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 id="ofwcg"></rt><cite id="ofwcg"></cite>
    <rt id="ofwcg"></rt>

  • 傳媒觀察丨輿論爭鋒:《新華日報》報道1946年較場口事件
    2021/06/04 15:28  傳媒觀察  

      編者按:在中國共產黨的歷史和中國現代傳媒的歷史上,《新華日報》都具有十分獨特的地位。從1938年到1947年,《新華日報》作為中國共產黨的機關報,在國民黨統治區的政治中心連續出版了9年。在抗戰勝利后從和平局面轉到全面內戰的過渡時期,《新華日報》的生存環境日趨險惡,同國民黨的斗爭也更加復雜尖銳。南京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陳玉申在《傳媒觀察》2020年第5期刊文,回顧了1946年重慶較場口事件后,《新華日報》與國民黨中央通訊社的輿論爭鋒。1946年2月,國民黨頑固派制造了震驚中外的重慶較場口慘案,國民黨的中央通訊社對慘案作了歪曲事實的報道,企圖混淆是非、推卸罪責?!缎氯A日報》為辨明事件真相,維護人民自由權利,同國民黨的新聞機構展開激烈交鋒,戳穿中央社顛倒黑白的謊言,揭露慘案背后的政治陰謀,在新聞輿論戰中取得壓倒性勝利,顯示了極強的戰斗精神和高超的斗爭藝術。

      1946年2月,國民黨頑固派制造了震驚中外的重慶較場口慘案,《新華日報》為辨明事件真相,維護人民自由權利,與國民黨的新聞機構展開激烈交鋒,在這場輿論戰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顯示了極強的戰斗精神和高超的斗爭藝術。

      較場口慘案的發生

      抗日戰爭勝利后,全國人民都渴望能有一個和平的環境來休養生息,醫治戰爭的創傷,重建自己的國家。在重慶談判中,國共兩黨達成了和平建國的基本方針,即國共雙方“以和平、民主、團結、統一為基礎”,“長期合作,避免內戰,建設獨立、自由和富強的新中國”。國民黨同意結束“訓政”,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和平建國方案和各項重要問題。1946年1月10日,由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中國民主同盟、中國青年黨和社會賢達五方代表參加的政治協商會議在重慶召開。經過22天的磋商和討論,政協會議分別就改組政府、施政綱領、軍事、國民大會、憲法草案五個問題達成了協議。在閉幕式上,各方面代表發言均稱贊政協取得很大成功,為中國開辟了一條和平、民主的新路。社會輿論對政協會議取得的成就也給予高度評價,希望各項協議能及早實施。

      在政協會議進行期間,為了促使會議成功,民主建國會等團體在中共的推動下成立了“政治協商會議陪都各界協進會”,多次召開民眾大會,邀請政協代表到會報告開會情形,聽取民眾的意見和建議,對開好政協會議起了積極的作用。政協會議閉幕后,為了鞏固會議的成果,促使五項協議的貫徹實施,協進會等23個團體發起舉行“陪都各界慶祝政治協商會議成功大會”,成立了大會籌備委員會,公開發布消息,發出通知,希望陪都所有團體都能參加。經參加籌備會的各團體協商,決定于2月10日上午在較場口廣場舉行慶祝大會,推選郭沫若、馬寅初、李德全、李公樸、章乃器、施復亮、史良等20多人組成大會主席團,以李德全為總主席,李公樸作總指揮。擬請政協代表孫科、邵力子、周恩來、董必武、沈鈞儒、張君勱、曾琦、胡霖、李燭塵、莫德惠、王云五等到會演講?;I備會還根據大會主旨印制了《告全國同胞書》,號召全國人民團結起來,共同為政協五項協議徹底實現與和平建國成功而奮斗!

      然而,當各界民眾為政協會議的成功而歡欣鼓舞之時,國民黨內部卻出現了強烈的反對聲浪。政協關于憲法草案的決議否定了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法理依據,改組政府的決議要求國民黨開放政權,容納反對黨,成立聯合政府。國民黨內部以CC派黨務官僚、黃埔系軍人和握有實權的黨政地方大員為主的頑固派,對國民黨代表在政協做出的讓步極為不滿,企圖推翻政協決議,繼續維持國民黨一黨專政的體制。

      慶祝政協成功大會的消息公布后,國民黨頑固派立即密謀策劃,進行破壞。2月8日,重慶市黨部主任委員方治主持召開臨時執委會議,討論部署如何對付較場口慶祝大會。列席會議的有重慶市警憲頭目,還有市農會常務理事劉野樵等國民黨控制的社團負責人。會議確定的行動計劃是:奪取大會主持權,“轉變會議內容”。

