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king Koko Head

Posted on Wednesday, 30 January 2013 by haan | 4 comments
Labels:

星期天(27/1),我理应去潜水的。报名了要去三个深潜,也付了USD100,想说那就是我在夏威夷的最后一次潜水了。有点期待。

一大早起来,吃了早餐、准备好了所有东西,就骑着脚踏车从家里出发。在夏威夷,最幸福的就是:骑15分钟脚车就可以出海潜水了。在大马,最近的刁曼岛也要先驾5小时的车,然后再等不准时的船,长途跋涉才去到目的地、才可以开始潜水。


去到潜店,却被告知船只出了状况,所以不能出海。其实前一晚船只就坏了,但由于潜店没有我的电话号码,所以通知不到我。一船三潜的,只有星期天。下个星期天,我已经在日本了。由于安排不到另外一天,我唯有拿回钱而已。负责人不断道歉,但我了解那也不是他的错。已经两次了。想去深潜都去不成。难道老天如此安排,又有祂特别的原因?

打算趁机去把银行户口关了(银行就在附近),但由于是星期天,也没工作。最后,唯有扫兴地慢慢骑脚车回家。回到家,就做些可以在家做的事咯。突然间多出了时间,确实有点不知所措,想说或许可以开始收拾行李。

中午时分,去厨房时看到尤一基。昨天跟他提到我今天会去潜水,所以当他看到我,也很惊讶,我也就把前因后果告诉他。然后他就问我,要不要一起去爬Koko Head?他和舒几会去。Koko Head我是想去了很久,所以我说好。原本说是中午12点出发的,但咪咪摸摸的舒几,不懂干嘛,最后我们1230才出发。舒几的习性,基本上我们已经习惯了。




先把车驾到Koko Head District Park,很容易就找到了始发点。他俩之前都有跑42公里的Honolulu Marathon,所以体能最差的应该是我。看到很陡的步道,舒几似乎觉得那不是开玩笑的,所以先做一些伸展的热身运动。然后他说:this is not a race。哈哈,当然不是一场比赛啦。我们慢慢、跟着自己的体力慢慢上去就好。不需要勉强。

Koko Head最好的就是,那是笔直的一条步道,你可以很清楚看到距离终点还有多远。据资料显示,那里一共有1048个阶梯。出门前,尤一基还说应该不难,他想穿拖鞋去就好。幸好,他最终还是穿了一双运动鞋。

根据照片的时间显示,我们花了大约50分钟才征服了1048级的阶梯。之前听我的host说,他儿子来夏威夷度假时,都会跑上去跑下来。当天我们确实见到一个很强的女生。我们大概是同一时间开始的吧。当我们还在上去的途中喘气休息时,她已经在往下跑了。

上到去,就会觉得,一切辛苦都是值得的。360度的美景,可以清楚看到漂亮的Hanauma Bay、Makapuu Lighthouse、Sandy Beach,也看得到远处的Diamond Head及Honolulu town。在上面,我真的有不想下山的感觉,但肚子好饿。带去的水,喝完了;也忘了带一些可以补充能量的食物。

背景是Sandy Beach

背景是Hanauma Bay

拍完了照、休息够了,我们就下山。如果你还记得,我是“上山一条虫、下山一条龙”的人。幸好那天,也没落后两个男生多少。下山呢,我依然是第一个。由于很陡,我都是两步一阶梯般慢慢下。还没下到山脚,他们已经在说他们的膝盖很痛了。至于我,就还好,都不敢“大大力顿”,不然会很伤膝盖。

忘了说,途中有一小段是特别可怕的。你要很小心地才在每一个木头上。我这种爱刺激、爱高度的人,起先也会有点脚软。但我跟自己说,不要乱乱想,要concentrate。然后我就把注意力放在每一根木头上,确保自己以平均的速度前进,并且不要踩空。很快地,就走完了。

险峻的一段

走去拿车之前,舒几的脚已经在发抖了。上次五人参加马拉松,很出乎预料地,他竟然是第一个抵达终点的人。根据他平时慢慢的动作,而且是五人之中最“不瘦”的事实,我确实掉眼镜了!拿了车,他们说要去The Shack吃午餐、喝酒。尤一基跟我说,你可以不喝酒。很明显他们要我一起去。由于是跟人家的车,我也会顺他们的意。

他俩都是酒鬼。The Shack是他们最爱的地方,但我到当天,才是第一次去。后来,咖古也去那里join我们。付钱时,我问尤一基说,我必须付多少钱?他说这一次你不必付。我有点奇怪,因为一向来我们都是AA制的。

尤一基:这是日本人的传统,女生是不必付钱的。
我:(开玩笑)这是不是歧视呀?
咖古:就是因为这种歧视,日本女性才能那么长命。
我:那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你们歧视我?”
咖古:是的,你应该这么说。
我:(对着尤一基说)Thank you for discriminating me。


和日本人在一起,或许有时我也应该“入乡随俗”?其实有了那个不好的经验,我应该多问一句:“你会不会在一星期、一个月或一年后,才跟我说我欠你钱,想跟我要钱?”Anyway,我相信他们不会。而且那天我吃的东西也没有多少钱。

当天傍晚,我在整理着照片时,玛莎鲁来瞧我门,说他买了cheesecake(在The Cheesecake Factory买的),邀我一起吃。去到厨房,又看到咖古!没想到那么快又见到他第二次。是玛莎鲁打电话给他叫他去我们家的。就这样,我们四人又吃了半个cheesecake(一个USD26),然后就坐在那里聊天,直到咖古1930要离开为止。


不懂为什么,据这两年的情况看来,似乎我都比较能参男生。虽然日本人开始时也差不多令我抓狂,但我似乎也很快就适应了。他们也知道我的性格,不转弯抹角,有什么就直接说。那天我们聊到在工作上,怎么处理decision-making。我说,我通常都是先斩后奏,没有先问过上司。而他们,则是什么都要请示上司,所以很多东西进行得很慢,是可以理解的。

“但为什么日本人做事慢,却可以成为比很多亚洲国家先进的国家?这是我不太明白的。”我问。
“日本人虽然慢,但他们用好长好长的时间在工作上。”尤一基解释。

这一趟旅程,老实说,就是增进了我对日本人的了解。原本我以为自己是很“亚洲style”的,但遇到日本人,我才发觉,其实我是亚洲人外表,里头的处事方法、作风、性格都比较西式。日本人才是很典型的Asian style。

所以说,有时,我们是要通过其他人,才能比较了解自己。

4 comments:

saukeng lai said...

险峻一段,好可怕!我不怕高,可是对那些有间隙的桥或梯会失去平衡。

haan said...

哈哈,没得选了。没有理由在那里放弃的,唯有顶硬上!

DK said...

结果,你看了 Hawaii Five-O 没?

haan said...

DK,还没有!!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