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Road of Malawi – D1

Posted on Friday, 28 August 2015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1: 20150826 – Lusaka (Zambia) to Lilongwe (Malawi)

昨晚的客厅不止我一人
好像是因为John带了女朋友回家,然后他们的侄儿Morris必须到客厅睡沙发
Morris人小小,没打呼,但呼吸声却很大声
我睡不着,得拿耳机出来听手机里头的歌,才勉强睡得着

昨晚已经打电话叫德士0410来载我们
虽然Karin换了票,但她还是会跟我一起离开
我的巴士0500,她的巴士则是0530
0400我的闹钟响起,我听到Karin的也响了,但她却没起身

直到0410,我去敲门把她叫醒,她才醒(Colin则依然深睡)
司机还没来,她打电话给司机
司机抵达后打电话给Colin,Colin也醒来开门给我们离开
所以,在大家都还在睡觉发梦时,我俩就匆匆离开了

到了车站,就找巴士,很快就找到了
查看了票,他们叫我上车,但我说我要先放背包
负责任跟我说巴士下面已经满了,叫我把背包带上车
上到去,吓到一跳,车很满。不止乘客座位,地上也都是行李,令人寸步难行


可能你以为我的背包没什么,但我是很爱惜它及保持它的干净的!
工作人员说没位了,只能把我的背包横放在地上,我很不满,但却别无选择
其他的行李箱是硬的,就算被踩也不会怎样,但我的背包不是!!
而且背包比较长,大人跨过还说可以避免踩在上面,但小孩就很难了

我确实不相信怎么可以这样?
那条通道挤满了东西,如果有什么事发生,那要逃命也不行
买票时他们很专业那样让你选位子,但上倒车,位子连号码都没
幸好我很幸运坐在第四排,旁边的两个都是比较有受教育那种,也会说英文

当时我并不在乎其他人怎么看我,在那里跟工作人员说“没那么多位子你就不应该售那么多票”等等的东西
他们肯定觉得我这个外国人是疯子!但我不理!!我当时就是要说那些东西
当时我还认为,巴士公司一定是用下面的空间放什么货品,导致不能放乘客行李
后来才发觉,其实底下真的都是乘客行李,只是有些人一人带了好多好多行李!!


无论如何,我还是觉得这是巴士公司的问题
如果你没那么空间,就应该控制每人能带的行李数量
他付那么多钱,我也付那么多钱,为什么他的行李有地方放
我的行李却必须被放在走到上,让无数的人跨过踩过?

巴士迟了大约20分钟才开
我很疲倦,很快就睡着了
大约两小时之后,巴士停在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没餐厅,什么都没有)
很多人寸步难行那样慢慢下车

我问隔壁的女生干嘛?她说是toilet stop
我看看四周,问她:toilet in the bush?她说是
我又问她你要不要下车?(要的话我必须让她出去)
她说不需要(看来她是对bush toilet有些抗拒)

从一开始,巴士就在播着歌曲MTV
歌曲唱些什么我完全不明白,但那些摇来摇去摆来摆去的画面令我觉得很头大
不管男女老少、高矮肥瘦、美的丑的、性感保守
画面呈现出来的都是在摇摆,或者是歌手闭起眼睛、张大嘴巴、表情很肉紧那样在唱歌

简单一句说:那是很old-school的MTV
在华人或西方乐坛应该也买少见少了吧
MTV原本就不是我那杯茶(我都只是听歌,不看画面)
更不必说这种风格的


忘了几点,他们还分派一包饼干和一支330ml的汽水给我们
second stop之后,我帮我的大背包换位,放在冰箱的上面(冰箱原本的用处是装冰冻汽水,但汽水已经派给我们了)
没想到车开了一阵子,他们就把我的背包移开
在不久之后,看到有人搬一大只动物的腿进来(就是你在市集售肉摊看到那种肉)

应该是牛还是猪的腿吧,我想
他们把腿放进冰箱里,然后把冰箱里剩下的汽水拿下来
然后拿了一个青色的塑胶袋套着露出来的腿
当时我目睹一切,忍不住发出了一声YER...


