,重看了很多书,有温故知新的感觉。另一边厢,在家乡拼命吃很多美味的,把自己吃得胖胖,很多的工作服都穿不下,好可怕!

11月:先以访客的身份进入澳洲,然后斟酌最好的方式恢复曾有过的永久居民签证。多重考量之下,最有把握的做法就是重新申请。十年前1,700澳币的申请费,现在已经是当时的两倍!此外,还得重考IELTS(以前申请不用考英文),重新做技能考核(skill assessment),也做了体检。全部都是钱钱钱。

12月:现今的签证申请程序多了一个步骤,就是先要提交一个EOI(Expression of Interest),然后当局会根据你的分数邀请你申请签证。幸好我以前的多个澳洲学位及工作经历让我得到很高的分数,所以12月中我就收到了邀请。圣诞节时前同事黄师傅和老婆来悉尼玩,他问我在这里找工难吗?我说不知道,因为我还没开始找工。

2016年1月:跟Tim结了婚。原本没打算这么早,会提前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减少申请签证的麻烦(他“搭”着我一起申请,这样比较省时省力)。如果不是夫妻关系的话,移民局会要求很多奇怪麻烦的文件证明。1月中,得到了bridging visa,可以工作。得到此签证的日期比我预期的早,然后就正式启动引擎找工。

2月:月中开始有公司联络我。一轮电话面试、两轮面对面面试,还完成了他们给我的“功课”,也让他们做了四人的 reference check(反馈是 all good)。一直想回11年前在悉尼得到的第一份工作的情况:我首次去办公室面试,他们就请我了,所以这次也抱着相同的期望,但却重复失望了几回。最后一次从他们公司回家的路上,我开始有点踌躇。感觉上他们并不相信我的能力(每次面试我他们都有2-4人),连简单的技术报告也要再三肯定我读得明白。

3月:成功得到了居留签证,松了一口气,不必担心随时会被驱逐出澳洲。首个面试正式被宣告失败。据说,我已经去到最后两强,但最后他们还是弃我选别人。其中一个referee叫我不必伤心,因为在他与他们交涉的过程中,他并没太好的经验。感觉上,他们就是不容易相信人的公司。虽然自己也曾有这隐忧,但我需要钱,若他们要我,我也会“饥不择食”去上班。被拒绝之后,过两天就收到另一个面试的邀约。那是个被美国旅游品牌(说出来你我都听过)买下的 travel e-commerce公司,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但那一次,我自己没表现好,他们不跟我继续是可以理解的。也因为这个挫折,我恶补了某方面的知识,并考了一个相关的证书。

4月:继续努力,这个月总共去了4个面试。原本我很有兴趣要得到那份工,负责人的速度慢得足以媲美乌龟。这让我开始害怕,如果以后这样的人当我直属上司,我是否可以接受得到?四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去了最后两个面试,其中一家公司(M)的速度很快,三天之内就让我面试了两次。在回家的路上,感觉特别畅快,因为交谈当中,他们不会像一般普通人那样尽所能踩你,说我们需要这个那个,但你却不懂这些东西。反之,他们说的是:“你或许不懂所有技能或知识,但那些可以慢慢学,整体来说,你十分符合我们发展方向的要求,相信可以助我们拓展在亚太区的业务。”

5月:M公司的人说,他们把我的资料呈上去给了伦敦的HR,跟我要两个 referees 的资料,但却没肯定说要请我。这令我十分七上八下。是要请我吗?还是我应该继续找工?11号,终于连线跟伦敦的HR谈话,也肯定了他们真的要聘用我,至于薪水那些,都符合我的要求。终于,找工的艰难过程正式告一段落!

