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7

Posted on Wednesday, 8 June 2016 by haan | 1 comments
Labels:

今天,整个人突然十分多愁善感。

不能说“不知道为什么”,因为 6 月 7 号 这个日子,经已深深烙印在我的脑子里。(澳洲和阿根廷有13小时的时差)

被人打枪、被人骗,听起来确实是很普遍的事。要不是自己经历过,确实很难想象那种感觉。

幸好,不消半年,我就已经可以接受一切,就算是回想起时,也不再有锥心之痛。这证明我已经完全康复。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帮助我、收留我的,是 Silvina,我一直跟她保持着联络,直到现在。我是她第一个接待的沙发客,除了一起品尝一大堆甜品,她还带我去参加「一個都不能少」(Ni una menos)的反女性暴力游行。当时,她还在当老师,政府拖欠她的工资好多个月,她需要跟妈妈借钱才能支撑自己的生活。

去年年底,她先跟朋友一起飞到印度,然后朋友回国,她继续到东南亚旅行。我们不时都会给彼此发信息。今天,我当然不会忘了打扰她,并提醒她去年她怎么帮我,以及我真的有多么感谢她。这种“一年之后依然在道谢”的事,我不是只对她一人做。基本上,每次我都会得到十分正面的回复。

今天,Silvina 录了一个声音片段传给我。听到她的声音及她告诉我她有多么喜欢我的国家时(她目前身在马来西亚),心里真的很感动!!感动之余,也有很大的遗憾。若我在大马,就可以招待她、跟她见面叙旧、带她去吃一些道地美味的食品!

我不太喜欢用声音跟远方的人沟通(一般上都只限于文字),但我也少有地,给她录了一些话。没想到,我还没说完,就觉得自己好像要哭出来了!这种情况下,当然是强行忍住,快快把话说完然后停止录音!


回顾去年今天,好多回忆涌上心头。或许有些事情避也避不了,但只要保住了性命,没什么是不能清零再来过的。


谢谢那些在我需要时协助过我的人。要是你问我说旅途上最令我难忘的是什么?那答案肯定是那些形形色色的善良人!

Back to Work

Posted on Sunday, 29 May 2016 by haan | 4 comments
Labels:

阔别 2 年又快 9 个月之后,我终于再次回到职场了!

或许很多人会以为我对这样的转变很不习惯,但事实上却完全相反,我超期待再次工作赚钱的!

只要你想象自己在那么久都没收入,只能一直“省省花”之前的积蓄,相信就会明白我的感受。

这个公司很好笑。他们第一次邀我去面试时,就跟我说了一句没其他公司跟我说过的话:No need to dress formally, please just wear smart casual。第一天去上班,还有点犹豫该穿些什么,但去到了、看到大家的穿着(去面试时并不抱太大希望,所以没注意看),就很高兴隔天又可以牛仔裤配T恤去上班了。

2015年5月23日,回到工作岗位!一切都很新,包括办公室(不久前才搬迁)。

办公室坐落在里家里1.2公里以外的地反,所以步行16分钟就可以抵达。不需要重复以前在马来西亚的生活,每天花至少3小时上下班(大多时间都是塞在车龙里),真好!!

首个星期,除了处理各式各样的表格,其次就是各部门的人跟我简介。除了忙碌,我认人的能力十分有限,所以并没很活跃地去跟各个同事聊天。有时在茶水间遇到,就会聊几句。最令我震惊的事,虽然办公室里只有30多个人,但几乎囊括了世界五大洲的人。跟两个在布拉格(捷克)办公室的同事聊,他们分别来自俄罗斯和马其顿。



听说在伦敦的办公室,那里的人更加多元化(multi-cultural)。

这一次,我的职位是 Senior Project Manager,而且还是悉尼办公室的唯一一个处理项目的人,原以为我会主攻亚太区的项目,没想到却被告知美国项目也是我的“囊中物”。我的直属上司身在伦敦,面试时就跟他聊过。至于项目的交接,主要是来自一个身在马来西亚沙亚南的马来人。看了他邮件上的签名,就已经知道他是个道道地地的马来人,但他却不知道我是谁。

当我问他“来自马来西亚哪里?”时,并跟他坦言我也来自马来西亚,他还觉得十分难以置信,接着就很高兴说现在终于有个同乡。他说他以前在伦敦工作,但因为家庭的关系,必须回到马来西亚,所以后来就远距离工作。至今,他是我共事最多的人,有很多东西都得请教他,直到我完全接手。

工作的第四天,办公室就有烘焙大赛。我一向不烘焙,所以只付5块钱自由品尝各个甜点,然后投票。

以前的每一份工作,都得接手很多人家做到一半的项目。这一次,运气似乎好了些,才加入不久就有几个新项目等我开始。以前是做电讯,现在则是做 video solutions,对我来说有点挑战性,主要是因为我在澳洲这里平时都不怎么看电视。有时邮件里头提到的某些问题,我都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以往的那么多年,都是用 Windows computer,这一次开始使用 Mac,我也不太习惯,平时用得很快的 shortcut key现在都卡着。

希望日子久了就会习惯,毕竟只是第一个星期。

坐在我隔壁的是负责行政的女生(也是那位发邮件来要我去面试的人),她才23岁,怎么相比之下我好像老了很多?