巴士那样超载我已经很不爽(车床那里还写着如果发现巴士超载可以打哪个电话投诉,或者去报警)
现在还要载这种东西,还要没包装好就那上车
我真的不太接受到
我想这应该是我的worst bus experience了

大约七小时后,巴士抵达Katete,我隔壁的女生下车,还有其他人也下车
那些人也是,等一下不能的,就是喜欢挤
我make space for那个女生,她由于那不出一些行李而叫我先让别人过
真的是好心没好报

无论如何,我还是帮她把她的行李拿下来,让她离开
不然她在那里expect跟车员会来帮她
她离开之后,我就去把我的大背包拿去放在她之前坐的位子
不理了,总之我觉得我的大背包deserves a better place(其实我们坐的座位也蛮脏的,但眼不见为净)

到了Chipata,跟车的说我们会在那里停半小时
也说我们可以兑换Malawian Kwacha,汇率是13.5
他给我“介绍”了一个拿着一大叠钞票的男人,那时我还不肯定应该怎么算那个汇率
就用手机里头的xe apps来查看

我有180 Zambian Kwacha,可以换到9千多得Malawian Kwacha(XE app这么说)
但那个男人说他可以给我12千,我以为自己赚到,就跟他换
后来走去别边,遇到别的money changer,我爽爽问“180 Zambian Kwacha可以换到多少?”
他竟然说可以给我13千Malawian Kwacha

晴天霹雳!拿计算机出来算,真的,根据跟车员说的,如果汇率是13.5,我应该得到13,333 Malawian Kwacha才对
再算算,我只得到12千,代表他给我的汇率是15!
这样的疏忽,令我损失了2-3美元
没办法咯,谁叫自己的脑筋转得不够快!不能怪人!


经我多番询问,最好的汇率是13而已
至于美金,他们说可以给我1美金 = 500 Malawian Kwacha
但根据XE,1美金 = 460 Malawian Kwacha 而已
怎么相差那么多??他们会不会换假钱给我??我心里有一大堆问号,所以不敢拿美金出来换

到了边界,依然遇到很多换钱的,我继续询问他们的汇率,但却没拿钱出来换
在这种情况下,最主要把持镇定,不然就会好像我之前那样犯错
盖出境章时,那个小小的office挤满了人,空间不够,要好好排队都难
有一个拿了一叠护照的男人进来,一支箭冲到前头,我又忍不住叫他排队(我很讨厌人家插队!)

官员:May I know who lines up here first?(我指给官员看说前面的女人之后是我,然后是哪个男人,然后有人来想插队)
我:Please follow the line
他:I'd like to ask what is the procedure
我:He just said that you have to fill up the registration book, line up and wait for your turn

我对那些爱插队的人就是有一种十分强烈的憎恨,不要问我为什么
就算你觉得我是在“别人的国家”,应该保持缄默
但sorry,在这一点我做不到
我不会允许这种没道理的人来浪费我的时间

进入Malawi时,终于第一次被人要求说要查看我的yellow fever card
上次发觉,官员会先问你需要多少天,然后给你多少天的限制
如果你说五,他就给你7天
今天我说十,他就给我14天(没有特别standard可言)


由于同车乘客带的行李太多,所以入境时需要的时间就多
行李多,必须查看的东西就多,违禁物品也相对会多,我们这些就必须浪费时间在等
突然想起之前从阿根廷去智利的经验
我才惊觉为什么这次我完全忘了查看Lusaka > Lilongwe的机票多少钱?(两个都是首都,应该是有飞机的)

大约1715,我们才终于离开边界,从那里到Lilongwe,还有超过100公里,估计需要1-2小时
大约在50公里之外,遇到警车路障
跟车员下车不懂跟警察说了什么,激怒了警察,他就来车上不懂吼什么
然后叫我们全部下车,说必须大搜查!!

人大约全部都下车了,他又说不必,分明在“玩野”
但也好,要搜查的话,又不懂需要花多少时间
我跟我Lilongwe的host(Dibash)说好,6点半在车站附近的回教堂见面
看来我应该是赶不及了

我的DiGi,完全连不上任何local operator
Bulgaria SIM可以连上,所以我用它发SMS给Dibash说我还有多少公里才抵达
打着SMS时,旁边的男人问我要去哪里?我说我今晚住Lilongwe,接下来要去Nkhata Bay
他告诉我两个去Nkhata Bay的方式:晚上的话应该怎样,白天的话另一个比较便宜的选择是什么

后来他主动借我电话打给Dibash,Dibash说他已经在车站等我
那个男人说,他到了之后,还要找车到五公里以外的地方拿东西
明天再回来Lilongwe,而昨晚他也是从Congo去到Lusaka
我说你真的是长途跋涉啊,希望待会儿你可以顺利找到车!