至今,M公司给我的印象都不错,人们做事都蛮有效率,工作环境也很好。公司距离家里不远,步行15分钟就可以抵达,而这份工作,会和之前的一样,有机会到各国出差。最主要的是,在很多关键的事情上,我们有相近的价值观和看法。但是呢,这肯定不会是一份轻松的工。基本上,我过往那么多年学过、做过的知识和技能,都必须“至少多10倍”般被派上用场。至于我会鼎力协助的人,他是亚太区最高负责人,除了照顾好目前澳洲纽西兰现有的客户,还得跟他一起进军一些亚洲国家。他也才上任不久,可以估计到他很想尽快做出一些成绩给大家看,所以要当他的左右手,一点都不轻松容易。

--------------------------------------------------------------------------------------------------------------------------------------------------------------------------------------

现在娓娓道来之前的几个月,好像很简单,但其实那个过程万分难受。在澳洲,很多公司都倾向于通过代理(recruitment agent)来招聘,这中间的“多一层”,一点都不好玩。基本上,他们很多就像一个机器,跟着要求 tick checkbox,对很多东西也不了解,就只懂个 keyword。跟他们交涉,往往都让我觉得很泄气,因为觉得他们问我很多不必要的东西或 stupid questions。

有一次我心情不好,失去耐性问对方:你打电话给我之前,有没有仔细看过我的履历?你问的东西,我都已经在履历中清楚说明,难道你不能问一些比较深入或有建设性的问题?他竟然回答说:我要你再阐述一次,是要看看你的沟通能力如何!难道要我回答其他更相关的问题就不能达到同样的目的?

曾经,有个公司的HR跟我聊,没说多久,她就开始嫌我在澳洲工作的经验不够多。那时候,我的火马上来。我说:我申请这份工,是因为你们说自己十分 value diversity,可是从你刚说的那句话,我完全感到不到这一点。她解释很多后,开始问我对薪金的要求。我说了,她就迫不及待回应:“哇,你要的也太多了吧,以你在澳洲工作有限的经验... bla bla bla”。又是老话,算了,我也不想再多说下去。这样的地方,去了也只是拿石头砸自己的脚。何苦?

以前,我觉得自己可能不行,但身边的人会跟我说:你行的,我们对你有信心。
现在,我觉得自己可以胜任,但却被人家嫌弃。

偶尔跟旧同事网聊,他们都会说:你哪里可能找不到工?但事实确实是这样!

这一次,用了前所未有的长时间找工,我的自信心不断被打击。好几次,我都问自己:“有没有后悔当年辞职去旅行?”幸好,每一回的答案都是很肯定的“不后悔”。一直跟自己说,所有改变都不会是容易的事,所以我必须确保自己可以熬过去。只要熬过去,日子就不一样了,我的新选择就可以开始萌芽。


这个难熬的过程,我学习到最多的也就是沟通的技巧(或“说话的艺术”),因为深深感受到了什么样的话可以带我上天堂、什么样的话足以带我下地狱。以后跟别人沟通时,我也要说那些可以 uplift 别人的话!至于那些散发负能量的,自己收着就好。

--------------------------------------------------------------------------------------------------------------------------------------------------------------------------------------

没工作,基本上我的经济、生活也不出问题。要是我可以自尊心别那么强,日子是可以过得很写意的。奈何,我并不是这种人。我很难接受为什么10度年前自己刚大学毕业,很快就找到工,而现在,有了多年的工作经验,却只能在家里煮饭打扫。这不是我目前要过的日子!!每逢我到家里附近的公园走走,看到住在天桥底下无家可归的人,我都尝试跟自己说:你很幸福了,没收入的当儿,还不至于必露宿街头。

要跟流浪汉相比才能察觉自己的幸福,是不是也有些可悲呢?

这期间的许许多多的跌宕浮沉也令我反思很多东西,比如说,为什么我要因为找工的事而令自己的心情深受影响?为什么只要跟一个笨笨的人聊了电话,我就整天不开心?为什么要因为没被一个不相信我的公司选中,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感谢面子书每日让我回忆以前的“当年今日”,我看到了很久以前读过的,施颖的文字:“一个清楚自己自我定位的人,无需与无知的人解释。好马总会遇到懂得赏识的伯乐,不能急。老是把自己当做珍珠,就时时有怕被埋没的痛苦;把自己当作泥土吧,让众人把你踩成一条道路。”

那时我跟自己说:我就当泥土,不当珍珠。

这段量地的日子,幸好也没过得太无聊,家里附近有个图书馆,我看了很多书,也从网上看到了很多旅游节目,并开始对“下一次要怎么旅行”开始有个概念。与此同时,也循序而渐进地记录下之前在路上的各种故事。

