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econd Last Week In Hawaii (I)

Posted on Monday, 28 January 2013 by haan | 0 comments
Labels: ,

似乎一直没有时间好好写博客。

都是每一两个星期的“周记”般在写。在Oahu玩了好多地方,但也一样,没好好地写。有时忙起来,又有些东西要讲,就只在面子书上呢喃。至少,那也是一种记录的管道。

上一篇之后,又过了一星期。已经进入倒数第六天了。今天本来是要去潜水,所以一早就起身了,然后准备好、骑15分钟脚车到潜水中心。抵达时,就有一点奇怪,为什么没看到船。原来,船坏了,所以今天不能出海。由于我没有给潜店电话号码,所以他们不能事先通知我。原本以为今天都会忙潜水,突然间,就多出了一天。就拿些时间来写东西吧。


1月19号:咖古要把车驾回租车公司做例行检查,叫我陪他去,我也就去了。我每次跟他的车出去玩,而且很多个早上,我走路上学时如果碰见他,他都会停下车来、响笛,示意我上他的车。受人恩惠那么多,我要拒绝都不好意思啦。他说每次他都只听懂50%的内容(租车公司的人跟他说英文),我也知道他不太会争取东西,所以去帮个忙我觉得也很应该。上次去,我们成功把jeep换成七人车(没有多收费)。这回去,竟然发现他之前付了很多不该付的钱(比如没租GPS却被说有),算一算,一共可以refund大概美金一千块!

我问他,你签名付钱之前,没有检查发票的吗?他说没有,他都是直接付钱而已,因为在日本,很少会有人犯这样的错,所以没有这种习惯。我只能回答说,下次让我来做你的生意吧,你应该很好骗!可是,他却会跟我说,根据汇率的转变,如果上次多付的钱现在可以拿回,他应该还有赚。他是Finance行业的,这种复杂的算法很厉害,那种简单的就不在乎,我则是相反。他还说要请我吃饭,我说不必,你拿回你不该付的钱,是天经地义的。

我对他说的“日本人都不会检查”这句话很怀疑,所以后来我问尤一基他是否也是这样的人(尤一基也有租车)。尤一基说,没有啊,每次他都会小心检查每一项才付钱。“他是有钱人,所以他不在意。”这是尤一基说的!

1月20号:早上0900,同学来我们家讨论功课。这一回,我又和尤一基同组了,另一个组员是Nao。我们三人都是certified divers。尤一基其实在上个星期才把课程完成,是个新鲜出炉的潜水员。做完了presentation的ppt,就开始看华人星光大道。看赵传唱live,真过瘾!

1月21号:Done my 2nd round of diving in Hawaii. When I go alone, there are much more possibilities. I got to buddy with someone from the US Air Force; the dive center staff talked much more with me; on the way leaving to get my bicycle, my DM called me from afar, I thought something went wrong so I walked back. In fact, he just wanted to say THANKS and shake hand with me. Anyway, I was supposed to go for barge dives, but someone put me on the wrong boat! So, I will have my 3rd round with them again on coming Sunday (not free but at acceptable discounted rate). This time would be wreck and drift dives (3 dives in total). The guy said he'd be on the boat, and would make sure there will be no mistake again! Let's see...


回到潜水中心后,在那里待了一下子。看照片啦、聊天啦,其中一个潜水中心人员一直怂恿我拿Nitrox。我没说好,打算回家问问认识的潜水导师,看需不需要、值不值得。原本以为大约中午1点就可以回到家,但我离开潜水中心时,已经是1435。骑脚车去附近吃披萨、再去买几个青椒,回到家时已经快1600了。同屋玛莎鲁说待会儿1650从家里出发,所以我得快快把自己处理好。洗头啦、吹头啦,一大堆。放了以上那张照片上面子书,朋友们说我已近很像是夏威夷人了!!真的吗?

先出发去餐厅的是尤一基、玛莎鲁、主办人Nao、我及Dom。日本同学说,主办人要我早去,因为要我帮忙negotiate(点菜,让总数维持在每人$30以内)。在这里,似乎需要negotiate的时候,日本同学都会想到我,我也很enjoy一次又一次的挑战。当然,我不曾让他们失望。途中,我们都在讨论功课(接下来要上的课是Business Law,有一个pre-class assignment)。突然间,主办人突然跟我和玛莎鲁说:“你们两个应该在一起。”不懂她为什么会这么说,但我的回答是:“让我回去查一查星座,看看双鱼座和处女座是否合拍。”对日本人来说,星座并不流行,他们关注的是血型。玛莎鲁和我两人都可以对这突如其来的句子应对自如,一点尴尬都没,代表我们之间真的“没事情”。绯闻被传多了,我已经可以应对自如!