终于,在14.25小时之后,我终于到了!!
一下车,就看到Dibash,他是来自尼泊尔的
我以为接下来会发生的就是:我们走路回家
但他把我带到一辆大车那里,放行李时发觉司机座位有个人,我还吓到

他说:那是司机
司机???
回到他住的地方,才发觉,原来他又是另一个生活水准蛮高的expat
跟日本公司工作了快20年,时常被安排到国外工作

其实我之前是发request给Vishwas,但他说他outstation,但跟他同住的cousin说没问题,可以接待我,然后他给了我他cousin(Dibash)的电话号码
我用WhatsApp跟两人聊了一下。从照片看来,Vishwas给我的感觉比较好,Dibash就似乎比较严肃
其实我也有找到其他人,但他们都比较难联络到(说可以host我但连电话号码都没给我)
hostel的选择也不多,所以就来Dibash这里。在巴士上时还想说,如果有什么不妥那就离开(之前那个巴士上男人也说晚上有去Mzuzu的车)

不好意思,我不是要对尼泊尔人有偏见,我也有当飞机工程师的尼泊尔籍朋友
但我对尼泊尔男人的普遍印象没太好,之前我们在当地认识的hiking guide,他后来也有到访大马
接待他的那个女性朋友几乎被他来马来西亚后的态度气死
基本上他就是个freeloaders,来吃喝玩乐都预你帮他付,还带了许多想要诈骗的文件一起,最后我的朋友没办法,唯有给他下逐客令

OK,基本上,Dibash还是个不错的人,有好的工作也有一个完满家庭
儿子13岁,老婆陪儿子留在尼泊尔上学,因为他说不能每次因为工作转换地方而要儿子一起转学,那会对他带来不好的影响
我问他这是不是他第一次接待CSer?他说是
到了他家,很干净,我又有一个大大的房间,还带卫浴

之前在Lusaka那么多尘,又因为没电没水,未能洗澡(我两天没洗澡了)
来到这里可以洗澡洗头,觉得很舒服
其实我很开心可以感受到很多最当地最真实的情况,只是,如果要我也adapt into那种状况
我想我需要比较长的时间


洗了澡,我们聊天一下,他也用饭煲住了一些白米饭
他说不懂我喜欢吃什么,所以叫maid(男的)准备了咖喱鸡
他说在这里的印度人也蛮多的,至于他工作那里,有的是日本人及尼泊尔人
Lilongwe有两间尼泊尔餐厅

他说weekdays他都很忙,0730-1800都给了工作,不能show me around
并建议我待到weekend,那他就可以尽地主之谊
他还说,其实今天之前,他完全没去过当地巴士站
他每天去工作,都有司机接送

其实Lilongwe真的是没什么的,但要去Mzuzu,必须经过这里
对于他的建议,我说等我询问及安排一下才回复他
Dibash家可以上网,一连上网,就看到Gin Than说他已经抵达Mzuzu,住在哪个backpackers
也收到Ryan的信息,跟我说我在Dar可以住他那里

我跟Ryan分享我的隐忧(因为之前从Karin那里听到一些被抢的故事)
Ryan说他可以去巴士站pick up我,还说他在那里也有个司机,I will be protected
讲真,我是想去Dar和Ryan见面的,他是一个充满正能量的气球,只是因为怕被抢而有点踌躇
但我还是想去啦,可能会厚脸皮一点那样问他是否可以载我(搭德士的话我会有一点怕)

不懂,据Ryan说,他不觉得Dar有多可怕
“肯尼亚的Nairobi比较可怕”这是Ryan的说法
其实危不危险,也不是那么容易说。危险,不代表每个人去都会被抢
不危险,也不代表完全没危机

咖喱鸡很辣,我吃得很爽,Dibash也一直叫我添饭
我们吃完已经大约10点半,他说他11点就睡,并交代我明天他的maid来我可以怎样怎样
我回房上网,上载照片比较慢,所以也就上了一些简单的而已
大约2点,我才睡,快累死了。。

On the Road of Zambia – D4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4: 20150824 – Livingstone to Lusaka

我的巴士是0730的,所以我设了0600的闹钟
打算用一小时处理一切,然后0700从家里出发
没想到,在闹钟响起之前,Bruce已经敲我的门了,问我醒了没有?
我说我的巴士是0730,他才发觉自己起得太早了(他应该是记错我的巴士是0630)

他送我到巴士站,路途中我才知道原来两天后他就会飞美国
他在美国的Chicago大学念MBA,现在回去是finish up the program
今年的其他时间他都不会在Zambia了
上巴士前,他还交代我到了Lusaka给他发信息

昨天选座位时我明明是选左边的靠窗位的
但不懂为什么,今天上到去,13号却是右边的靠窗位
我算好好了的,今天北上,如果不要被太阳晒到就应该坐靠西的位子
但人算不如天算...