      慶祝大會原定10日上午9點半開始,8點剛過,劉野樵和市教育會理事長吳人初、市商會秘書周德侯、市黨部宣傳科長龐儀山等,糾合特務打手數百人搶先進入會場,分布在主席臺上下四周,還拉來了一個軍樂隊坐在主席臺上。大會總指揮李公樸剛到會場,劉野樵就立即提出大會總主席問題,李答待主席團成員到齊后共同商量。劉看到章乃器上臺,又去與章糾纏。正當大會主席團與劉野樵等磋商總主席人選時,主席臺四周的特務打手高聲起哄:“開會,開會!”周德侯趁勢搶占了擴音器,并對著臺下大叫:“我們選代表中國人口百分之八十的農會代表劉野樵任總主席!”臺下預置的打手鼓掌附和。既未經主席團同意,也未得大部分與會群眾認可,劉野樵即以總主席自居宣布開會,奏樂唱歌后,又要講話。李公樸、章乃器、施復亮等當即嚴詞抗議,申明須按籌備會原定的程序開會。施復亮向臺下群眾宣布請大會總指揮李公樸報告籌備經過,李剛走到臺前,即被特務打手包圍,拳打腳踢,從臺上打到臺下,頭部被鐵器打破,血流如注。郭沫若和主席團的一些人上去攔阻,也都被打。郭沫若的左額被打腫,眼鏡打落在地,胸部亦被踢。施復亮被一群暴徒打得遍體鱗傷,馬寅初的馬褂被暴徒搶去。沈鈞儒也被打手們包圍,幸有一群青年護送出去,始免被毆。當時在場的《新民報》記者鄧蜀生、姚江屏,《大公報》記者高學逵,《商務日報》記者梁柯平,因勸阻特務行兇,也遭毒打。特務們的暴行,引起臺下群情激憤,大家高呼不要打人。一部分暴徒跳下主席臺向群眾中打去,另一部分暴徒則把臺上的長條木凳向人群中拋擲。中國勞動協會職員陳培志和工人冉瑞武、梁永思、顧佐衡等身受重傷,與會群眾負傷、失蹤的有60多人。在這樣的情形下,籌備會原推定的大會主席團和被邀到會的部分政協代表被迫退出會場。周恩來、莫德惠、李燭塵、張君勱等政協代表到會時,被阻留場外。國民黨代表邵力子到會后,表示無可奈何,自行離去。在與會群眾紛紛散去之后,會場里只剩下數百名特務暴徒,把這個變了質的大會又開了下去,散發傳單口號和告市民書,盜用慶祝大會的名義通過了一個宣言,內容為反對政協決議、反對修改憲法。散會之后,劉野樵一伙還舉行記者會,倒打一耙,謊稱被中國勞動協會和育才學校的人打傷,并在當天的晚報上刊出了賊喊捉賊的“警告”啟事。

      輿論場上的激烈交鋒

      較場口慘案發生后,重慶各家報紙都立即作了報道。2月11日的《新華日報》在要聞版頭條位置,以《有組織暴徒藉勢逞兇搗亂,慶祝大會昨未能舉行,郭沫若李公樸施復亮等及到會群眾多人被毆受傷》為題,詳細披露了劉野樵一伙強占會場、暴徒行兇毆傷與會人士的經過?!缎氯A日報》還發表題為《較場口暴行》的社論,指出這是一起侵害人民自由權利的嚴重事件。

      在重慶出版的《大公報》《新民報》《世界日報》《國民公報》等多家民營報紙,也都如實報道了較場口慘案的情況。而國民黨的《中央日報》、軍方的《和平日報》和幾家與官方關系密切的報紙則采用中央通訊社的通稿,對慘案作了歪曲事實的報道。

      中央社的新聞稿公然把特務行兇造成的血案說成是民眾“互相毆打”,竭力為劉野樵一伙開脫罪責,并反誣李公樸的行為引起互毆,以致雙方受傷?!吨醒肴請蟆吩诳l此稿時還配了一條短評,誣指李公樸一方首先動手:“昨天較場口集會,還沒有進入演講或討論的程序,乃對于會眾已經表示同意的總主席,突起爭端,更由爭取總主席的一方面首先動手,引起互毆?!?/p>

      對中央社和《中央日報》顛倒是非的報道,《新華日報》立即發表社論,作了嚴厲批駁。社論說:較場口丑劇演出時,民眾到者萬余人,誰打人,誰被打;誰是主席,誰搶主席做;誰受傷,誰沒受傷,大家看得清清楚楚。中央社和《中央日報》居然寫得出“公推劉野樵為主席”,“劉野樵受傷”;居然寫得出“民眾紛紛擁至主席臺上,秩序大亂,互相毆打”。這樣的報道能說是真實的嗎?“我們誠懇希望中央社與《中央日報》能幡然改正,報道求其真實,以盡報人之道德?!?/p>