很多人在长途旅行后,都觉得很难回到原本的生活,但这点似乎却没发生在我身上。或许我太理智,或许我已经疯狂够了,也或许现在我已经有了新的目标。我不是一个很喜欢一直讲“自己以前怎样怎样、有多厉害”的人。我很清楚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过多的回忆过去,只能令自己停滞不前。

这肯定不是我想要发生的事。

--------------------------------------------------------------------------------------------------------------------------------------------------------------------------------------

很多人都以为我是一个工作不认真、常常只想着放假去旅行的人。

其实我也是一个很喜欢上班赚钱的人。一份充满挑战性、让我不断学习和进步的工作总能让我充满干劲。只是以前有个想了很久的旅游梦没成真,总是有种“想做的事不能达成”的空虚感,一直觉得必须趁经济体力都能还支撑的时候采取行动。

现在的我,衷心期待新工作、新生活的开始!有了冲劲、赚了钱,又会继续实现更多的梦!

If I could make the same trip again

Posted on Sunday, 6 March 2016 by haan | 5 comments
Labels: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

今早收到之前在 Bucharest (罗马尼亚首都)接待过我的 CS 主人的电邮。

他们是热爱旅游的年轻夫妇,年纪与我相仿,跟他们相处的短短几天,感觉十分良好,之后也一直保持着联络。今年8月,他俩将会到巴西里约热内卢(Rio, Brazil)当奥运会的志工,然后在南美洲、中美洲及加勒比(Carribean)旅游。这次的长途旅行,他们已经计划了许久,也累积了足够的存款。

其实他们之前已经到过南美的秘鲁(Peru)和玻利维亚(Bolivia),以及中美的危地马拉(Guatemala)和贝里斯(Belize),西语也说得十分好,我确实想不到他们有什么好担心的,或许他们最大的顾虑是长途旅行中的“长途”这两个字吧。

仔细阅读收到的电邮,里头的问题包括:是否计划每日的花费预算、是否有买旅游保险、在中南美最好及最劣的体验。最后一个问题竟然是:“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有哪些方面你会想要做得更好?”

对于这个提问,我确实想了好一会儿。毕竟从旅程结束至今,还不曾为自己来个“检讨会”。


其实,也不是没想过会重游一些地方,尤其是我不见护照的阿根廷。到时候,除了探访那些在我最失落时帮助过我的人,还一定要选对季节去,那就可以到景色壮观的南部,并从那里去一趟南极。如果可以的话,当然要到巴西和委内瑞拉,履行那个被逼夭折的行程。

最后,我如是回答了那个问题:

“If I could, I'd have chosen not to trust the woman who cheated me, so that I'd have continued my journey to Brazil and Venezuela. Anyway, to certain extent, I felt that was fated to happen. If I get to revisit the continent, I will go during a warmer season to visit the Patagonia. I hope to go with better Spanish too, so that my local experience can be maximized. For the rest, I guess there will not be of much difference. 

As you know, I love traveling on a shoestring, meet local people and get indulged in the local culture. Even if I am much richer when having a chance to travel the same place again, still, I will not opt to stay in luxury hotels, eat in expensive restaurants or skip local transportation, because to me, all these down-to-earth elements are the essence I pursue, not comfort or luxury. ”

今早才听到 Francis Tapon 在他的演讲里头说:

“If you go travel to some places that are exotic, different, completely formed, whether it be in the wilderness or some far countries that you don't even speak their language, that will change you as a person, and that will transform you, because you fire the neurons in your brain that you have never fired before, and you will become a better person.”

在很多人倾向于问说:“刻苦艰辛的旅行到底有什么好玩?”时,我只想保持缄默,因为旅行对我来说,并不是“玩”。除了增添我对这精彩世界的认识,旅行是一个探索自我、超越自己的过程及方式。提升自己的内在,不是比玩来得更有意思吗?反之,若所有的问题都可以用钱来解决,挑战性及意义又何在呢?

一旦经历过旅行带来的心灵成长,自然就会明了,否则,再多的解释也只是徒劳。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