上车不久,我就倒头大睡了,坐在我隔壁的是一个非洲女生
7小时的车程,也没什么特别,很多时候我的窗帘都是关着,我没看到外头的景色
巴士准时在1430那样抵达车站,车还没停下,就有很多比着“一”手势的德士司机涌上来
真的有点被吓到,但为了保持镇定,下车后我对他们的招徕都不给于任何反应(简单来说就是“扮酷”)

先去查看到Lilongwe(Malawi)的巴士时间表及价格,并问他们是否收信用卡?
没看到我的host(Colin)来接我,就想说会不会是因为车站人太多,他不懂我在哪里?
原本想找电话打的,最后决定卖个local SIM然后上网发WhatsApp(我也需要通知Lilongwe的host我几点会抵达那里)
买一张SIM卡10 Kwacha,必须再充值5 Kwacha才能开始上网

我发了信息给几个人,他们好像都还没收到那样
我就尝试发给Bruce说我到了,顺便看看发给他的是否也不被收到
他和快就回复我了,还问我,是否需要他的帮忙,打电话去给Colin?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Colin就出现了,他虽然还没看到我的信息,但却猜对我会在哪里等

我先问他如果我星期三凌晨0400离开他家,是否OK?(或许有些人不喜欢客人那么一大清早就走人)
他说没问题,那我就去买票
我是没想到他会驾了一辆车来载我的
但更没想到的是,到了他家,竟然看到总共有五辆车。再后来,才发觉还有几辆电单车

Colin的爸爸是美国人黑人,妈妈是Zambian
他一共有十个兄弟姐妹,首两个和最尾两个都是女的(中间六个都是男的)
这间屋子,就是他的兄弟一起住,如果没错应该是每人一辆车吧
一来到他家,就已经没电,最可怕的是,没电的时候他家也会没水!!!(水泵不能运行所以没水)

之前在Livingstone,每天都只是停电5小时
在这里,则是大约8小时
听说要等到晚上10点,才会恢复电源
太阳下山之前还好,但太阳下山之后,黑漆漆的,都不懂可以干些什么

聊着聊着,才发觉,原来Bruce之前的所谓international guests在Lusaka时,是Colin接待他们
接待的当儿也聊一些生意,然后大约在今年11月,Colin也打算过去美国生活
我发信息跟Bruce说,他也不相信怎么会这么巧,还说可能他要connect with Colin
我在Bruce的CS profile那里看到那天的其中一个guest给他留reference,不懂为什么,看了那个男人的profile,我就有一种感觉说他是一个gay(我问Colin他是否有同样的感觉?他说有)

原本说来到Lusaka可能跟Satoshi见面的(他是我在Swaziland的CS host)
今天买SIM卡的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联络他
但还没说好在哪里及几点见面,我的internet quota就用完了(5 Kwacha只有5M)
最后还是没机会在非洲重逢

Colin家还有另一个住了蛮久的CouchSurfer,来自美国,叫Justin
他是在这里做他的phD research,关于在Zambia mining领域的华人及当地人起冲突的原因
他之前在中国甘肃住过三年,在那里教英文,所以会说一点中文
我可以跟他用中文交谈,代表他的中文水平还不错

等到2145,终于,电源恢复了
我将两个手机拿去充电,直到其中一个充满电,已经是11点多了
我已经很累,所以就先去睡觉
听说今晚2300,还有另一个女CouchSurfer会抵达,Colin已经出门去机场接她

On the Road of Zambia – D5
D5: 20150825 – Around Lusaka

昨晚听到有把女生,应该是另一个女CouchSurfer抵达了
我只有里看一看手机,知道那时是1:23am,然后倒头再睡
今早醒来,看到了她,刚洗好个澡
昨天Colin说不肯定她是来自Switzerland还是Swaziland,但其实她来自墨西哥

我还没出房门,在0830,电源又再次中断了。脸都还没洗啊!
没电没水,我又不懂可以做些什么,昨天买的Internet quota又用完了
等到大约10点多,才可以出去,我们三个跟Colin的弟弟Crawfort的车出去
他放我们在Levy Mall,我和Karin去mall,Justin去美国大使馆弄一些东西

