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fwcg"></rt><cite id="ofwcg"></cite>
    <rt id="ofwcg"></rt>

  • 新華報業網 > 江蘇 > 文化 > 正文
    《野蜂飛舞》作者黃蓓佳接受交匯點記者專訪:天真與經驗之歌
    2019/11/20 21:53  新華報業網  

      

      11月14日,2019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在上海揭曉,江蘇作家黃蓓佳以《野蜂飛舞》一書摘得“年度圖書(文字)獎”。黃蓓佳,這位在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界堪稱多產的著名作家,塑造了一大批生動鮮活的代表性主人公,為千萬兒童讀者帶來了難忘記憶?;顫娡⒌膭撟魃Ρ澈?,是一個怎樣的黃蓓佳?剛剛領獎回來的黃蓓佳,在南京接受了記者專訪對話 ——

      

      創作正如快樂地挖井

      從早期《我要做個好孩子》《今天我是升旗手》開始,黃蓓佳耕耘兒童文學已有二三十年之久,依然不斷給讀者帶來新驚喜,近年來的新作《童眸》《野蜂飛舞》相繼獲得中國好書獎、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等大獎。擅長挖掘兒童內心、創作體裁豐富的黃蓓佳,用一支靈動之筆,拓寬了“中國式童年”的寫作視野。

      出現在記者面前的黃蓓佳,氣質上透露著超越年齡的精致與優雅,在講述自己怎樣走上兒童文學創作道路,又是如何看待自己身上“兒童文學作家”這個標簽時,她在率性而敏感的表達之外,又流露出幾分特有的冷靜觀察與鋒利思辨,交織出一位獨具個性的當代作家形象。

      自稱“隨性”的黃蓓佳,對自己的寫作之路用“順風順水”來形容。老家在江蘇如皋,1977年恢復高考時成功考入北京大學中文系,畢業后做了一份與文學無關的工作。在那個文學熱彌漫全社會的年代,寫作對才華橫溢的她顯然更具吸引力。于是,她“上班第一天起就想著要逃離”。上世紀八十年代,江蘇作協正好成立青年創作組,她成功入選,從此過上了理想中的職業作家的生活。

      這條直通人生理想的快車道上,黃蓓佳開始了汪洋而率性的創作,八九十年代,她試遍蕪雜的文體與題材:短篇小說、中篇小說、長篇小說、散文、電影、電視劇,成人文學、兒童文學,統統涉獵,她編劇的《新亂世佳人》是當年電視臺的熱播劇。對這一切,她用好玩、興奮來形容?!坝械娜藢懽骶拖袷倾@一口深井,不停往下鉆,可是我就愛東挖一口井,西挖一口井,這樣比較開心?!?/p>

      

      挖到了兒童文學這口井,緣于1996年黃蓓佳陪伴女兒小升初的經歷。那半年時間里,她一路陪伴孩子經歷了殘酷的“升學大戰”,對教育問題和孩子成長話題有了諸多感慨。孩子上學塵埃落定,她很快就寫出了長篇小說《我要做好孩子》,主人公小學六年級學生金鈴的故事,其中不少就來自于她的切身體會。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這部將近20萬字的長篇小說,她竟然只花了20天就一口氣寫完?!昂枚嗲楣澏际巧钪邪l生過的事情,無數生動的場景爭先恐后要涌出筆端,我駕輕就熟,寫起來順得不得了!”

      這部無心插柳之作,當年贏得了很多大獎,至今仍被各地列為學校閱讀課的必讀書目,發行數量早已超百萬。此后《今天我是升旗手》、“5個8歲”系列等作品陸續出爐,她以自己獨特的文字調性與情感溫度,建立了極具辨識度的黃蓓佳“兒童文學美學”。

      這次獲獎的《野蜂飛舞》是一部歷史小說,也是黃蓓佳突破文學路徑的新嘗試?!耙暂p盈的敘述語言、明麗的童年視角,勾連起沉重的抗戰歷史題材和波瀾壯闊的時代背景,書寫一代知識分子的家國情懷?!边@是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對于《野蜂飛舞》一書的評價。這本書聚焦抗戰時期的華西壩,描繪了烽火歲月中六個孩子不同尋常的童年故事,可謂是黃蓓佳對自我的又一次顛覆性超越。

      寫《野蜂飛舞》的念頭,黃蓓佳“養”了很久?!叭昵熬陀羞@樣的打算,當時想寫的是一群知識分子在抗戰后方的堅守和傳承?!焙髞碛捎诜N種原因,這本書一直沒有動筆。最近幾年,她無意中了邂逅了《風過華西壩》這部書,讓她對抗日戰爭時期內遷成都華西壩上的燕京大學、金陵大學、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齊魯大學和華西協合大學聯合辦學的歷史起了興趣,也讓她誕生了在這個背景中嵌入一群孩子故事的想法。為了這次寫作,黃蓓佳還特地去了聯合大學的舊址——今天的華西醫學院尋覓靈感,最終另辟蹊徑地將孩子們的眼光引向歷史之中。