(左起)我、生日会主办人Nao、菲律宾的Dom、绯闻男主角玛莎鲁。

我们去的是Bene Pesce Waikiki,是一间由日本人经营的意大利餐厅。忘了说,我们是为了庆祝咖古(21/1)和我同屋叠先生(23/1)的生日。我开始和餐厅老板以英文沟通,但说了两句他就开始跟我说日语。我当然听不懂。同学们开我玩笑说,你还没去到日本,就已经看似日本人了哦!我曾经告诉过他们我“去哪里都像当地人”的故事。我跟来自菲律宾的Dom说,我五月去菲律宾哦,他说,你已经很像很像菲律宾人了,呵呵。老板很好,给我们免费的汽水,而且还有不错的建议。这间餐厅,值得推荐!Mushroom risotto、意大利式披萨都好吃,只是份量不太大,可能吃不饱。

等着其他人抵达的当儿,主办人问玛莎鲁有什么择偶条件。“他喜欢韩国女生的。”我已经可以替他回答。后来,他说,他已经把范围扩大到“亚洲”,因为只是韩国,机率很小!其实玛莎鲁这个人内外很不搭。你看他害羞腼腆的外表,但他喜欢赛车、射击、驾驶各种交通工具(包括小型飞机)、他的laptop也是自己去买各个部分然后自己“堆砌”而成的,这一方面是很典型的男生性格。另一方面,他却不喝酒(他通常都是去“陪坐”,然后帮酒精指数超标的人尤一基驾车回家),而且对语言很有兴趣,会说一点中文和韩文,并且也是爱明信片之人。这几个月,他和咖古是我主要的日语老师,而我当然也教了他不少中文。我时常跟这两个人说,please be very straightforward to me,需要say no的时候,请直接说,不要跟我说yes... but,因为我只听到yes,我听不到but。可能是因为关系比较好,所以会被不同的人误解我分别和他们两人有什么“特别关系”。

当晚,我看到平时比较严肃的小麦特别high。“我觉得你今天似乎很开心的样子。”我老实跟他说。“有得喝酒我都会很开心。”他如此回答。在大家眼里,他是一个脾气比较不好的人,有时难免会对他“敬而远之”。

(左起)穿红色花衬衫的是我的同屋叠先生、也很喜欢找我帮忙negotiate的咖古(我替他处理很多关于他车子的事)、
上海的车毅、时常来我家的舒几。照片是小麦拍的。
当晚回家时,我也很开心。三天内,分别有三个人都觉得我还是学生。就算没说我是学生,也猜我只是23岁(一个带两个儿子去潜水的妈妈猜的,她的儿子分别是17和23岁)。难道来到美国,除了可以把size减到S,年纪也可以小一点?是我很努力念书,所以很有“学生样”?还是脱离了旅行三个月,开始“相由心生”?我一直认为,旅行是会让人心境变年轻的,只是说到外表,晒多了、保养少了,难免会和心境的年龄背道而驰。

1月22号:收到某人的电邮,跟我要钱,说那些是我欠她的。其实从美国大陆旅游回来那天,我就已经把账目都做好了发给大家。谁欠谁多少钱,大家也都在新的一年来临前“把债给清了。其中一人一直不还钱,我催了一次,她装作不知道,我想也就算了,就把那数目纳入bad debt(收不回的烂帐),想说一点钱就可以让我看清楚一个人,其实也蛮值得的。下一次,就不要那么容易相信人(还要选择一起去旅行才是最大的错),或被谁的“装大方”骗到。

之前她常来我家煮食,有时带了一些东西来放在我这里(都是我不需要的),后来又没说要拿回,我以为她是不要了(因为她家不能煮)。至于那些她说要拿回的,我也都给回她了。现在竟然说要跟我收这些东西的钱。其实如果你跟我说你没钱、需要救济,或许我会给你钱。但你说成是我欠你的,就no way。我把我的观点写完出来,也阐明那笔bad debt我已经没想要收回,更说明她在我这里吃过喝过用过、给我同屋及我制造出来的许多麻烦,全部都是免费的,我肯定不会突然在哪一天发信跟她要钱。我也说,不要再来烦我,我不会再回复任何电邮。隔天,我把她留下的东西统统还给她,她要怎么处理它们与我无关,我只求大家今后没有任何拖欠。

这种事情,我一直以为只会发生在电视剧里头。没想到,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但当然,我也不是善男信女。别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好处,尤其是那些不合理的。所以,lesson learned是什么?就是,当人家看似大方地带任何东西给你时(贵的也好、便宜的也好),我们可以做的有:(一)坚持不接受,或(二)问清楚那个人,会不会在几个月后或几十年后发信给你说,要跟你收钱?

0 comments:

Followers

Comments

Recent Comments Widget by Blogger Widge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