Karin先去兑换货币。我还有蛮多Zambian Kwacha,所以跟她换了一些美金
银行的兑换率最好(比起bureau de change),而且没charge commission
弄好了钱,我们就去买些东西吃,然后坐下来聊天
她说她必须喝杯咖啡

Karin今年26岁,之前在Tanzania的Zanzibar待了几个月(在那里工作)
九月初会飞去欧洲继续旅行(之前认识了一个法国男生,所以会去法国找他然后一起游Iceland)
她告诉我,她不喜欢Dar es Salaam,那里的vibe很不好,她不想就留
而且在她的朋友当中,至少有5人在Dar被抢

我很想知道他们是以什么方式被抢?粗暴型还是温柔型?
我也很怕再次被抢呢,我的自信心刚刚才重新建立起来...
她说她三个好朋友的故事给我听:他们到了Dar,上了一辆德士,德士司机原本很好那样
但后来司机的朋友也上车,之后就载他们去到偏僻的地方打枪他们

劫匪带三人到不同的ATM提款,每人提了大约1000美金给劫匪
手机什么的,也都被拿去,但劫匪“还很有人性”,会给每人留USD 5,好让他们可以搭车回到市区,也留了一个iPad给三人用
够力!!我问Karin,那最主要的是不是要选择对的德士司机?
后来想,其实当事情要发生,就会发生,不管你在哪里

那,我是不是应该问问老天:之后我是否还会被抢?
我第一次被抢,是是硬来那种,所以我之后做好了“硬来被抢”的准备,想说或许有天有个人会拿小刀出来威胁我、抢我,所以我没把现金都带在身上,藏了些在背包的隐秘处
没想到,我的第二次,是温柔型的,令我对她毫无防备,然后静悄悄拿走了我有许多重要东西的背包
现在,我把现金全都带在身上,有些塞进tissue paper里头,好让他们就算摸到、叫我拿出来后看到的其实只是纸巾,但如果我再次被预料之外的方式抢,依然会失去一切

听了她说,真的还有点怕,但我跟Ryan说了我会去那里找他,他也说我可以住他那里
或许之后我应该跟他分享一下我的隐忧
Karin说她在Lusaka之后,下一个目标是Chipata
我说我明天一大早搭的巴士有去Chipata,然后她就说想搭同一班巴士

我们走去巴士站买了车票,快快找德士去Matebeto Thornpark
约了Colin和Justin 1200在那里meet及吃午餐,我们已经迟到了半小时!
Colin跟我们说搭德士过去只需要20 Kwacha,那些说要30 Kwacha的我们都不坐
最后找到一个看起来很老实、年纪比较大的司机,他说22 Kwacha

Justin其实在Colin家住了蛮久的,应该有两个月了吧,接下来还会多住一个月
Colin点了一条鱼和牛肉,各自是35 Kwacha
其他的小菜及nshima 都是免费的(算是鱼和牛肉的配菜)
我们都follow local style,用手吃。那个nshima 很filling,基本上我吃不了多少,但Justin就吃了蛮多的

付钱时,总数是90 Kwacha(所有饮料值20 Kwacha),我们原本想说三人一起请Colin吃(很应该吧),所以没人付30 Kwacha
但Justin说:Colin还欠我一餐,所以他没打算一起付
等到Colin回来,他问Colin:你还欠我一餐是吧?Colin说是,然后就放了15 Kwacha在桌上
这种情况下,唯有Karin和我两个make up the rest(两个男的,一个没打算出钱,一个没打算给多点)

基本上我和Karin各自只需要多付一点,对我来说这种小数目是没问题的
但我不是很喜欢Justin的态度
你在人家家住两三个月,既然还要跟人家算这种小钱
昨天他的中文说得那么好,是有令我刮目相看的,但这一刻,什么好印象都跌倒0 level以下了

吃完有什么打算?Colin是骑电单车出来的,吃饱必须去找朋友处理一些事
我和Karin打算去逛Soweto market
Justin原本想搭顺风电单车回家,但由于没多余的头盔,Colin说不能载他
他就说或许他跟我俩一起去Soweto Market

Karin之前在Zanzibar kitesurfing时扭到脚,所以不太能走很多,她说要搭德士
对我来说也可以,因为除到三个人来,也没多少钱
讲真,这之前我已经单独一人逛过无数个markets
但今天,我第一次有“不太安全”的感觉(就算我们是三个人)

