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aruyb"><meter id="aruyb"></meter></rp>
    1. <rp id="aruyb"><meter id="aruyb"></meter></rp>
        <tt id="aruyb"></tt>
        <rp id="aruyb"><meter id="aruyb"><button id="aruyb"></button></meter></rp>
            <rp id="aruyb"><nav id="aruyb"><button id="aruyb"></button></nav></rp>
          1. <source id="aruyb"><menuitem id="aruyb"><option id="aruyb"></option></menuitem></source>
              新華報業網 > 推薦 > 正文
              我與祖國共成長 | 黎介壽:精誠大醫 濟世強國
              2019/09/14 17:38  央廣軍事  

                央廣網9月12日消息(記者黃翔 董育銘)黎介壽,1924年出生,原南京軍區總醫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首批政府特殊津貼獲得者,我國腸外瘺治療的創始人、臨床營養支持的奠基人、亞洲人同種異體小腸移植的開拓者,先后榮膺軍隊專業技術重大貢獻獎、“何梁何利”獎、中國醫師獎、全國科技大會獎,被表彰為全軍培養人才先進個人,榮立一等功。

                

                黎介壽(資料圖)

                2019年5月23日下午,東部戰區總醫院舉行了一場隆重的儀式,為96歲的中國工程院黎介壽院士頒發中國人民解放軍勝利功勛榮譽章。走過90多載人生春秋,跨越新舊兩個社會,從事醫療工作70年,如今,當這枚沉甸甸的金色榮譽勛章掛在胸前時,黎介壽院士不由得百感交集,心潮澎湃。

                “我很高興接受這個榮譽勛章,對我來講,這是一生中的一件大事。我出生于1924年,至今快要走完了一生的路,但是現在回頭看,這一路走過來是非常幸運的,我感覺很高興?!?/p>

                

                年輕時期的黎介壽

                出身于湖南瀏陽一個書香門第的黎介壽,與哥哥黎鰲、弟弟黎磊石三個同胞兄弟,出生在風雨如晦、備受外國列強凌辱的舊中國,成長在日益強大的新中國,伴隨著祖國的發展與進步,他們在醫學領域也作出了開創性的貢獻,先后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醫學與衛生學部院士,成就了“黎氏三兄弟同為院士”的一段傳奇和佳話?;貞浧鹁攀嗄曜哌^的人生道路,黎介壽老人對當初選擇跟著共產黨走,積極投身新中國醫療事業,依舊感到無怨無悔。

                “從我懂事起,一直到1937年抗戰爆發以后,看到的、聽到的,和自己所經受的,都一直是在戰爭中。所以小時候,我一直向往著,長大了能為國家做點什么事情?!?/p>

                少年時代的黎介壽經常在戰火中隨家人顛沛流離,但是讀書報國的信念卻始終如一。1944年,棄文從醫的他以優異成績從醫學院畢業,分配到南京中央醫院做實習醫生。由于他勤學鉆研,短短幾年時間就成了一名優秀的外科醫生。

                隨著解放戰爭的隆隆炮聲響起,中國共產黨領導人民經過28年艱苦卓絕的斗爭,最終推翻了壓在人民頭上的三座大山,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勝利。1949年,南京解放前夕,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抉擇擺在黎介壽面前:是隨國民黨一起去臺灣,還是留在大陸?黎介壽與弟弟黎磊石徹夜長談,一致做出了和大哥黎鰲一樣的決定,留下來,跟著共產黨,建設新中國。

                

                黎氏三兄弟(左邊黎磊石,中間黎介壽,右邊黎鰲)

                “南京解放的時候,我面臨著一個重大選擇,是留在大陸,還是跟國民黨去臺灣。此前國民黨的所作所為,我看得很清楚了,是腐敗無能,不能領導我們國家強盛起來。而解放軍的官兵和國民黨的兵是完全兩樣,這也就說明共產黨的領導與國民黨的領導是完全不一樣的。所以那個時候,我就開始覺得,我留在大陸是對了,跟著共產黨走是有希望的?!?/p>