      中央社在報道中蓄意歪曲事實,也激起了在較場口大會采訪的各報記者的義憤。在《新華日報》采訪部主任石西民主持下,他們決定聯名向中央社寫公開信,對其報道加以駁斥。在信上簽名的記者共42人。由于國民黨當局施加壓力,多數報紙以付費廣告的形式刊登了這封公開信,《新華日報》則在新聞版上全文刊出。

      2月13日,中央社對《新華日報》的社論和42位記者的公開信分別作了回應。在寫給《新華日報》的信中,中央社說社論對它的質問是“惡意攻擊”,“企圖破壞本社之信譽”。在給42位記者的復函中,中央社同樣辯稱:周德侯提議由劉野樵擔任總主席,“臺下曾鼓掌表示贊成”?!盃巿屉p方俱有受傷,即為互毆之明證?!敝劣诒┩绞孪仁欠裨缬杏媱?,“此非與聞其事者無從得知,同人責在報道,凡非見諸事實者,皆不愿妄加推斷”。

      《新華日報》在收到中央社來函的當日,馬上寫公開信作了反駁:“來信稱貴社所報道者‘乃記者在場所目睹’,不知此處所稱‘記者’,僅指貴社外勤記者,抑包括陪都各報社多數外勤記者而言?若為后者,則陪都各報社外勤記者四十二人,已根據當時目擊事實,指出貴社報道與事實不符之點。貴社外勤記者與陪都各報社外勤記者相較,究為少數。若謂少數人記載為公正,多數人記載反不公正,則吾人誠不知貴社置公正于何地矣!”《新華日報》在同一版上,還登出42位記者再致中央社的信,嚴正指出:“較場口事件之真相,我們數十人當場目睹,且我們中有人當場被毆,恐較貴社一二同業所見周詳。再者,外國報紙對此次事件之記載,與我們所報道者不謀而合,則曲直所在,不難辯明?!薄百F社既堅認貴社之報道為正確,我等除表惋惜外,稚不愿再作文字爭辯,俾免貽笑于世,且亦違我們初衷?!?/p>

      接著,《新華日報》又刊出了221位重慶新聞從業人員的意見書,要求國民黨當局迅速查明較場口慘案的真相,懲辦兇手,保障人民權利,并對國民黨新聞機構捏造事實、顛倒黑白的行徑,提出嚴厲的譴責。這篇檄文寫得義正詞嚴,擲地有聲,在意見書上簽名的占了重慶新聞記者的大多數。此情形下,中央社把頭縮回去了,不敢再吭一聲。

      盡管國民黨方面百般抵賴,大肆造謠,企圖混淆視聽,掩蓋事實真相,但這件事發生在光天化日之下,國民黨用如此卑劣的手段來打壓政治對手,是很不得人心的。這場宣傳戰的聲勢和影響越大,對國民黨的政治形象造成的損害也越大。2月19日,在南京巡視的蔣介石下達指令,要國民黨方面“停止擴大宣傳”。2月19日以后,國民黨操控的那些御用團體停止了鼓噪,中央社和《中央日報》的宣傳活動也偃旗息鼓了。

      新聞宣傳戰的成功范例

      《新華日報》在與國民黨的長期斗爭中,形成了十分鮮明的戰斗品格。既敢于斗爭,又善于斗爭。它在較場口事件中與國民黨新聞機構的交鋒,即是一次成功的新聞宣傳戰的范例。它不僅揭穿了中央社歪曲事實、欺騙公眾的虛假嘴臉,而且戳穿了國民黨頑固派反政協、反民主的真面目,促使更多的國統區民眾丟掉對國民黨的幻想,投身到愛國民主運動的洪流之中。

      這場宣傳戰首先是一場維護新聞職業道德的斗爭。中央社在對較場口慘案的報道中顛倒黑白,公然為行兇的暴徒開脫罪責,喪失了最基本的職業操守。面對同業的質問和斥責,中央社還強詞奪理,狡辯抵賴?!缎氯A日報》為了充分揭露中央社的歪曲報道,在與它進行公開辯駁的同時,還刊發慶祝大會籌備會關于慘案的詳細報告和一些現場目擊者、內幕知情人的來稿來信,幫助讀者辨明事實真相。

