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nting Down the Days in Hawaii

Posted on Monday, 21 January 2013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又是另一个星期天晚。这是我在夏威夷最后第二个星期天了。

昨天,终于上完一个很tough的科目,Economic & Financial Environment。之前的科目,都是平均一两份功课;这一个,上六天课,有五个presentations。终于熬完了,很想放松,但看到接踵而来的许多东西,似乎还不是松懈下来的时候。特地不带午餐去学校,那就可以“逼使”自己不会拖到太迟才回家。我在家的productivity比在学校高得多。

日本人是很“群体”的民族。上星期想说跟跟他们的style,所以就算东西做完了,也留在学校等他们完成。结果是,好累。通常我的脑子在6-7pm就已经不能function。星期五,回到家都已经是晚上九点了。老实说,我受不了。等来等去,我觉得很辛苦。所以,这星期,我还是选择了回到老样子。讨论后把我的部分做完(powerpoint),然后就先行离开。无论如何,我也学会了,在离开之前,说一句 otsukaresama-deshita(辛苦你啦)!一句话,换回我好多的时间和精神。

昨天离开学校前,日籍女同学Nao问我是否要和他们一起去Hanauma Bay,但却没说好时间。我先行回家,也没期待太多,反正我原本的计划是准备隔天0900和同学的讨论。回家煮、吃了午餐,懒懒的,听到电台介绍关于“雨是甜的”微电影,便上youtube找。还没把微电影看完,同学“舒几”来了(其实他时常来我家,他和玛莎鲁与尤一基很friend)。一如往常我的房门是打开的,所以要找我很容易。他说我要不要一起去,马上出发。我收拾了一些东西,五分钟以内就和他们一起出发了。有三人:舒几、玛莎鲁、我。Nao因为忘了带家里钥匙回不去拿东西;我家尤一基则因为上星期忙着考潜水执照没时间打扫房间,而决定留在家做家务。


三点半才出发,是有点迟,幸好驾车去不远,十分钟以内可以抵达。他俩之前都去过了,除了我。我来夏威夷之后,没去申请State ID,照理说我是要付$7.5的。没想到买票时,可能我真的看起来很年轻(呵呵呵),售票员主动问我是不是学生?我说是,并把学生证拿给他看。就这样,他给了我一张$0.00的发票。“你很幸运”玛莎鲁这么说。确实是傻人有傻福,哈哈!

如果是第一次去Hanauma Bay,必须先看一个大约10分钟的短片。我没得选择,而玛莎鲁也陪我一起去看(舒几本来要出回去载Nao,但后来她又取消了)。不懂为什么,我其实蛮爱那个短片的。可能是因为荧幕大,看到迷人的海底世界,会以为自己已经在海里、那些漂亮的鱼儿都触手可及的感觉。





到了海边,我先让他俩去浮潜,我则拿着单反在附近拍照(不然之后手湿湿咸咸的再去碰宝贝就不好)。拍完了,可以下水了,又担心我们把东西放在那里不懂是否安全(其实没啥贵重东西,只是担心我的宝贝),所以我就只是在附近的地方,他俩去的是比较远、比较有鱼的地方。一入海,哇塞,好冷噢!是冷到那种你觉得或许一直在水里会比较好的感觉。不然你上岸,风吹过来,更加寒!

后来,玛莎鲁来找我,问我说为什么不去比较多鱼的地方,我告诉他我的隐忧。他就说,“你去吧,让我看顾我们的东西就好。”他知道我是很straightforward的人,是不会不好意思的。既然他如此offer,我就不客气啦。我很想去试试用我的相机在水里拍照。上次去潜水,用underwater mode,效果都不好,有一个潜友给了我一些设定,我跃跃欲试。和舒几一起浮潜了一些地方,他先上岸,我在那里have my own fun直到听到广播叫我们离开。还不错,竟然在很浅的地方也可以看到很大的鳗鱼。




一上岸,我也是冷到半死,快快跑回去我们放东西的地方,拿毛巾把自己擦干。舒几说,下次要早一点去,就不会那么冷。不懂我是不是表露出很开心的脸,舒几竟然问我,下次还要来吗?哈哈哈~ 我的左膝盖又受伤了,可能是因为那些石头。

“你似乎每次都受伤的哦!”玛莎鲁调侃我说。
“没关系,小事而已。我不会哭的,你放心。”我又牙尖嘴利地回答。
“You are very tough.”不管是称赞还是怎样,我都会把这当成是compliment,呵呵。

回程中,我们也在一个scenic point停下拍照。其实在我抵达夏威夷的首天,屋主Bob已经载我到Hanauma Bay一带,但那是在公路旁俯瞰下去,并没有买票进去。那个scenic point,我也很想停下好几次了,但驾车的不是我,不好意思开声要求。这次司机的建议正合我意啊!


差不多回到Hawaii Kai Drive时,左边是海边和夕阳。玛莎鲁问说,我们在这里还有几天?我说还有11天。可是对日本人来说,去夏威夷可说是很容易的事,也称得上是家常便饭。没有繁冗的签证申请程序、靠近日本,而且他们来这里的消费甚至比在日本还便宜。至于我,就应该不会再来了。想到要申请美国签证的麻烦,我就跟自己说“算了吧”!

“夏威夷的夕阳真美呀!”玛莎鲁说。
“夕阳到处都有。是因为你在日本都工作到三更半夜,所以没机会看到吧!”我说。
“不是呀,我的公司就在海边。”玛莎鲁住在日本的福冈。

说着说着,舒几已经把车停下来了。我们三人就很“浪漫地”一起去欣赏夕阳。有夕阳,就想到剪影。可能是之前被海水冷到,我一直拍不出有feel的剪影照。一下这张算是比较满意的了,舒几是模特。


“下个月,我们都不在这里了。不懂到时会不会怀念在这里的生活?”我又说。
“请不要提这个。”(日本人确实是比较喜欢逃避)

回到家,我说,又一天过去了,所以我们只剩下十天。这种感觉最令人难以面对的了。一些东西,你知道有一天会结束,也知道结束过后你会有多怀念。但时间,就是一分一秒过去,不管你有什么心情,它还是继续前进。你知道珍惜当下是最好的方式,但有时,就还是会贪心,希望当下即是永恒。

我在夏威夷的日子,已经进入倒数阶段了。

0 comments: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