                1950年,黎介壽所在的南京中央醫院被解放軍部隊接管,正式更名為華東軍區醫院,5年后,又更名為南京軍區總醫院。那時候,剛成立不久的新中國百廢待興,醫療事業也在艱難中緩慢起步。盡管當時的醫療條件和生活水平較為落后,但朝氣蓬勃的新中國讓黎介壽和同事們,對未來的一切都充滿了信心與期待。

                “那時候,我們國家缺醫少藥,條件非常艱苦。早晨我們去查房的時候,給病人抽血、打針,都是由我們醫生做,現在都是護士做的工作,原來我們做。晚上就睡在醫院里,我記得是兩棟鐵皮房子,臨時搭的,現在的工棚都比它好。解放軍的指導員基本上天天在病房里頭,我們晚上搶救病人值班的時候,他都陪著,他給你燒點水、燒點面條,醫院里的生活就逐漸恢復了?!?/p>

                1950年10月25日,抗美援朝戰爭爆發。兩年之后的1952年,28歲的黎介壽作為華東軍區醫療隊副隊長,帶隊在朝鮮戰場后方參加傷員救治工作。志愿軍將士們在嚴寒中不計個人安危浴血奮戰的精神深深打動了他,回到醫院后,黎介壽立即遞交了入伍申請書。

                “當年,我參加了軍隊的很多醫療工作,到后來又參加了抗美援朝戰爭。我越來越覺得,共產黨領導的軍隊確實不同于國民黨軍隊,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凝聚力非常好,所有的戰士能夠一心為國家的強盛而努力?!?/p>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后,黨和政府全力投入到社會主義建設中。為了解決缺醫少藥,傳染病、地方病肆虐等問題,國家大力發展公共醫療衛生事業,年輕的黎介壽和同事們有了更加廣闊的事業舞臺。1963年,39歲的黎介壽終于被批準特招入伍,成為一名光榮的人民軍醫。他長達半個世紀的腸道病研究也從此拉開了序幕。

                

                那一年,黎介壽所在的南京軍區總醫院收治了一名生命垂危的小男孩?;颊弑凰偷结t院時,已經發生腸扭轉,經過緊急搶救,扭轉的小腸雖然被復原,但是,由于扭轉時間過長,患者的小腸已經嚴重缺血,情況非常危急。

                “腸子扭轉像什么呢?就像我們這么擰毛巾,一扭的話,腸子的血管就不通了,等腸子再松回來以后,但腸子的血已經恢復不到原來的樣子,都成了黑色的。腸子上的血管,如果血液停止流動六個小時后,這個腸子的功能就不能再恢復了。而當時這個小孩正處于這種情況。那個時候,營養治療、移植小腸的技術都沒有,實際上就宣布了他的死亡?!?/p>

                那時正值上世紀六十年代,我們國家腸道醫學領域的研究仍然處于摸索階段。面對這個棘手的難題,外科醫生們也陷入了兩難境地:要保住小男孩的性命就必須及時切除因缺血而壞死的部分小腸,可是,如果切除的小腸過多,在當時的醫療條件下,術后小腸機能又很難恢復。怎么辦?

                “主任就把我們科里的人都找去,商量治療的辦法。當時大家提了很多的方法。我說使用某一種藥,可以使血管擴張。大家說還能用藥嗎,血管已經痙攣了,血壓已經掉下來了,你再用藥就會使血管擴張,那個血壓不就掉下去了嗎?后來我說,先打十分之一劑量的藥,打一個小血管試試看。結果這個小血管一打,腸子的顏色變紅了,這一下就有希望了。于是,我們又把剩余的藥,打到大血管周圍,結果這個腸子就全好了?!?/p>

                按照黎介壽提出的方法進行搶救,已經變成黑色的小腸逐漸恢復了紅潤,小男孩終于從死亡的邊緣被奇跡般地拉了回來。但是,如何讓這些缺血的小腸恢復正常機能,又成了擺在黎介壽面前的一個新難題。