      中央社是國民黨的黨營通訊社,其新聞采編方針是由國民黨的宣傳政策所決定的,但它為了獲取公眾的信任,經常標榜自己是向社會提供信息服務的公共機構,以客觀公正的原則報道新聞。然而,在《新華日報》和廣大進步記者的揭批之下,中央社原形畢露。人們清楚地看到,中央社為了維護國民黨的利益,不惜歪曲事實、顛倒是非,毫無客觀公正可言。

      較場口事件在本質上是一場民主與反民主的斗爭。國民黨頑固派制造這場慘案,是企圖破壞政協決議,阻止中國的民主化進程。為了揭穿較場口慘案背后的政治陰謀,引導公眾認清問題的本質,《新華日報》對事件的性質展開了深入的分析和論證?!侗┩叫再|研究》一文指出:劉野樵等人在大會開會前一日夜里10點走訪章乃器,要求加入主席團,次日一早就帶去了印好的傳單口號和告市民書,還雇了一個軍樂隊。他準備得這么周詳,難道是屈指一算知道自己一定能當總主席?可見暴徒們早就準備霸占會場了。劉野樵這伙人所在的市農會、工會、商會等,都是國民黨市黨部直接控制的團體,他們在會場大打出手時,憲警不加干涉,事后中央社只記載劉野樵這一方的說辭,不肯記載李公樸那一方的言論態度,《中央日報》《和平日報》也是如此,而和國民黨關系較少的《大公報》《新民報》《國民公報》等卻都仗義執言,這就太值得推敲了。再來看暴徒們的政治主張,他們反對修憲,反對政協的協議。這些現象說明,“這次血案是頑固的權勢者所策劃,流氓地痞在劉野樵之流的手掌上蠢動,劉野樵之流又在另一些人的手掌上蠢動”。

      《新華日報》指出,對于這樣嚴重的政治問題,政府必須負責解決,不能推諉,而政府怎樣來解決這個問題,是對政府的一個重大考驗。較場口事件發生在政協會議剛剛閉幕之后,特務打手用暴力侵害人民的自由權利,公開反對政協會議協議,“從政府是否徹查陰謀主使人,嚴辦兇手,就可以看出政府是否決心實行政治協商會議的決議,是否真正誠意保護人民的自由權利”。

      但國民黨當局根本不想把這個事件作為政治問題來處理,更不打算查辦兇手和主使人。慘案發生的當天,李公樸、施復亮等即由史良律師陪往重慶地方法院,驗明傷情,提出控告,要求懲兇,但法院遲遲不提起公訴。幾天后,劉野樵一伙居然也提起自訴,反誣李公樸、施復亮等人。法院以雙方自訴,并案審理,于3月15日開庭。當日庭訊結束后,審判長宣布:政協綜合小組前晚會議決定排解本案,故先交付排解,如調解不成,再定期審判。此后該案調解未成,慶祝大會籌備會于3月31日發表啟事并致函蔣介石,再次要求當局嚴懲兇手。不久,國民黨公開撕毀政協決議,內戰全面爆發,該案最終不了了之。

      政協會議通過的決議曾給全國人民帶來了和平民主的希望,得到了各界民眾的熱烈擁護。國民黨當局破壞并撕毀政協決議,就使自己處于人民的對立面,使全國人民認清了它的真面目,這是國民黨在政治上的嚴重失敗?!缎氯A日報》在向較場口暴行發出抗議時說,“人民的力量,民主的潮流,決不是幾個流氓打手就可以阻止住,他們的行為只有一個用處,就是更加暴露了他們的丑態,而愈益堅定了全國人民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陛^場口慘案之后,國民黨又接連制造了南京下關慘案、昆明聞李慘案,激起了全國人民更加強烈的憤慨。國統區的愛國民主運動不斷高漲,形成反對國民黨統治的“第二條戰線”,與中共在正面同國民黨軍隊的作戰相互配合,沉重地打擊了國民黨政權,加快了人民解放戰爭在全國的勝利進程。(載《傳媒觀察》2021年05月號,此為節選。)

    標簽:
    責編:顧志銘

    版權和免責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為"交匯點、新華日報及其子報"或電頭為"新華報業網"的稿件,均為新華報業網獨家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或鏡像;授權轉載必須注明來源為"新華報業網",并保留"新華報業網"的電頭。

    免責聲明:本站轉載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新華報業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read_image_看圖王.jpg
    婁勤儉.jpg
    吳政隆 - 副本.jpg
    蘇言.jpg
    受權.jpg
    周刊 報業網小banner_wps圖片.jpg
    cj.jpg

    相關網站

    二維碼.jpg
    21913916_943198.jpg
    jbapp.jpg
    wyjbL_副本.png
    jubao.jpg
    網上不良信息_00.png
    動態.jpg
    男人狂躁女人下面视频免费,男女性高爱潮是免费国产,成年男女视频免费网站有哪些