我不懂应该怎么解释,就是一种感觉
当地人看到我们是mzungu(皮肤颜色不同,就好像在拉丁美洲他们都成白皮人为gringo那样)
很主动那样要跟我们沟通,有时甚至是泰国热情,令我觉得有点aggressive
说到拍照,当然我也只是用手机拍拍,完全不敢把单反相机拿出来

老实说,我不太喜欢我们draw too much attention
走到某处,还有好些当地人出来“表演”吃死老鼠给我们看,他们觉得自己好像很威风那样
之后还有其中一个一直叫我买些死老鼠给他吃,“buy me, buy me”那样
那时我觉得我们是时候离开了

之前就听说,Zambia很肮脏(应该是在Bostwana时听Debbie说的)
在Livingstone,还不怎么觉得;但来到这个Soweto market,就有这种感觉了
其实那天在抵达Lusaka的巴士上,我已经有这种感觉,但当时我跟自己说:不要被别人告诉我的东西影响
Soweto那里真的太多尘,我走在那里都觉得自己很脏

出了很多人摆摊的地方,找到了一个手机档口,Karin要买iPhone5的charging cable
买了,我们坐下来休息,然后就有一个自称是21岁的小子走过来
他跟Karin说:你很漂亮,我很喜欢你,你是否可以嫁给我?
这种东西,我们都算是看多了,当然没那么轻易被他的甜言蜜语骗去

我们就跟他玩玩
Karin首先说她已经很老,而那男生太年轻,年轻到可以当她的儿子
后来Justin加把嘴说Karin已经是他的老婆,年轻小子来得太迟了
年轻小子就说:你可以有两个老公啊,我做大的,Justin做小的

哈啦了一阵子,附近就有个人来把那个小子赶走
他俩说什么我们完全不明白,但应该是那个男人怕小子对我们做些什么不好的事吧
小子走后,在远处遥望我们(可能只是遥望Karin)
当我们望过去,他还飞吻过来

在尼泊尔,你也会遇到很多这样的男人,看到你及分钟就说很喜欢你
你喜欢我个屁!?你喜欢我什么,说出来听听!
你跟他多说,他就开始问你“are you married?”
就算你说你已经结婚,接下来他们还会问你“where is your husband?” “why are you not together?”等等等等,基本上就是烦死人

大约四点,我们就打算打道回府
去到外头,又有很多人来offer taxi service,但都不是我们要的价钱
太多尘,我已经不想讲话,把一切都交给他们两个人处理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知道跟他们说的一切都只是废话

我们搭德士去到巴士站,然后搭巴士回Colin家
回家前,还去了一趟超市,买些东西明天车上吃(明天的车程大约12小时)
回到去,电源已经恢复,就将手机充电,并拿电脑出来做些事
昨天买的SIM卡,我也将它给Karin,只要充值就可以上网,至少可以省下10 Kwacha买SIM卡

傍晚时分(天已经暗了),Colin说要出去买牛油果,想弄guacamole(墨西哥特色食品)当晚餐
原本兴致勃勃的Karin,又说很累不想出去及准备晚餐
Colin说不然我们去吃印度餐,Karin说OK,我也没问题
但Justin却说不想出去花钱

看到这种情况,我就跟Colin说我跟你去市集买牛油果吧
不然另外两个都好像shut down、不想出去和做任何事情了
我很惊奇晚上暗暗了,市集的摊子还没收档
最甚的是,他们继续做生意,但却没点灯或蜡烛,一切就在黑漆漆中进行

讲真,我不太习惯暗暗,那会令我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我家一向很注重开灯,要“亮”
就算晚上睡觉我觉得应该把灯都关掉,以省电
但由于马来西亚的治安因素,客厅的灯都必须整夜开着

最后,牛油果是买不到,所以我们只到超市买了一些简单的东西
回到家,Colin的兄弟们在煮晚餐,我们必须等他们煮完
我继续开电脑做事(不然我真的不懂可以干嘛了)
不懂什么时候,Colin弄好pasta捧出来给我们了

再晚一点,Karin说她发觉有一个直达她要去的地方的巴士
不需要到Chipata转车(要是太迟抵达Chipata,也不会再有接驳车)
Colin载她去巴士车站退票及买新的票
那样出去,又搞了差不多两小时,他们回来时已经将近12点了

我叫Justin今晚进房睡,我睡客厅,因为我必须0400起身,不想吵醒其他人
其实我觉得很怪。Colin hosts两个女生,最容易的方法不是把两个女生放在一个房间吗?
昨天我抵达,他告诉我double decker的upper deck是我睡的地方
但今天早上醒来,Justin才说我睡了他的地方(我一头雾水)