期待在工作上,很快就能如鱼得水。

文化上当然依然有些差异。比如说,同事们喜欢在午餐时间去附近的公园踢足球,他们看到我喝热开水也会觉得很奇怪,但被人抛以奇怪的眼光这件事,我早已习惯了。没什么。最不习惯的,就是自己不小心被列入了高层,每星期都要跟其他高层人员们一起开会、汇报。有进步是好,但习惯了当小蚂蚁的我还没完全接受到。与此同时,我很有信心自己可以把事情办好。需要的,就只是一点时间和信心。

”如果一个人可以独自到陌生的环境生活一阵子,他所面对的问题、所面对的状况绝对比上班复杂多了。重点是:他有这个热情、有这个勇气去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当他回到工作岗位时,你觉得上班所发生的事情会难得倒他吗?”

希望我真的不会被难倒。加油!!!

Previously Watched Travel Programs

Posted on Thursday, 26 May 2016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前一阵子,从网上看了不少旅游节目。

来自不同的国家、说着不同的语言,主角的背景也大不同,但对我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也才发觉,原来就算梦圆了,我还是那么离不开旅行。这是好事或坏事呢?


《侣行》

第一个深深吸引我的是《侣行》。主角是一对情侣,分别是张昕宇和梁红。他们没上过大学,但曾经历十分大起大落的生活,拥有十分精彩的故事。有一年,他们到汶川大地震的现场赈灾,然后问自己:现在的生活是我们要过的吗?进而决定了要开始“做自己”,为梦想付诸行动。用了五年的时间准备,他们开始了自己的旅行。

他们的旅行方式绝对是非一般,所以十分扣我心弦。或许有些人会觉得他们民族自豪感太强,不断强调“中国人”或“中国”怎样怎样,但我是觉得没什么问题。爱国而已,没什么不对,而且那不是节目的重点。我很欣赏张昕宇那“什么都会修理”的能力。曾幻想过自己也像他们得到巨数的赞助去旅行,但确实不能不老实承认,我并没那种能力去完成各种创举。在他们乘翻船从北京到南极的一路上,面对的挑战都关乎人命。


看到第三季,他们去到阿富汗用影像科技将巴米扬大佛重现,令我超感动的(所以重复看了两次),并想起了《追风筝的人》里头的哈扎拉人、普什图人、巴米扬大佛,还有塔利班。看他们旅行,也让我开始思考关于以后的旅行。曾经,那么多陌生人在我的梦想路上给予我协助,将来我到新的地方探索,可以为当地人做些什么?该怎么做才会带来长远的好影响?往后的旅行,即将往这个方向发展,尽管现在也只有个眉目。

侣行 第一季
侣行 第二季
侣行 第三季

可惜的是,第三季还没播完就被夭折了。估计应该是他们曾用无人机去拍摄 ISIS 的阵地。衷心期望在不久的将来,会再看到《侣行》以全新面貌出现。这个节目在中国很火红,相信就是因为他们做了很多别人觉得不可能的事。


50日背游中美》

看多了80后的黄翠如和洪永城,这一次来点新意,主持人是90后的梁彦宗。

知道这节目的很多年前,看过他那个参赛“The Best Job in the World”的短片。

曾经,我在中美洲这片土地,也有好多好多故事及回忆。可以看他以自己的方式带着两个摄影师去探索,感觉很想跟他“远距离”再一次畅游那片土地。我喜欢看他除了因为他长得还蛮不错之外,当然是因为他的旅行方式、旅行想法跟我很相似,而且能上山能下海又能吃苦,我是欣赏这样的人的。

这个《50日背游中美》的节目,目前还在播。每个星期一,我都会上网观看最新一集。



洪永城主持的旅游节目

在那遥远的地方:北韩

北韩是一个我一直都没想要去的地方,但可以透过节目看看,也不错。听说节目播出之后,遭到别人批评。主持人或许没看到真正的北韩,因为行程就是那么受限制。无论如何,还是从视频中感受到那里的“洗脑式”教育的威力。要是我从小就接受那种思想,并对自己国家以外的东西懂得不多,相信我也会跟他们一样。所以,我真的很幸运。