                “腸子缺血以后,后面應該怎么辦呢?主任對我說,這個治療方法既然是你提出來的,就交給你負責了,我就管了他三個月。這三個月時間里,我白天守著他,晚上就去查資料,琢磨著怎么去治療。當時不知道的問題太多了?!?/p>

                不知道的太多,想研究、想治愈的疾病也太多,在那個時代,這幾乎是醫生們共同面臨的一個專業問題。而就在這時,他積極要求入黨的問題也沒有解決。那些年,盡管他一直積極申請加入黨組織,但由于身處一個特殊的年代,他27次遞交入黨申請書,歷經30年時間卻未能如愿。但盡管如此,他對黨的感情不僅從未改變,愛黨信黨的心火反而愈燃愈烈。

                

                黎介壽院士下部隊,深入訓練場進行疾病調查,與戰士親切交談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奏響了改革開放的號角,古老的中國迎來了發展的春天。1979年,黎介壽的入黨申請獲得批準,年屆55歲的他,終于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入黨宣誓時,面對鮮紅的黨旗舉起右手,他的雙眼已噙滿淚水……

                “這30年中間,我確實受過很大波折,但是我沒有放棄我的信仰。因為一個人做工作,必須要有一定的信仰,要知道朝哪個方向走。我的方向是為了人民服務,是國家強盛,所以跟著共產黨走,也就是為人民服務,所以這個信仰是不可改變的,是我從內心中生發出來的,我這一輩子也就是走的這條路?!?/p>

                

                加入黨組織后的黎介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信念更加堅定。這一年,南京軍區總醫院成立了全軍腹部外科中心,在這里,黎介壽投入全部精力和心血,對腸道醫學展開了不懈的探索和研究。

                1987年,醫院收治了一位因腹腔大出血、整個小腸被切除的患者。經診斷,治療的唯一的辦法就是為患者移植一段小腸,可在當時,這項手術不僅在國內是空白,即便在亞洲也沒有成功的先例。最終,黎介壽和同事雖然用盡了各種治療手段,但也沒能將患者從死亡線上拉回來。那一夜,他把自己關在空蕩蕩的病房里,流下了愧疚的淚水。

                “那個時候就想,腎臟能做移植,肝臟能做移植,胰腺也在移植,小腸為什么不能做呢?做小腸移植,當時文獻上記載沒有成功的,連動物治療的記載都沒有,確實是一點資料都沒有,一點概念都沒有?!?/p>

                這件事,一直在黎介壽心中無法釋懷,他暗下決心:一定要把小腸移植這個世界性難題攻克下來。為此,他把辦公室搬進了動物實驗房,開始養豬、開刀和觀察,不間斷地記錄和分析動物小腸移植實驗的每項數據。

                “就在那個棚子里面做,沒有通風設備,還有豬的糞便味道。冬天呢,我們就給豬燒炭盆,燒煤爐,夏天沒有電扇,夏天我們給豬澆水,一天澆幾遍水?!?/p>

                

                手術中的黎介壽院士

                就是憑著這樣一股不怕臟、不怕苦的韌勁兒,黎介壽通過6年堅持不懈的嘗試和探索,終于在1992年成功完成了亞洲首次豬同種異體小腸移植實驗。動物試驗成功后,黎介壽馬不停蹄,開始著手把小腸移植推廣到臨床。兩年后,經過艱辛的努力,黎介壽終于為一位短腸綜合征患者成功移植了250厘米的異體小腸。

                “第一例手術是我自己做的,那年我70歲,我親自上的手術臺,做了12個小時,給她做成功了?!?/p>

                黎介壽的這臺手術,打破了亞洲小腸“零”移植的記錄。此后,黎介壽在這一領域繼續進行探索,并且不斷續寫著醫學傳奇。2003年10月,他成功進行親體供腸腸移植,從而完成了對腸功能障礙的系列研究;2010年,他帶領團隊研究的“腸功能障礙的治療”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他的醫學成果不僅造福千萬患者,而且蜚聲國內外。