我睡的房间共有四人:我睡upper deck,John睡lower deck,旁边还有一张双人床睡两个兄弟
平时进进出出那个房间也不太方便,因为其中一个兄弟会带他的女朋友回家进房,房间门会锁着
至于墨西哥女生Karin,她就跟Colin睡在Colin房间的双人床上
虽然他们一家人不像是坏人,但对于他的安排,我真的很不明白

On the Road of Zambia – D3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3: 20150823 – Around Livingstone

昨晚我们已经说好,今早我会跟Bruce一起出去
他的客户大约11点多得去机场,之后他就有空了
我说,我们一起吃个午餐吧,给我一个机会buy you a lunch
不懂为啥他听到时好像还很惊讶那样

说好0730出发的,我在0725就已经准备好
但他说,昨晚很迟了还喝咖啡,令到他晚上睡不着
然后今早睡不醒,所以最后拖到大约0800我们才离开家里
他载我到Maramba Market,我们说好待会儿中午12点在市中心见面

Maramba Market也没什么特别,很多档口都没开
可能是因为今天是星期天的关系吧(人们去教堂)
我没有很enjoy,主要是因为苍蝇及尘土都太多
其余的其实也没太特别,我也没什么想买

之后我就慢慢从Maramba Market走回到市中心的market
间中stop by那些修理及卖手机的店,问看他们是否要iPhone4
那个人说他不需要,但告诉我靠近另一个market那里有好些卖手机的,他们可能会要
临走前,我也问他iPhone4的价值大概是多少(他告诉我大约1000 Kwacha)

去到人家告诉我的地方,确实看到有几个人摆了简单的摊子卖手机,我就走过去问
其实你不要以为我不怕,我也担心过被人抢(当他们知道我有某样值钱的东西在身上之后)
那天Sheik跟我说,以前他去某处买金,然后就被人打枪,应该是卖金给他的人通风报信
那些歹徒打他、把他的衣服都脱光光,但就是找不到,因为他把金藏在嘴巴里

去到那里,把手机拿出来给他们看,很多个男人过来七嘴八舌讲一大堆
又问我哪里来什么的
我说,不要讲其他的,我只是想知道你的价格
我怕说太多东西,注意力被分散,集中不到在讲价方面

一轮之后,我最终以750 Kwacha把手机卖掉,换去美金的话就是91美金
他们也有把另一张SIM卡放进手机里,是有signal的,但我不肯定要是打电话是否打得成
其实我不是在这种买卖很有耐心的人,如果要去到每个地方都尝试卖电话,我会觉得很什么
另外想到的就是安全问题,在Livingstone还算治安不错,但去到大城市就可能会危险一点

所以,基于种种原因,我不想太麻烦,既然他要我就卖掉
其实我也有一点心虚,害怕之后他买了真的call不到还是怎样
还是快快卖掉、拿钱就走算了,不想夜长梦多
我说我要美金,他们就叫了一个人过来帮我把750 Kwacha换去91美金

离开后,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去询问关于去Lusaka的巴士车票
我跟着手机的地图找到位置,但却不见任何巴士
我在附近问人,那人在一间lodge外头浇花
以为他会指给我看而已,怎知他竟然停止一切工作,然后说带我去巴士站

那个人叫Ken,跟同样的老板一共打三份工,很满足的样子
他还说,他的老板是minister of defence
我们一边走一边聊,我以为到了那里他就会离开,没想到他还陪我一起问、一起等
知道了时间和价钱,就问他们是否收信用卡?其中一人告诉我今天应该不能,因为有点问题

那我就得先离开,换了足够的钱再回去买
Ken说可以带我逛逛四周,然后才回去工作
讲真,当时我真的有担心,如果他的老板出来看到他擅离职守,不懂会不会责怪他
但他似乎没太担心,带我逛了好些地方才回去工作的地点

如果没记错,Ken工作的地方应该是叫Richland Lodge
他带我进去看看房间、bar等等,说如果我下次再来可以到那里住
道别后,我就往市中心的Shoprite走去,Livingstone确实没很大
我还看到一个少年被人绑着在地上,他呻吟那样不懂说些什么。或许他是一个被逮捕到的小偷?

我在Shoprite进行货币兑换时,有个男人跟我说
在Malawi和Tanzania,他们并不怎么接受South African Rand
是可以接受的,但兑换率很差,最好就是带美金过去
我晴天霹雳,之前不是听说South African Rand是非洲的dollar吗?