      

      好作品是寫靈魂的

      不少人常常覺得兒童文學“淺”??墒屈S蓓佳的作品從不避諱留守兒童、校園霸凌、環境保護這一類沉重艱澀的社會問題。對此,她有一句宣言:“好作品是寫靈魂的,寫細節的,不是寫淺表故事的?!?/p>

      她自我剖析說,“我是從成人文學轉過來寫兒童文學的,所以我的寫作跟純粹的兒童文學不一樣,他們關注的完全是兒童的世界,而我一動筆,就不由自主地進入到更寬廣的社會生活當中?!泵恳淮蝿撟?,黃蓓佳都力圖對故事的文本呈現有著深刻的謀劃,“孩子的成長其實是在一條幽暗的通道里前行的,也是會跌跌撞撞的,會經歷特別無望的過程。只是有時候孩子不會喊,我們也不懂傾聽,漠視了他們復雜的成長世界?!?/p>

      因此,黃蓓佳更愿意以平等、開放的姿態去與孩子的心靈對話。她認為,如今兒童文學之中娛樂化、低齡化、簡單化的東西太多,對提升兒童的心智沒有太多幫助?!捌鋵?,兒童的可塑性極強,如果你給他的東西暫時不懂,他會努力踮起腳尖去夠,會促使他長大、成熟?!?/p>

      

      《余寶的世界》這本書,就有點悲劇色彩甚至有幾分“黑暗”之感。小男孩余寶經歷的并不是沒心沒肺的歡樂童年,反而充滿了異樣的沉重。他和爸爸目睹了一起慘烈的車禍,由于肇事車輛是爸爸所在公司老板的座駕,父子倆沒有選擇當場報警,由此余寶一家卷入了一場災難?!锻肥屈S蓓佳所有兒童作品中寫作時間最長的一部,蘇中小鎮“仁字巷”里,孩子們復雜的人性也讓讀者感受到了幾分沉重。白毛因患有絕癥,他便豁出去展現出了惡的人性;二丫頭曾經萌生想把傻姐姐推下河淹死她的想法……當然,黃蓓佳也始終把握著作品明亮、溫暖的底色。評論界認為,從成人作家如何書寫童年經驗,如何有效發揮深刻和純真在文本當中的作用看,《童眸》的書寫相當成功,“它不避諱童年的殘酷,在殘酷基礎上寫善良,體現了人性的深刻?!?/p>

      創作日豐,對于自己被封的“兒童文學作家”標簽,黃蓓佳倒是快人快語,“其實按我的個人意愿,還是更喜歡寫成人作品,能夠盡興,可以收放自如?!彼孤实卣f,總覺得寫兒童文學不足以表達人生的感慨,“寫兒童作品束縛太多,要考慮小孩子的閱讀口味,考慮故事性,考慮出版機構的接受度,還要考慮語言純潔不純潔。所以寫著寫著,我就要寫一部成人文學,讓自己爆發一下,盡情地舒展一下?!?/p>

      可是反過來,兒童文學那種毛茸茸的手感,又讓她心愛不已。所以這二十年中,黃蓓佳一直在兩種寫作類型之間轉換和漂移。

      “跨界”多時,黃蓓佳也寧愿有意無意地打破這條有形的邊界:“好的兒童文學,成年人一樣能看得津津有味,甚至應該更令人動容?!?/p>

      時代在發展,閱讀在進化。對于如今生活在網絡時代的00后、10后的孩子們,是否感覺到他們的生活難以駕馭了?對此,黃蓓佳倒沒有擔憂,“我們小時候有我們的喜好與憎惡,現在的孩子也同樣如此。我們的愛、我們的恨、我們的喜愛、我們的快樂,靈魂深處的東西還是一樣的?!?/p>

      重復自己形不成挑戰

      如今,嚴肅文學受到網絡碎片閱讀的嚴重沖擊,但是兒童閱讀卻越來越受到全社會的重視?!霸趪烂C文學哀鴻遍野的時候,兒童文學還風景這邊獨好?!边@也讓黃蓓佳笑著感嘆“幸運”。

      如今,黃蓓佳的作品被翻譯成法文、英文、德文、韓文、俄文、日文出版,累計輸出海外版權數十種,文學影響力輻射全球。她坦言,現在中國兒童文學生態比之前有了長足進步,尤其是曹文軒老師獲得安徒生文學獎以后,全世界開始對中國兒童文學有一些新認識,對引進中國兒童文學版權非常積極。這些改變,也促使她用更寬廣的世界視角去審視兒童文學。