在那遥远的地方:古巴

在墨西哥时有想过要去古巴,但却因为适逢圣诞新年假期,机票超贵,所以打消了念头。近年,美国总统开始推动与古巴复交,进一步松绑对古巴的旅游和贸易限制措施,两国关系逐步迈向正常化。要是两国关系得以解冻,或许大家印象中的老旧古巴将不复存在。对于自己的错过是否后悔?也没什么。这个世界永远都在改变,我也不能因为要见识古巴的旧味道,而期望当地的人永远不能享受发展。至于发展是好或不好?我想最有资格说的不是我们,而是当地人。许多深山里的部落族群,他们其实也很崇尚科技、方便和改变,但身为旅人,我不得不承认,很多时候我们都很想看到他们“最原始的一面”。

印度过节

印度一年一度的“色彩节”,也勾起了自己在印度的回忆。

---------------------------------------------------------------------------------------------------------------------------------------------------------------------------------

2013年回公司工作的短短半年,那时我看很多的是黄翠如的《地平线上这个世界那些人》。不懂为什么,就是喜欢看她,除了因为她漂亮,当然也因为她的旅游方式,很多时候都那么自然。有时间的话,相信我还会重温这个节目。

Kiva

Posted on Thursday, 19 May 2016 by haan | 2 comments
Labels:

结束旅行回家后,我看了 Chris Guillebeau 的一本书,叫做 “The Art of Non-Conformity”。

里头提到了 Kiva,让我对它有了更深的认识。

那之前,已经知道有一位朋友参与 Kiva 贷款,但那时我对它没太多的了解,只是奇怪为什么有人那么有钱有闲去借钱给不认识的陌生人?不怕他们赖账吗?

相信不止是我,很多人都十分愿意行善,但却不喜欢被当傻瓜。借钱不还的这种事,听得太多。

谢谢这本书,让我终于上网查看 Kiva 到底是怎么运作的。大多数可以通过那个网站贷款的人,都不是自己上网“登广告”,而是某些有信誉的地方组织为他们代劳。相关组织会评核贷款者的需要及资格,并在之后确保他们会还钱。而大众通过 Kiva 借贷出去的钱,在某些日子之后,就会全数被还清(偶尔会因为浮动的兑换率而有少许亏损)。借贷者可以用相同的一笔钱,继续帮助其他需要的人。

了解它之后,就觉得我终于找到了!



以前,把钱捐出去之后,基本上都不知道那些钱怎么被运用、是否真的有被善用等等,而且很多都是每年定时捐钱,得到的就是一张收条,可以拿来扣税用。有了Kiva,我可以自己上网选择要把钱借给谁、决定借多少钱,款项回来后我可以继续用它来帮助其他人。对我这种支持环保、喜欢“循环再用”的人来说,Kiva会是我的第一选择。

决定要开始加入 Kiva 的大家庭后,我跟 Tim 提到这点,也才知道,他在很多年前就已经开始做同样的事了,每个月收到薪水就把一部分用在 Kiva。每逢有好事发生(升值、加薪、梦想成真),或是自己的生日、圣诞节或感恩节,他还会“加码”。


我开始 Kiva 的时候,刚旅行回来,两年没收入了,又还未找到工作,签证方面也必须花很多钱,但当时觉得不想拖,就先从小做起。数目不大不要紧,至少我已经开始踏出第一步。旅行时,不管去到世界的哪一个角落,当地人都那么愿意帮助我。现在,我真的很想也为大家做些什么,纵使我不认识他们,而且很多时候,别人真的就需要一笔钱救急。我们一直活得好好的,很难想象那些每个月只赚到100美金或更少的人,在必须面对紧急事时会有多囧。要是一点点钱可以助他们渡过难关,那不是比把钱放在银行更有意思吗?(再说,把钱存在银行里的回报也不大)

** 点击这里看 “How Kiva Works”,那里有个视频阐述贷款如何帮助他人渡过难关

我于 2015 年 12 月 12 日首次贡献了25美金,之后一些网上活动或稿子登了又赚到一些小钱,Paypal多了点资金,就继续努力。至今,已经借贷了7次。虽然总款项不多,但至少已经开始了。开始工作后,当然更会继续下去,也会“加码”!


若大家对这有意义的活动也有兴趣,欢迎一起来参与

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不先帮助自己国家的人?只能说,在自己国内,我还没找到这种管道。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