他说,South African Rand只是在Southern Africa被widely accepted而已
Malawi和Tanzania开始属于Eastern Africa,情况也因此有所不同
见了Bruce之后,我跟他确认,他肯定之后,我说那我得把其余的Rand都换成美金
他说或许他可以跟我换

我跟他说,我以91美金把电话卖了
他说:“你应该以100美金卖给我!”,很快地,他又觉得他不应该那么说(会令我伤心)
讲真,我还是会选择卖给不认识的人,区区9美金的分别,很容易赚回来
但如果卖了给认识的人才发现有什么问题,之后伤大家感情就不好了

他说我是一个很high-S的人。我问他什么是high-S?
他说high-S就是sociable, systematic, sympathetic这些,很注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另外,他也看得出我是70% introvert的人,虽然表面看起来好像很extrovert那样
“你昨天可以整天一个人呆在家,就已经是很introvert的表现了。Extrovert的人,是很怕寂寞怕安静的。”

我们去找吃午餐的地方。去到了第四个地方,才算是找到适合的(类似小型杂饭挡)
那里很local,是在一个market里头,一切都很简单,但苍蝇也不少
说好是我请的,但他一早就付钱了,后来他跟我说,这里是这样的,你不付钱的话他们根本不给你食物
但很奇怪,我们两个人吃,一共才17 Kwacha(大约9马币)

我以为多少钱是根据我们拿些什么菜,但我们还没拿菜,就已经付钱了
离开前看到另一个桌上有小小的价格单
加加埋埋我们所吃的,应该不止17 Kwacha才对
我真的不明白那价格是怎么算的

之前我在等Bruce时,去Hungry Lion买个雪糕吃,一买出来就看到他了
他说你怎么吃这种雪糕?Livingstone有一家很好吃的De Canton
吃了午餐,天气依然很热,我就建议不如我们现在去吃雪糕
他没问题我们就马上往目的地出发。那个午餐才17 Kwacha,我觉得还请得不够

吃意大利雪糕gelato的当儿,我们继续聊了很多
他继续分析我,说我是intuitive and perceptive more than expressive的人
因为很多东西我都不能清楚解释,只能说出我到底是什么感觉(feeling)
那些东西事实上是解释得到的,但可以做到的人不是我

他也觉得我很大胆,一个单身旅行的女生怎么有勇气到好像他那样一个单身男人的家住?
我说通常去之前,我都会跟那个future host聊聊
如果那人有问题(举了几个之前的例子),基本上我会“感觉”到,然后不去
至于他,感觉和事实都证明,是好人一个

之后我们去载他的同事到某处
到了某处,汽车的轮胎却出现问题,整个扁掉,我们必须停在一旁,然后他打电话找救兵
那个死人头车,星期五和星期天我上去,它都出现问题
我问Bruce,昨天你用车(没我的份),它是否有问题?他说没有

等着等着,他的救兵也来了,然后他们合作换胎
Bruce说,那是“很男人”的活动,平时如果遇到这样的情况,周围很快就会围满男人
汽车就好像是大家的common language那样
我说我就算很努力,都记不了很多关于车的东西。他说对女生来说这很正常

换好了车胎,我们就回家了
由于他家里的美金不够,他得出去一趟到银行提取美金
我弄了简单的晚餐,准备好后却看到他不支睡着在客厅的沙发上了
我没吵醒他,让他睡到够了醒来才决定吃不吃

打开电脑打算做我的例行公事时,收到little Chris的信息
他刚到了肯尼亚的Nairobi,遇到了一个不好的CS host,发信息过来跟我发泄,并问我他应该怎么做
处理好了little Chris的东西,我才开始做自己的事
明天又会回到没网络的日子,所以很多东西我都趁今晚先弄完

On the Road of Zambia – D2

Posted on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D2: 20150822 – Otaku Day in Livingstone

我醒来的时候Bruce已经出去了
其实原本我今天的计划是约见另一个女CSer
然后一起参观一些地方
但那个所谓的地方(Mukuni Village)昨天“不小心”已经去了

基本上,我今天又是整天呆在家里
当个懒人、把脏衣服都洗了晒了
也拿了睡袋出去晒
还有煲了一些港剧

其他时间也就用来读资料
Bruce大约傍晚那样回来,但不久之后又出去meeting
基本上今天就是简单的一个宅女天,并没什么值得好提的
但这样的悠闲天,在长途旅行中也需要有,并且还蛮重要的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