      黃蓓佳注意到,當前全世界對于“兒童閱讀”的理念,有著參差形態?!氨热缯f法國,基本上從幼兒繪本閱讀直接跳到青少年閱讀、成人閱讀,根本沒有兒童閱讀6-12歲這一階段。我們看法國的中學考試,經??嫉揭恍┖苌羁痰恼軐W作文題目,這與他們的閱讀形態有關?!绷硗?,從日本開始蔓延一股潮流,成年人反而熱衷追逐低幼化的漫畫、繪本,實際上這些簡單的文字與圖畫,也能蘊含一些較為哲理的表達。這些形態對于我們當前的圖書出版都有著鏡鑒作用。

      “應該說這是我們國家圖書出版最繁茂的時期,但同時也是一個魚龍混雜的時期?!秉S蓓佳說,當前值得警惕的是童書出版的無序之狀。由于童書市場這塊蛋糕誘人,一些低幼化、娛樂化傾向嚴重的快餐童書充斥市場,質量堪憂;此外,對于同一本童書,出版社重復出版的現象嚴重,浪費了大量資源。

      黃蓓佳回憶,在自己的成長年代,閱讀文學作品是一件奢侈的事,她記得自己七八歲時讀的第一本小說是《野火春風斗古城》。在之后,她的“偷偷閱讀史”既雜且亂,讀《紅日》《紅巖》《紅旗譜》《林海雪原》《苦菜花》這些英雄情結的圖書,還讀過國內的四大名著。讀過《靜靜的頓河》,高爾基的《母親》,“這些書把我讀成了一個很天真的理想主義者?!?/p>

      這種“天真”之情彌漫在她對自己生活的描述中,讓人感受到這位作家率性恣肆的生活。她說自己不善言辭、不善交際,只喜歡“宅”在家,可以整整一個星期都不開鎖出門,吃飯就靠冰箱里簡單的食材對付一下。然而,從精神層面而言,她的生活卻充滿了鮮活靈動的質感,流露著對世界的好奇心和巨大的熱情。她熱衷旅游,已經去過六十余個國家和地區,僅僅今年秋天,她就去了格魯吉亞、新西蘭等地旅游。除此之外,她閱讀、追劇、看時政新聞、刷朋友圈,樣樣樂在其中。

      實際上,自稱不善于跟人聊天的她,其實有著一雙非常善于觀察的眼睛。黃蓓佳向記者聊起一些生活小細節,顯示出她善于捕捉細節與觀察世相的玲瓏之心?!拔以诓蛷d吃飯,從來不喜歡坐包間,就喜歡坐在大堂。一邊吃飯一邊觀察周圍的人,猜測他們是什么關系,這是夫妻兩個,還是情人、朋友、同事?”除了這種即興觀察,她還把每次去學校做讀書活動也當作是了解小讀者的一扇窗口。當被孩子們包圍著要簽名時,她馬上不失時機地觀察孩子們的各種小動作和神情。

      在黃蓓佳看來,所有的生活經驗、文學經歷、創作、閱讀都是藝術積累的一部分,積累到一定程度,才能有得心應手之感?!笆指泻头执绲恼莆?,50歲之后才明白,才能覺得游刃有余!”

      有了素材積累,還需要不停地反芻?!吧习嘧?小時之外就完全放松了,但是作家醒著的每一分鐘,腦子里都會有各種各樣的念頭在爆炸?!秉S蓓佳說自己的創作過程是“糾結型”的?!耙粋€念頭,可以養在心里養幾年、幾十年。許多年后,這個念頭又有了新的拓展,就撿起來再想。你只有想到圓滿了,想到興奮了,才能開始寫?!?/p>

      四五十歲前寫作,黃蓓佳幾乎從來不修改,稿紙上的文字像螞蟻一樣密密麻麻,電腦上敲完字了以后也立即點發送。如今,她對作品卻愈發苛刻與挑剔起來,常常改了又改,刻意讓作品的節奏慢了下來。

      “我不喜歡去重復自己,這沒意思,對我形不成挑戰,我每部作品都想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秉S蓓佳透露,明年初自己的一部新作即將出版,而另一段寫跨國題材的兒童作品正在醞釀中?!跋M业拿恳槐緝和膶W都能成為教科書式般的寫作,當然這是很高的目標了,但我的標準就是不要隨便拋出一部作品來,這個標尺在我自己心里面?!?/p>

      交匯點記者 顧星欣/文 余萍/攝

      

    標簽:
    責編:顧志銘

    版權和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為"交匯點、新華日報及其子報"或電頭為"新華報業網"的稿件,均為新華報業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新華報業網",并保留"新華報業網"的電頭。

    免責聲明:本站轉載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新華報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read_image_看圖王.jpg
    報業網書記頭像-吳政隆.png
    報業網書記頭像-許昆林.png
    蘇言.jpg
    受權.jpg
    周刊 報業網小banner_wps圖片.jpg
    cj.jpg

    相關網站

    二維碼.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網上不良信息_00.png
    動態.jpg
    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视频免费,男女性高爱潮是免费国产,成年男女视频免费网站有哪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