                “我覺得,我們對腹腔感染的治療技術,即使在國際上來講,也應該算是走在了前列。近些年,我們到國外參加一些國際會議,在討論到一個問題的時候,經常有外國人就問,黎醫生是什么意見?這就說明,我這個黎醫生是值得他們重視的,說明我這個黎醫生所做的工作,還是有重要價值的?!?/p>

                

                黎介壽院士向年輕醫務人員傳道授業解惑

                從醫70多年來,黎介壽老人在醫學領域刻苦鉆研的同時,也親眼見證著國家和軍隊醫療衛生事業的發展。從早期群眾看病的老三樣“聽診器、血壓計、體溫表”,到如今的“B超、CT、核磁共振”;從背著藥箱走街串巷的“赤腳醫生”到互聯網醫療專家遠程問診,我國的醫療技術越來越先進,人民的平均壽命越來越長。作為一名老軍醫,黎介壽對此感到無比欣慰。

                “這幾十年的時間走過來,現在跟過去一對比,國家確實是一年比一年好,是在不斷前進?!?/p>

                2018年11月,隨著軍隊編制體制調整改革的深化,黎介壽所在的南京軍區南京總醫院,正式更名為東部戰區總醫院?,F在,盡管已經96歲高齡,但黎介壽仍然堅持參加每周一次的專家會診,帶著年輕醫生一起到病房巡視。這位已經在腸疾治療領域奮戰了一輩子的老軍醫,面對病患,目光中依然保持著從醫最初的那份熱情與執著。

                

                待病人如親人的黎介壽院士查房時同病人交流

                幾十年來,黎介壽院士對人類健康和醫學事業作出了突出貢獻。2014年4月,國際小行星中心發布公告,國際編號為192178的小行星被正式命名為“黎介壽星”,并刊入《國際小行星歷表》。從此,浩瀚的宇宙中多了一顆叫“黎介壽”的行星。

                畢生恪守“愛黨報國為民”的信仰,始終秉持精誠大醫、濟世強國的情懷。伴隨著新中國70年的腳步一路走來,黎介壽作為國際醫學界公認的“全世界研究腸道時間最長、最有成就的人”,奉獻的腳步從沒有停息。對于祖國和未來醫學事業的發展,他更是充滿了信心和期待。

                “醫生的目的是什么?是為了治病救人。治病的目的是什么?是給病人解決痛苦,為人民服務。我雖然離休了,但是我現在每天還在讀書,總覺得有些方面的能力水平不夠,總覺得治病時還有沒解決的問題。我很希望,我們的國家以后在醫學上,有中國人自己的特點。我相信,我們國家的醫學也好、科技水平也好,肯定要大大地發展?!?/p>

              標簽:
              責編:周莉娜

              版權和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為"交匯點、新華日報及其子報"或電頭為"新華報業網"的稿件,均為新華報業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新華報業網",并保留"新華報業網"的電頭。

              免責聲明:本站轉載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新華報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read_image_看圖王.jpg
              報業網書記頭像-吳政隆.png
              報業網書記頭像-許昆林.png
              蘇言.jpg
              受權.jpg
              周刊 報業網小banner_wps圖片.jpg
              cj.jpg

              相關網站

              二維碼.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網上不良信息_00.png
              動態.jpg
              亚洲精品美女久久久久9999
              <rp id="aruyb"><meter id="aruyb"></meter></rp>
                1. <rp id="aruyb"><meter id="aruyb"></meter></rp>
                    <tt id="aruyb"></tt>
                    <rp id="aruyb"><meter id="aruyb"><button id="aruyb"></button></meter></rp>
                        <rp id="aruyb"><nav id="aruyb"><button id="aruyb"></button></nav></rp>
                      1. <source id="aruyb"><menuitem id="aruyb"><option id="aruyb"></option></menuitem></sour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